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Chapter36 童话故事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自从章峥岚跟萧水光交往后,完全成了居家型男人,应酬是能推则推,一下班就找女朋友约会,跟前跟后,软磨硬泡,杂七杂八的手段层出不穷,水光有时候被他折腾烦了就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水光的意思是正儿八经点,结果章峥岚马上就不正经,“我怎么不像男人了?哎,你别含血喷人啊小同志,要不今天晚上我再强有力地给你印证下?”

水光闭嘴了,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事,但对方哪是她闭嘴就能消停的,“印证一下吧,印证一下呗……”

水光说:“你恶不恶心?”

章峥岚眉开眼笑,“男欢女爱怎么能叫恶心?这是顺应天命,合乎人心,再说了,老憋着,容易出问题哪。”

“……”

章峥岚觉得这段期间跟爱人相处的是和谐到不能再和谐,当然这和谐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老大也想暗含深意的和谐,可人不让,没办法,爱女友胜过自己的章老大只能修身养性,当然他也不是那种整天想那什么的人,就是尝过甜头后总是有那么点念着,痒痒的勾着心儿。

这天晚餐过后,听命送女友回到她住处,在帮她解开安全带时咕哝了句,“听说你哥最近出差去了?”

“……嗯。”

“哦,我住这成不?”

“不成。”

“没油了车子。”

“昨天不是刚加。”

“今天开多了,上午去了趟……郊区看地皮。”

“你要做房地产了?”

“没,就是随便看看,风景不错,以后等咱们老了可以到那边安家养老,我今晚住这里成不?”

“……”

章老大见爱人沉默,马上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出尔反尔的是小狗!”随即利落地拔了车钥匙先下了车,水光无语,她压根还没说什么,下来时就看到他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只小行李袋出来,更无语了,这是早有准备了?

章峥岚过来把那一小袋东西给她,“拿着,我再去买点东西。”

“什么?”水光顺口一问。

章峥岚“啧”了声,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反正很快就回来,你先上去吧,乖。”然后就雷厉风行地走了。

水光摇了摇头,而刚转身就看到从楼里出来的一人,对方看到她,脸色当即一沉,嘴里好像骂了句什么,但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见到她就凶神恶煞地大声嚷嚷,骂骂咧咧,对方只是摆着脸色从她边上走过,当他看到她身后停着的那辆车时,水光听到他啐了句,“男人还真多!”

章峥岚跑出去要买的不是那什么儿童不宜的,他是巴不得有孩子了来个先上车后补票,他要买的是能增加浪漫情调的,渲染风花雪月之类的,简言之就是要买蜡烛和花,这谈情说爱氛围也很重要的,不过水光这小区是老住宅区了,外面哪有店卖这种东西?蜡烛有,但是过年用的红蜡烛,章峥岚后悔自己没考虑周全,自己住处倒是准备得很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人东风不愿意往他那停留,自从“那次”之后,水光连去他那坐坐都不怎么愿意了,某人还有理由呢,说什么他那房子太大了,冷飕飕的,冷这不可以开空调吗?章峥岚想到这里就想笑了,萧水光是真有点怕他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往回走的时候章峥岚不由琢磨着,等会怎么磨得她答应多去他那“坐坐”,要不他搬来跟她住也成,他很好说话的,就是这边还有一兄长在,这点比较在意,干脆让小罗去住他那房子,他来跟爱人二人同居,当然这都是想法,想法可以有很多,但是否会实现是另一回事了。

他现在就在想这前戏,不,这谈情说爱的氛围该怎么营造才会好一些?章峥岚笑叹着抬手摸了摸额头,“这叫如饥似渴吗?”

章老大没买到要的东西,虽有些不满意,但比起跑远一点去买而浪费这难得的时间是更不乐意的。不过回到水光那时,刚按开门就忍不住跟爱人抱怨了一番,“你这小区周边怎么连家正规点的店都没的?”花店也没。

“嗯。”水光敷衍了声他时不时冒出来的那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开了门就往回走,章峥岚关上门,一路跟进厨房,“我说,我今晚住这里了。”

“……随你。”水光说,“罗智那间房空着。”他最近都住公司。

“睡别人的房间多不好。”章峥岚站她旁边,拨着手边的茶叶罐子,结果水光直接说,“那你回去吧。”

章峥岚一愣,“你是不是人啊?”

