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Chapter48 雨季来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水光离开了,他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阮静婚礼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水光都没有再见到章峥岚。

而这期间有一日,阮静打她电话,在短短数语间水光已听出她是在挂心着她跟章峥岚,水光说:“阮静,你说人总要经历过了才会大彻大悟,如今我算是经历了一些事情……让我明白了,有些人是等不来的,而有些错,尝了一次,就不要再尝试第二次……我现在只想平平淡淡地过。”

四月份,西安路边上的国槐都冒了芽,春意盎然。

水光将车停好,然后进了这家装修古朴的饭店里,找到包厢,她来得迟,里面已经在热闹地聊天。也不清楚是哪位领导请他们经济科的人吃饭,还安排在了晚上七点。水光是下班后先回了家再出来的,本来之前是想推掉的,但他们主任说这算是公事餐,话到这份上水光也不能说其他了。六点从家里出发,原本时间算好的,却没想到路上堵车,再加上她车技不行,于是比预期晚了将近一刻钟才到。

水光进去后也没看清楚是哪些人,点头说了声抱歉,小李给她留了位子,她过去坐下。他们主任就开口说:“好了,人都齐了。冯副行长,那咱们就点菜了?”

水光这才看到圆桌另一头差不多跟她正对着坐着的,正是她曾开车送过一程的那男人。

对方与她相视一笑,然后说:“行吧,点菜吧。”

这次吃饭,水光的科室一共是五人,都来了,加上对方银行三人,一共八人,其中女的只有萧水光和小李。那被称为冯副行长的人让两位女士点菜,小李当仁不让,“冯副行长,我家就是开餐馆的,让我来点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的。”

对方温和笑说:“那敢情好。”

后来水光轻声问小李那边都是些什么人?小李神秘兮兮靠着她耳朵说:“隔壁银行里的主办,营运经理,还有就是他们副行长……啧啧,我跟你说,他们那副行长才二十九岁,真是年轻有为,据说还没女朋友呢,不知道是不是要求高所以至今单身?”

对这问题水光自然是无可奉告。而这天说是公事餐,但在餐桌上也没谈及多少公事。饭到后半场,桌上的人或多或少都喝了点酒气氛好了不少,莫不得有酒能助兴这一说。去了拘束后大大咧咧的小李左看右看见无人在敬酒,就站起来朝冯逸举了杯子说:“冯副行长,我敬您,我先干为敬您随意,然后完了之后我想问您一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

冯逸也客气地起身,他笑着说:“除了问三围,都ok。”

小李呵呵笑,一杯酒下去就端正了表情问:“请问冯副行长,您有对象了么?”

冯逸莞尔,“没有。”

“那您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冯逸说,顿了一下,神情有点惋惜,“不过,抱歉。”

小李反应过来,倒是也没有特别失望,其实她也就是一时心血来潮,见对方如此婉转地拒绝,嘿嘿一笑就转而说:“那冯副行长,如果您手上有好的未嫁男同胞,请多多介绍给我,小女子急于相夫教子。”

这话引得在座的人都笑了出来,而冯逸点头说:“一定。”

后一天在单位里小李问:“那冯副行长怎么这么年轻就能做到行长级别了?”主任回了句,“后台硬,能力有,不就行了。”

有人感慨地说:“这世上功成名就的人不外乎要么是出身好的,要么就是自身才华横溢的,如果两者兼得,自然就更加顺风顺水了。”

小李唉声叹气,“这种人真是难遇更难求。”

可这之后水光倒是经常能碰到冯逸,或者在停车场或者在单位对面的那两家餐厅里。

这天水光刚拆了筷子要吃上来的汤面,对面坐上了人,抬头就看到了冯逸。

他朝她点头打招呼,随后解释,“那几张空位都已经被人预定了,萧小姐,不介意跟你拼一下桌吧?”

午餐时间本就人多,而他又已自行坐了下来,水光想她还能说介意不成,点了下头没说其他。

水光今天穿的是牛仔裤,白色的棉衬衣外面简单地套了一件深灰色的开襟毛衣,毛衣的袖子偏长,盖住了半只手背,她吃东西的时候很慢条斯理,好像时间再急也不会扰了她的步骤,抑或说教养。

冯逸突然很想知道,眼前这个人,她的生活背景,经历都是怎么样的?他记起上一回,也是在这家餐厅里,她说,谈恋爱太累了,我都有白头发了。他看向她散在肩膀上的头发,果然隐约能看到几丝银白头发夹在乌黑的发间。

在冯逸点的餐上来时,她刚吃好,放下手里的筷子,他不知怎么开口问了一句,“萧小姐,你相信刹那就是永恒吗?”

