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Chapter38 这是我的故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罗智对章峥岚是感激的,因为他让难受了好几年的水光又愿意去重新开始,他也有些好奇自己妹子跟章老板这样两个完全让人想不到一起去的人,怎么会走到一块?章峥岚跟景岚的性格是那么不同,相貌也是差别很大,一个是高大英俊,一个是文雅温润,唯一相同的……是名字里都有一个“岚”字。

水光理完东西从房间出来,走到章峥岚那边问他什么时候走?章峥岚拉住了她手,不介意有第三人在场,说:“你房间那床不算太小。”

罗智再粗神经也不免尴尬了,起身去厨房找吃的暂避,水光被气红了脸,见罗智身影没入厨房后才说:“我今天要早点睡,明天要早起,你赶紧回去吧。”

章峥岚这次竟然很干脆,站起来说:“好,走了。”

水光倒是意外了,原想他会不会还有什么后续“阴谋”,没想到真的乖乖走人了,水光送他到门口,章老大说:“你进去吧,外面冷,我走了,明早过来送你们去机场。”

水光目送他下楼,才确定这次章老大没耍花招,但在年初五那天,水光早上刷着牙目瞪口呆地看着从大院门口走进来的人时,深深觉得要让这人安分是天方夜谭。

当然,这是后话了,二月一号那天章峥岚送他们去机场。回家,水光的情绪是低落的,虽然四年来在外求学极少回家,理由正大光明,可父母又怎么会不清楚那里面真正的原因?

这次到家的第一天晚上,母亲坐在她床边说了好多话,水光抱着母亲问:“妈妈,我是不是很不孝?”

萧妈妈笑着顺她的头发,“你只是爱钻牛角尖,跟你爸爸一样的脾性,固执,倔强。”

“光儿,听妈妈说,人不能只认定一条路走到死,如果那条路走得你累了,疲了,你要去试着走走别的路,它们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水光闷着头“嗯”了一声,忽然就想到了章峥岚。

心打开往往在不经意间,就像豁然开朗总是在走出某一步的时候发生一样。而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打开了心门,让他走了进来。

年初二那天,罗智跟水光去找了景琴,于家已经搬出大院,三人在约定的餐厅里见面,两个女孩子一年见一次总是有很多话要说,而她们唯一不会说起的便是于景岚,“于景岚”三个字已成了两人,或者说很多人的禁忌,谁也不会轻易去触及。

跟小琴分手后,罗智问她要去哪里,水光说:“我想去看看他。”

午后郊区的墓园并没有森冷可怖的气氛,冬日阳光照着这片安静的墓地,反而显得很祥和,水光走到墓碑前,照片上的人带着浅浅的笑,这张是他刚进高中的时候照的,剪着很短的头发,青春洋溢。

罗智站在萧水光身后,听她慢慢说着这一年里发生的事,罗智知道她这几年一直在做的都是他的梦想,读的专业,做的工作,所以他不止一次对着天空骂过,“于景岚你干脆让她跟你走算了。”

只是这次,罗智听到水光在最后说了一声,“景岚,我去试着喜欢别的人了……”

罗智看着面前人纤细的背影,微微红了眼睛。

后来有一次罗智大着胆问妹子,“你看中了章老板哪里?豪爽性格还是……身材,咳咳,他身材挺好的说真的。”水光的回答是懒得回答。

她看中章峥岚哪里?她说不上来,从被纠缠到尝试到习惯,她都处在被动的位置,可水光心里清楚,如果她真不愿意,没有人能强迫得了她。

当然,这些也是后话了。

当年初五水光在院子里刷牙看到他出现时,差点咳出了嘴里的泡沫,匆匆漱完口跑上前去就问:“你怎么来了?”

章峥岚一笑,“有空就来了。”

章峥岚“有空”跑来了西安,搞得水光手足无措,而大院里的人在见到章峥岚时更是表现出了惊讶,因为据罗智说这人可是不得了的大老板,以及正是水光在相处的男友,萧家妈妈看着章峥岚有些难以置信,好半天才问出一句,“你是我闺女的男朋友?”