水光的目光一点一点移到章峥岚脸上,章峥岚一笑,“反正我不走。”换言之就是赖定了,他现在是名正言顺了,赖得也理直气壮了,“我毛巾牙刷什么的都自己拿来了,最多就用你点牙膏而已,别这么小气。”

小气的萧水光自己倒了杯开水就出去了,章峥岚独立自主地泡了杯绿茶笑着跟至客厅,坐到爱人旁边就问:“好不好吗?”

水光开了电视,捧着杯子窝进了沙发里,目不斜视看新闻,也终于松了口,“随便你。”

章峥岚也扭头去看电视,心情愉悦自是不必说,“最近房价在下调呢。”好像新闻里在放的房价下调才是他老大高兴的源头。

“你能不能坐过去一些?”手臂碰手臂的,让她不自在,又不是没其他位子坐,章峥岚收了笑意,严肃道:“你不是怕冷么?两人坐近点暖和。”

水光叹了声,却也没再说什么,两人靠着看了一会电视,后来水光放下了杯子,弯身轻轻抱住了身边的人,说:“我眯一会儿。”

这等待遇对于章老大来说简直是太意料之外了,不由僵了僵身子,随后嘴角扬起,“你睡吧,我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着,电视里的新闻渐渐播至尾声,怀里的人一直很安静,楼下偶有车辆经过,声音从窗户传入,这一切让章峥岚觉得是那么安逸,很久后他听到她隐约说着什么。

水光说:“我会慢慢爱上你……忘记对他的挂念,我会记得他,但不会再牵挂他……我会开始只对你好……章峥岚,你愿意等我吗……”

章峥岚没有听清,只以为她在梦呓,水光的脸被头发遮去一些,看起来比平时更为消瘦了,他忍不住伸手触及,她没有抗拒,他便撩开她的头发搁到耳后,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水光睫毛颤了颤,声音清晰了些,“你不是说不动么?”

章峥岚闷声笑,吹着她耳畔的发丝,“谁让你这么诱人呢,我看到你就想亲近你,萧水光同志你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么符了?”

水光坐直了身子,章峥岚笑,“水光,你要我在你面前做君子,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我做不来,我想你两年了。”

这话里煽情有之,温柔有之,流氓也有之,他是开诚布公地表明自己在她面前就只能做小人了,他多喜欢她,这辈子就只喜欢她了,再肉麻点就是唯一爱上的人就是她,而在心爱之人面前还要装模作样,云淡风轻,他做不来,也不想做。

而水光对此的回应是,看了他一会,然后起身去了卧室,章峥岚看着关上的门,笑出来,“还真容易害羞啊。”

不敢逼得太紧,章老大打算先去洗澡,回头再接再厉。刚抓起行李袋就听见有人敲门,不免奇怪,这个点会有谁来找她?放下袋子过去开了门,看到外面的人,老实说章峥岚那瞬间心里念头是转了好几转的,总结起来就是妈的这人怎么又来这了?

外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梁成飞。

梁成飞见到章峥岚,惊讶之后便是皱眉,尔后平淡问:“萧小姐在吗?”

章总的手搭在门框上,微低头盯着眼前的人,身高的优势让他看起来有那么点居高临下,“她在,不过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我来还她点东西。”梁成飞好像也并不介意跟他说,将手里那张折叠起来的信纸递了过去,章峥岚眯了下眼接过,没有当即打开,而是对跟前人说了句,“还有事吗?”那口气显然是在说没事可以走了,见过这人上次对水光的态度,章峥岚就没法好脸色去对待,他徇私护短得很。

“没了。”梁成飞顿了顿,却又说,“章老板,你交往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了解吗?她可能只是看中了你的钱或者名字……”

章峥岚冷笑着打断他,“不管她看中了我什么,你都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