60 Chapter49 至少,他爱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隔天中午的时候,小李在假装了一上午后,终于凑到水光面前好奇地问:“水光姐,那冯副行长……他中意你啊?昨天晚饭之后你们有没有再去另外地方活动?”

“我跟他没有什么。”水光开口,想到她可能还会没完没了地问,便直接道,“也没有可能。”

小李露出惊讶的表情,“为什么?你不喜欢他吗?水光姐,那冯副行长那么出色。”

换做往常换作其他的事情,水光愿意去回答同事频繁的为什么,可是今天,她再无耐心去多解释一句,“他出色我就要去喜欢他,接受他吗?小李,以后,如果是这种事就不要再叫上我了。”

小李愣了愣,她昨天其实是出于好意的,冯逸很出众,如果他真看中了萧水光,那么她搭一下线,假如水光也有意思那便是一桩喜事了,现在却被这么一句冷酷的话顶过来不免就有些委屈,最后扔了句,“那算我多管闲事吧。”转身出了办公室。

水光单手撑着额头靠在桌子上,倦怠地闭上了眼睛。

电脑屏幕上幽幽静静地显示着一条新闻,“……乐坛歌星陈敏君前日与一名男子在一家高档夜店幽会,两人亲密无间,一向极注重隐私未曾传出过绯闻的陈敏君此次竟毫不避讳记者的镜头。之后记者得知这名一身名牌装束的男子是一家国内知名计算机信息企业GIT的经理章峥岚。章峥岚于2005年初始创立GIT,这家企业目前市价高达13.5亿元人民币……”文字的最后就是照片,昏暗的光线里,是女人依偎着男人的画面。

佳佳发来地址后惊诧而小心地问她:“水光,这不是你男朋友吗?”

看着上面的一字一句,好像已经没有多少感受了,心里凉到了极点就只剩下麻木。

那天她听到他说,水光,我不爱你了,看着那人扶着他进去,她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江裕如出来的时候告诉她,“他睡了,你……要不要过两天再来?他这几天心情不太好。”她心想,以后是真的不用来这里了。她起身时江裕如问她,“你没事吧?”她无声笑了笑,“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糟糕吗?”

下班的时候,水光走出单位楼里,就有几个人向她冲过来,举着相机按快门。

“请问你是萧水光小姐吗?”

“你跟GIT老总是情侣关系吗?”

“萧小姐你认识陈敏君吗?”

“据说萧小姐你曾经拍过GIT的游戏宣传片?”

水光一时愣怔,等到又有人对着她闪了两下快门,她才用手挡在了额前。她要穿过这些人,可娱记是出了名的难甩掉,水光寸步难行,心里悲凉地想,萧水光,你总以为那已是最糟糕的了,可下一刻现实就会来告诉你,不是的,你看,还有更糟糕的。

拦在她身前的人影和周围嘈杂的声音让她心里的某样东西正一点一滴地消磨殆尽,要到何时才能彻底结束这种闹剧?归根结底她不欠他什么的。

有人拽住了她手腕,她下意识地要甩开,却听那人低声说了句,“是我。”

冯逸不知何时挤进了人群,替她挡在了那一些镜头前面。水光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挣扎,随他拉着自己的手拨开那些人把她往外带,旁边的路上就停着冯逸的车,他打开门让她坐了进去,关上的车门隔绝了外面的飞短流长。

冯逸坐上驾驶座后发动了车子,开出了百来米才又开口:“没想到你还是名人。”这话里有调和气氛的语气。水光却连一丝敷衍他人的心都没有了,“麻烦你在前面停一下车……谢谢你了。”

冯逸看了看她,“上一次你送我到目的地,这次让我送你吧。再者你现在回去取车,估计那些人还没走。”

水光默然不语。

在到巷口下车的时候,她再次说了声“谢谢”。

而一路也未多说话的冯逸也只是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

水光想,这是人最不可能实现的奢想。

清早,萧水光从家里出来,天在下毛毛细雨,她撑着伞,当走出院子的时候就看见了他靠在对面的墙上。章峥岚在这等了很久,头发上衣服上都已经潮湿,他看到她,站直了身子走过来。

