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Chapter37 谁是谁的秘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Chapter37谁是谁的秘密

江裕如对章峥岚已交上女朋友这点虽然早已察觉,甚至确定了,但正式被老同学周建明当面告知时,难免有些许失落,她问周建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后者说看起来比峥岚要小几岁,挺文静的,挺高。

江裕如从来不知道章峥岚喜欢小女生,或者说乖乖女?

周建明安慰裕如天涯何处无芳草,她也懂,更何况她也还没喜欢章峥岚喜欢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她只是……有点怅然若失。

这天事前跟章峥岚通了电话,对方在电话那头笑着跟她说:“我下午在公司,要过来坐坐么,我泡上好茶等着你江大小姐光临?”

裕如笑了一声,问他:“章总,晚上一起吃饭吧?”

“可以啊,不过,不介意带家属吧?”

“当然。”裕如挂断电话的时候,吐了口气,见见吧,见见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抓住了章峥岚?

水光一下班就被章总接上了车,章峥岚给她拉过安全带系好,侧头亲了下她脸颊说:“吃饭去。”

“你抽烟了?”刚刚靠近时闻到股烟草味,而至于那偷香行径萧水光已经习以为常到麻木了。

章峥岚对她的这类“盘问”很受用,不过被诬陷了得表明清白,“下班前有客户过来,在我办公室里抽烟,被迫沾到的烟味儿,我纯属被坑害。”说的自己纯良得像是从没碰过烟一样。

车子开出后,水光见路不对不免问:“不是回家吃么?”

“不是,乖乖坐好。今天我要去把你给卖了,完了我好吃顿大餐。”

水光反驳,“我卖你的可能性更大,我的身手比你好。”惹得章老大哈哈大笑。

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不久后到了江裕如指名的餐厅,水光进去时在跟罗智打电话知会行踪,章峥岚揽着她的肩一边听她讲话一边找着人,而江裕如,从那两人相携着进门开始就已经看到了他们,她是故意选了有点隐秘却能一眼望到大门口的位子,那女人漂亮吗?不可否认,是好看的,简单暗沉的装束却也掩盖不了那股子出落的气质,人淡如菊,裕如想到的是这么一个词。

她看到章峥岚俯身在那女孩耳边说了点什么,女孩偏头看了他一眼,又回去跟电话里的人讲着话,章峥岚笑着摸了摸她短发,抬头时终于发现了江裕如,然后朝她扬了下手,江裕如微笑着站了起来,等着那两人走近,她说:“章总,迟到了啊。”

“Sorry,路上有点堵车。”

水光已经挂断电话,章峥岚给两人作了介绍,江裕如伸手过去跟水光握了一下,意外发现这女孩子的手上薄茧很多,而更意外的是……此刻近距离面对面才让江裕如想起自己是见过这人的,上次去相亲,那警察没聊几句就起身去了另一桌,那会江裕如望着那一边的一男一女,还笑过自己竟有幸狗血地插足了别人的感情戏码。

江裕如坐下才回神,恢复笑颜道:“章总,今天我看可得你请客了,女朋友这么漂亮,情场得意,理所当然地应该破点财吧?”

“自然。”章峥岚大方点头,本身他在场是绝不会让女士埋单的,说他随性,其实骨子里大男子主义很明显。服务员过来,章峥岚让两位美女点菜,他上洗手间,去前他弯腰对水光说了句,“你最近两天晚上盗汗,那些寒性食物就别点了。”

章峥岚走后,江裕如对水光开玩笑,“章老板到你这成妻奴了,实在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停顿了一下,裕如问道,“不知道萧小姐还记得我不?上回我相亲,我那相亲对象,就是那位警察先生中途跑去找你了。”

水光经她一说,记起了那次在餐厅里梁成飞来找她帮忙,她拒绝了他,江裕如则正是坐在那边位子上朝她微笑的年轻女人。

“没想到你是峥岚的女朋友,我还以为你跟那梁警官……”

“我跟梁成飞只是有过几面之缘。”水光说明了一下,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裕如笑道:“看来真是我想错了……给我介绍梁成飞的那朋友讲过一些他的事给我听,说他很专一,就痴情过一个女孩子,后来那女的据说出意外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所以我那次看到他一上来就去找你,还以为是我朋友在忽悠我呢,人家恋人不就在不远桌吃饭呢嘛。”

水光有点讪讪然,却也想起梁成飞那天跟她说的那句话,“她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原来是这样,不知怎么脱口问出,“那人……怎么会成植物人的?”