风度翩翩的章总点头说:“是。”

简单,干脆,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水光望着他,渐渐松了暗中拽他的手。

章峥岚在西安这两天住的是酒店,虽然没打招呼就跑来见了她父母,但也没打算一上来就激进地去与她父母套关系,这大可慢慢来,他主要还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念了某人来见见而已,想,所以过来了,从本质上来说章峥岚是个极度的浪漫主义者。

而萧水光呢,是习惯一步一个脚印来的人,所以两人刚开始相处那会,她会觉得吃力,对他的那些行为模式总是又气恼但又无可奈何,而慢慢的,竟也习惯了这人的任性,好比眼下的不期而至,意外之后也接受了,看着他赖在家里吃了晚饭,看他跟一向严肃的父亲谈天说地,相处融洽,看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转了一圈后说:“终于看到了你从小待的地方,真不错。”

后来两天,萧水光没去走亲戚,而是陪着章峥岚逛了西安,章峥岚去了几处名胜后说还不如去你从小到大常去的地方走走,比方你的小学,中学,或者平日里爱逛的那些场所。水光本不想去那些地方,但他一再提,最后不得不带他去了离家不大远的那所小学。

小学里面有教职工宿舍,所以即使是节假日,对外还是开放着的,当然大门口的保安人员见生面孔进去会略作询问,当门卫大伯听水光说她以前是在这里念书的,今天过来看看,便笑着夸了一句:“真有心。”

后来章峥岚牵着水光的手在里面溜达,说:“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多来陪你逛逛母校,让人家多夸夸你有心。”

“我没有你那么无所事事。”

“我哪里无所事事了?顶多就是爱人放第一,其他靠边站。”

水光沉默是金了,章峥岚低下头笑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她,却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此时此刻,他觉得一切都很好。

水光念的这小学历史算得上悠久,环境清幽,古树很多,但这时节枝丫上都已经光秃秃了,幸好这几天天气晴朗,在里面走并没有荒凉之感,反倒有种天朗气清的感觉,挺好。

两人踩着冬日的阳光信步走着,而萧水光视线多停留的地方,章峥岚也会多看一眼,当两人走到学校后方的跑道上,迎面过来的一位中年妇女在错身而过时叫住了水光,“你是萧……萧水光是吧?”

水光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方一见她点头,笑容可掬道:“还真是,我就看着觉得有些眼熟。”看眼前的姑娘一脸疑惑,便解释说,“我是以前罗智他们班的班主任啊,赵老师。”

水光“哦”了一声,叫了声“赵老师好”。

旁边章峥岚看着一笑,还真是典型的乖学生作风。

而那赵老师教过那么多学生之所以会记得罗智,主要也是当事人是她带到过的最头疼的学生之一。而会记住萧水光,一是这学生那时候年纪小小就得了不少县、市级,甚至国家级的武术奖项,让学校间接沾了不少光,二就是常见她跟罗智混一起了,后知道他们是住一个大院的青梅竹马,说起来那院里出来的四个孩子都出色……赵老师这一回忆倒是又想到了一个学生,也是她班里的,她看向水光旁边的男人,仪表堂堂,一表人才,跟她脑子里那品学兼优的男孩子倒很能联想到一起去,可一时间没能想起于景岚的名字。往往老师对文静的乖学生比对能闹腾的问题学生反而是要容易忘记,“你是……是叫什么岚?”

这话让水光皱了眉,她下意识看向身边的人,后者好像一点都没受影响,甚至学她之前那样唤了声,“赵老师好。”

赵老师打量他们,感叹,“哎,转眼你们都长得那么大了,我们是真老了。”

章峥岚说:“您看上去可一点都不老,最多四十出头点。”赵老师笑着摆手,“五十多了呐。”然后问两人现在都在做什么?章峥岚回答说IT。

“IT好啊,做得好工资是相当不错的吧?两人都是做IT的?”

章峥岚笑道:“对。”

两人交谈了好一会,赵老师最后走前说:“以后多来母校走动走动,来看看我们。”

章峥岚颔首说一定,等到赵老师走远,水光开口,“回去吧。”

“怎么了?”章峥岚问。

水光走出几步才回过身望着他,眼中有些难过的情绪,她想跟他说:“章峥岚,你不是他。”

可终究没有说,不知从何说起。

而他也似乎并没察觉异样,上来揽住她,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