他立到她面前,柔声道:“这么早。”

无人经过的弄堂里静悄悄的,外面街道上传来清洁工人扫路面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他出现在这里,跟她打招呼,像是天经地义般。

水光垂下眼睑笑了笑,这种情形好像曾经也有过,那时候她觉得有点困扰,现在,是无比的倦。

“我送你吧。”

水光看着他,她说,不用了。她说得很平淡,但那种不需要是千真万确的。章峥岚眼中伪装的平静有些破碎,勉强“嗯”了一声,“水光,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我不知道那些人会来找你的麻烦,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的声音低了几许,“我跟她没有什么。”

萧水光听着,神情漠然,她轻声说:“章峥岚,你是我见过的最虚情假意的人……”

面前的男人瞬间就白了脸。

他们之间似乎真的走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她对着他说他虚情假意。是,他章峥岚是虚情假意,他的真情都给了她。

可是所有的言语在她面前都已找不到支撑点。

“对不起。”时至今日,除了这一句,他再说不出其他话。

对不起没能守着你到最后,对不起让你独自一人面对那些无助,对不起,对不起……

水光没再开口,她越过他走向巷口,雨大了点,下在伞上噼里啪啦地响。走出弄堂便看到了那辆停在路口的车子,车身上铺满长途跋涉的痕迹,她只看了一眼,就朝不远的公交车站走去。

雨越下越大,雨水飘进了眼里,她也没有伸手去撩,任凭生出刺目的痛。

冯逸打着一把黑伞一边走近她一边说:“早。你昨天没把车开回来,所以我想你今早上班可能会有点麻烦……”终于在看到她脸上的泪水时停住了口。

仿佛心有所感地抬头,望向她的身后,冯逸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巷口的章峥岚。

雨幕里,章峥岚望着她的背影,那男人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然后将她带上了车。

雨大,冯逸的车速并不快。他微转头,看到她正看着车后镜,看着镜中人在雨中淋着,慢慢模糊。

在拐弯之后,冯逸说:“据说今年这段雨季要持续到五六月份。”

半掩的车窗外,凉风丝丝地吹在身上,水光抹了下眼睛才微哑着说:“谢谢你。”好像知道她下一句会说下车,冯逸先行道:“让我再送你一次,算是有始有终吧。”这话里有点表明不会再“追求”她的意思。水光因为不想再与人有感情牵扯,所以做得很干脆。可这人并无恶意,又再三帮了自己,到底是做不来再去冷面相对。

“谢谢。”

“萧小姐,在谢别人的时候你至少应该笑一下吧?”冯逸斯文的脸上带着笑,“短短两天里,你对我说了四声‘谢谢’,可没有一次是带着笑的。”

水光自然没有去笑,也没有搭腔,脸上淡淡的,老天爷倒是应景,几下闷雷,瓢泼的大雨下得越发凶猛了。

冯逸看着窗外模糊不清的景色,半晌后,开口说了句,“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你想说什么?”

冯逸轻笑了声,“其实这话我挺不想说,但是,如果还放不开手,为什么不回头?”

车里安静了片刻,当他以为萧水光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却听到她轻言说道:“因为我不想再去挂念谁,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晚上水光回家的时候,又看到了他,没有多少的惊讶。他从车上下来,冬天的夜黑得早,路上已亮起了路灯,将他的脸衬得有些晦暗不明。他沙哑着喉咙挤出话,“他在追你吗?”

“……是。”

他靠在后面的车门上,仿佛十分疲惫地用手覆住了眼睛,“……你呢?要接受他么?他对你好吗?”

水光看着潮湿的地面上自己的倒影,模糊冰冷,“他不错,至少,他爱我。”

章峥岚笑了出来,放下了手,眼里是一片通红,“你是说我不爱你吗……萧水光,你说我不爱你?”

水光一直扣着自己的手心,说一句便扣紧一分,“是不是……已经不关我的事了。”

眼前的男人一下子灰败了下来,苦涩地说:“是么?”那一刻,竟让人觉得他会倒下。

等到车子开远,水光才松了紧握的手,疼痛渐缓。但手上不疼了,心里却越发的痛起来。都说哀莫大于心死,可心已死了为什么它还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