她看了他一眼,“我信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永恒。”

她拿出钱放在桌子上,她对他说“你慢用”就起来走了。

冯逸望向出去的那道背影,高挑却也有些偏瘦,她出了门,外面在下毛毛细雨,她要穿过马路,站在那里等着车辆过去,她的背很挺,隐隐地透着一种坚韧。

他看着她穿过了马路,进了他们单位的楼里。新闻报道上说,过几年会有连续降雨天气,好几天都将看不见阳光。

水光刚进单位楼,拂去头发上的雨水,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景琴的电话,问她去不去香港购物,水光听后摇头,“没什么好买的。”景琴不可思议,“哪有姑娘不喜欢shopping的?”于是水光说:“没有钱。”

小琴显然是不信的,“不说别的,你那些工资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赚的钞票都拿来折纸飞机了么?”水光淡淡笑说:“看病看光了。”

两天后的周末,水光没活动,小李约了她到市区的一家名店吃煲汤,结果到了才知道另外还有人。冯逸起身朝她们举了下手,小李走过去的时候对水光低语,“是副行长主动约我的,说是要给我介绍对象,我那啥,临时怯场,就叫上了你,对不起啊水光姐,先斩后奏我罪大恶极,回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现在就请您老人家帮我撑撑场面做做亲友团吧。”

水光想也只能秋后算账了。

两人过去坐下后,冯逸给她们斟了茶水,说他那朋友还要过会再来,让她们先点煲。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萧水光也来了。

小李拿着菜单笑眯眯地问:“冯副行长,你那朋友是干什么的?”

“他是中学老师,教数学的,人很不错。”

在旁边两人聊的时候,水光吃着桌上放着的花生米,她吃得很细致,拿一颗然后剥去那层红衣,再放到嘴边里,刚吃到第五颗,听到温和的男声说:“这层红衣能补血乌发的。”

水光抬起头看过去,冯逸又说:“连皮吃吧,对人体有很多好处,剥掉浪费了。”

虽然对这人的言行有些不解,水光还是回了句,“我习惯这么吃了。”

小李说:“水光姐怪癖多着呢,冯副行长你就别管她了。”

“哦?有些什么怪癖?”冯逸好像挺有兴趣的样子。

水光不喜欢这种话题,更不喜欢自己成为话题人物被拿来谈论,“没什么。你不打电话催催你的朋友吗?”

冯逸看手表,“他差不多应该快到了。”

果然不多时冯逸的朋友就到了,落座在小李对面,冯逸给他们作了介绍,没有说及萧水光,那高大的数学老师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冯逸,没说什么,喝着茶跟小李聊了起来。

相亲的两人倒难得的很聊得来,等点的煲汤和几样配菜都上齐了,四人就边吃边说。当然萧水光基本是沉默的,吃的也少,但这种沉静不会让人觉得她孤僻,或者说内向,就是很……寡淡。

当中途水光她们去洗手间时,数学老师才跟冯逸道:“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冯逸一笑,他还记得自己之前跟小李说:“你过来的时候,叫上你的同事萧小姐吧,我想跟她多谈谈。”

这种话说含蓄很含蓄,说直白又是直白不过的,而小李似乎也明白了,惊讶过后很机灵地说了声OK,没多余的话茬。

当天小李被冯逸的朋友送走后,冯逸叫住了要去取车的萧水光,“萧小姐,要不要去走走,消化一下?”

水光看了他一会,才说:“冯副行长……”结果话没讲完对方就说,“你叫我冯逸就行。”

水光在感情方面虽然传统而保守,但一向不迟钝。这冯逸对她的态度很暧昧,而这种暧昧是水光现在最抗拒的,她苦笑地摇了摇头,径直走开去远处取车。冯逸没多想想要拉住她,却被水光先行避开了碰触,他不禁皱了一下眉宇,复又温文尔雅地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单身,为什么……”

水光冷淡地听着,不疾不徐接下他的话,“冯先生,我们不可能。”

冯逸有片刻说不出话来,这么决绝的话让他有点束手无策,因为他不曾遇到过。

她走的时候他没有再留,因为没有理由,甚至连借口都说不出口。她拒绝一切她不想要碰的人和事,没有丝毫可以通融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