江裕如想了想,才慢慢道:“车祸,他的故事如果是真的,那是挺伤感和悲哀的。”她见水光在听,就继续说下去,“那位梁警官跟我同龄,那女孩子好像是比他小上两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梁成飞家境一般吧,那女孩子是富养出来的,看不上刚出社会还一无所成的梁成飞。据说那女孩子进大学后就跟一个高干子弟在交往了。那一年她的恋人有事要提前赶回老家,她送了他去机场,回来路上却听到广播里说那架起飞没多久的飞机意外坠毁了,说起来那是2006年6月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场空难算是当年我们市最大的一起新闻了。而那女孩子听了那广播立刻让出租车司机停车跑了下去,就是这样巧,或者说不幸,女孩子被后面冲上来的车撞出了好几米,之后就成了植物人。”

江裕如说完也是长长叹了一声,而水光全身冰凉,2006年6月,空难,这几个字足以让她胆战心颤。

章峥岚回来就注意到了她的状态不对,但有他人在场他也不便去旁敲侧击,坐下后在桌下拉住了她的手,发现有点凉,就摩挲着让它慢慢热起来,然后问裕如刚聊什么了?江裕如并未察觉水光的变化,但她毕竟也是机灵人,不会去讲聊你以外的男人了,就说:“随便聊聊。”

后面吃饭,章峥岚跟江裕如随意谈着话,水光显得很沉默,裕如偶尔问她一句,她也答得漫不经心。

那天从餐厅出来时江裕如对章峥岚说:“那我那两张blue的演唱会门票就麻烦您老给帮忙搞定了。”然后跟他们道了再会。

上车后,章峥岚终于问身旁的人,“怎么了?吃饭时就一直不怎么吭声。”

水光说:“回去吧,有点累。”

“吃饱了就睡,小心长成猪。”章峥岚笑着,“回我那还是你那?”

那天晚上,两人第三次交颈相缠,有点意外,也仿佛水到渠成。当一波波的热浪涌上来,水光渐渐迷失了方向,犹如跌进了海浪里,她抬起手想要抓住点什么,下一秒她的手被人牢牢握住,十指交缠,她听到有人说:“我在这。”

这一场□□淋漓尽致,到最后水光几乎失去了知觉,两条汗淋淋的身子黏在一起,章峥岚爱极了这种感觉,宛如身心都融化。

而彼此心中存在着的问题又一次被轻巧地隐藏。

时间很快进入二月份,这年二月三号便是春节了,GIT这一年硕果累累,所以章峥岚早早给公司里的那批人放了假,而萧水光的公司也在一月的最后一天放了年假。

水光二月一号这天就要回老家了,章峥岚前一天晚上过来帮她弄行李,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初十上班,初九回来。”

“那我初九去机场接你。”

水光看他不帮忙理东西,跟前跟后尽碍事,就把他赶出去跟罗智聊。可章峥岚跟其他人哪有多少兴趣瞎聊天,不过他对罗智印象不错,又见女友实在不要他“帮忙”,就去外面跟在看新闻的罗智一起打发时间。

罗智对章老板挺敬佩的,虽然中间夹着“妹夫”这层关系,但罗大哥一贯大大咧咧,所以跟章老板相处一直算自然正常,除了刚开始知道这大老板要追他妹子,并对他做“思想工作”时惊了一下。

后来罗智想,如果景岚有章峥岚一半的果断,或者说直接,可能很多事都会不同,可事实上,景岚已经去世,而水光也应该放下她心里的包袱,她从始至终认定那是她的错。

景岚去世后的几天她断断续续地发高烧,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他陪在她身边,她抓着他的手说:“罗智,罗智……我跟他打电话,在他回来前,我跟他打了电话……我如果……如果再忍忍……”她说着说着安静了下来,高烧让她失去意识,而脸上已全是泪水。

他抽纸巾给这个才十九岁的女孩擦去眼泪,给她盖好被子,“水光,不是你的错。”缘起缘落最终只能总结到一个“命”字里,她命里对他早早倾心,他命里顾虑重重,所有这些都是造成这结果的因,但你能怪她喜欢上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