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Chapter46 三生石上的印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年初一清晨,水光随母亲去香积寺烧香。那天山上人很多,两人在庙里拜完佛后,母亲去偏厅听禅学,水光就站在那棵百年老树下等着,看着人来人往。去年过年的时候她曾带他来过这里,他说他不信佛,但是却跪在了佛祖面前合了手膜拜,她跪在他旁边,学他合了手。他拉她起来的时候问她求了什么,她说求了万事如意,他笑道,你倒是一劳永逸,我今年只求了一件事,你猜猜看是什么?水光没猜,但心中有数,而她的万事里也包括了这一件,求一切旧事都随风而去,求他和她能走到最后……

佛说福是求不来的,是修来的。他们修不来他们的福,是因为叩拜地不够诚心还是因为彼此不够相爱?

好比那一次,在灵隐,求的那一句“无怨无悔”……也许从来跟心无关,只是,他跟她不是注定,向前一步是贪,后退一步是怨,仅此而已。

风穿过树枝,沙沙作响,水光听到母亲在唤她,她如梦初醒,过去与母亲会合。

萧母说还要去买一些香回家,水光把钱包拿出来给她,站在后面等着母亲去香火摊处买好香过来。

有人突然从身后拍了下她的腰,“算命算好了美女?”水光侧头就看到一张斯文的脸,对方也是一愣,“对不起,我以为……”

“哥!”旁边跑来的女孩子身高和发型跟水光差不多,气喘吁吁地站定在他们面前,刚要开口就被那斯文男子皱眉批评了,“你不是说要算命么,跑哪去了?”他说的时候看了眼水光,脸上是明显的歉然。

对于这种失误水光也无从去介意,看母亲买好了,她走开时,听到后面的女孩问:“哥,她是谁啊?”

男人说的话不响,水光也没有去听。

过年的这段时间,水光并不□□逸,亲戚邻里时不时会有人来找她母亲,要介绍对象给她。母亲前几次叫她去,后来也不叫她了,别人来做媒,也都推掉了。她其实并不介意相亲,只是,也从来力不从心。

水光在初五那天,收到了一条梁成飞的短信,他说,她死了。自此以后,再没有他的消息。

谁说过的,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

逢年过节时,江裕如其实不怎么喜欢去走亲戚,反倒是朋友间的聚会去得多。

而在那次大学同学的聚会上,很难得遇到了章峥岚。

说难得,是真的有很久没见到他了,有时打他电话都是没人接,偶尔接了没聊两句就说忙。他是真的忙,她年前去他公司找过他一次,外表看不出丝毫破绽,还是衣衫整齐,下巴也剃得很光洁,眉宇间却让人看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倦累,夜以继日,心神交瘁那种。

裕如上去拍了拍正跟旁人喝酒,玩骰子的章峥岚,“今天真难得,我都快要以为章老板你销声匿迹了。”

章峥岚微抬头,笑了笑,回头摇了下骰子,掀开看点数,二二三五,比对方小,他没说话就喝下了酒杯里的酒。

跟他玩的人哈哈笑,“岚哥,你今儿手气可真心差啊。”

章峥岚不置可否,裕如看了他一眼,坐他边上说:“你喝了多少了?”

“三瓶红酒!”有人替他答了。

江裕如不由皱眉,要去拿他手上的酒杯,被章峥岚避开了,他笑道:“江大才女,别扫兴。”旁边的一圈人也立即起哄。

江裕如鄙夷地“啧”了声,不插手了。后来章峥岚大概是玩腻了,就坐到旁边去玩手机。裕如望过去,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她就看到了他侧脸上的那颗泪痣,传说有着泪痣的人,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

三生石上刻下的印记,连转世都抹不掉的痕迹,是吗……

2012年的新年过去了,罗智年初八就去了那边,而水光去上班的头一天,同科室里的人看到她都说她胖了点,说这样好看,之前真的偏瘦了些。跟水光同一批考进来,比她小一岁的那女孩子还半开玩笑说:“水光姐,你是不是过年在家猛吃啊?”

水光说:“大概是吧。”

笑闹过后,那女孩子又过来,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说:“你看这人帅不帅?像不像那些电影明星?不过他比那些明星还要有味道,看着让人很是心动!水光姐你觉得怎么样?”

水光垂眸看了一眼,笑了下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就不会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便会伤筋动骨。”

对方想了下,随后露出惊讶表情,“这种话听起来好悲伤,感觉好像是那种对什么都死心的人才会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