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灯光打下来,浮光跃动,颜炜含荣,般般入画。

章峥岚头一次脑子里闪现出那么多词汇,暗暗笑自己每多见她一回就更明白一分自己对这人是有多没抵抗力,随后他就站在了大门边上,没有再进去,看着那厢,心有所思着。

后脚跟上来的老陈见老板看得认真,没敢多打扰,只中途问了两声他老人家是否要坐,他去搬凳子,以及要茶否他去泡,均被挥退了。

不多时又有人看到了章老板上前来了,实在是章峥岚本身也是号发光体,尤其还是像今天这样衣冠楚楚的,“章总你好,我是化妆师阿mo,您来看萧小姐哪?”

章峥岚随意偏头看了眼过来说话的人,笑笑,“你好。”没再说其他,又回头看向拍摄那边,不失礼数却明显地对闲杂人等意兴阑珊,老陈汗,头儿这德性才是司空见惯的,转向阿mo圆场说道:“阿mo姐,今天辛苦你了。”

阿mo倒也没被那大老板的冷淡影响到,笑着说:“还好,尽我所职而已,而且萧小姐天生丽质,给她化妆感觉很棒。”

“是么?”发出这“是么”的却是冷淡的大老板。

阿mo说:“可不是,萧小姐如果要去当偶像明星都不成问题的!”

章峥岚一扬眉,说:“她可不用去做什么明星。”

那语气显然是带着宠的,老陈抹汗,心说老板这是打算让人知道了啊,表现得那么明显。老陈侧头想看boss表情,却是晃眼瞄到了他环在胸前的右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他回忆起之前在拍照前让萧水光摘去的戒指,作为美工人员的老陈瞬间断定这是对戒!

章峥岚感觉到目光,看向老陈说:“怎么了?”

“没没……老大你这戒指真不错。”

“呵。”章峥岚笑了下,微抬手看了眼那戒指,“我也觉得不错。”

“咳咳,您老真要结婚了?!”

章峥岚的目光转向聚光灯下的那人,嘴边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很快吧,我想。”三十岁结婚,刚刚好。

灯光下的人此时也刚好望向了这边,萧水光看到章峥岚没有太惊讶,却微微红了脸。

章峥岚笑出了声,亲□□人的脸在灯下泛着淡淡红晕,让人看了,心痒难耐啊。

难耐的章老大跟旁边老陈说了句,“我上去跟老厉聊聊,这组拍完之后你就让人收工,然后打我电话。”

“哦好……”老陈看着他走出去,一旁的阿mo凑上来说,“你们老板挺酷的啊。”

老陈笑道:“是啊。”这只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

阿mo接着又说了一句,“我说,你们老板让你们老板娘来拍照,这是情趣吗?”

老陈汗,“大概吧……”

水光拍完一段下来,看到老陈已经招呼着大家收工了,然后和摄影师到旁边协商着什么,水光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人授意的。原本想今天完成这工作,如今看来又是不可能了,因为那摄影师已经回头朝她说:“萧小姐,你可以去换衣服卸妆了,接下去的部分下次再拍。”

水光忍不住说:“今天拍完吧。”

摄影师摇头,“哎萧小姐你男友都来接你了,他这东家大老板都不急了,你也就不用太体贴地为他担心这进度和费用了哈哈!”

水光无言。

至此,摄影棚里的人都知道了这美女是那GIT老总的女友。

水光心情复杂地去善后自己,换好衣服后,那会靠在化妆台前给她卸妆的阿mo笑着说:“你男友好可爱,哦,应该说成熟又可爱。”

萧水光下意识就接了一句,“下流又无赖才是。”

阿mo哈哈大笑,“真的哪?!据说章老板这人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哦,我们厉总办公室就有他写的一副草书挂着呢,确实写得好看,大气,不过听厉总说你们章老板已经好几年不写书法了,为什么?太浪费老天爷给的才能了吧。”

“大概只是没兴趣了,对书法。”

阿mo一听叹息不已,有资本的人就是可以这样造孽,拥有一手烂字的人羡慕嫉妒恨,“喜新厌旧啊。”

萧水光同意地点了点头,“是的。”

“是什么?”带笑的声音,章峥岚不知何时靠在了化妆间的门口,正八卦的两人竟没注意,硬是让当事人听了墙根。

阿mo老江湖面不改色地对美女说了声,“可以了萧小姐,你去洗脸吧。”

说了人“坏话”还被当场抓住的萧水光同志脸上有点燥,马上就起身去了隔壁的洗手间,后一想,明明是该她生他气才对,隔三差五地搞出点事情来。

水光洗完出来时,外面只有章峥岚一人在了,正坐在她原先坐的那位子上玩手机,见她出来,笑着收了机子站起身,问她可以走了么。

水光望着他问:“你怎么来了?”翻译过来明显是你来干嘛?

章峥岚轻风拂山冈,微微笑着,“顺道过来的。”然后帮她把包拿起递给了她,“接下来我们顺道去约会。”

当一个男人花了将近所有的心思和时间在一个女人身上,而这男人又是聪明得很,厚脸皮得很,那么这姑娘除了被牵着手走就是被气得牵着手走,总之都是被牵着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牵着走人的萧水光同志,在出了大门口时终于恼道:“你干嘛一定要弄得众所皆知?”

“有么?”章峥岚带着一张笑脸装无辜。

水□□不打一处来,拍照么是这人要拍的,完了又来捣乱,要不是萧水光现在性格扭曲,压抑成习惯,估计早对他使用暴力了,不过骨子里的脾气总算是被他挑起了些,章峥岚在她“发脾气”前,先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了样东西塞进她手里,水光一看,哭笑不得,一块上面用钢笔画了张简单笑脸的白巧克力,这完全是哄小孩子的把戏,无语地说了声“幼稚”。

章峥岚笑着拿过拆开,说:“幼稚就幼稚吧,这招我一直想用来着,可惜一直没对象。”

那拨开的巧克力已经靠到她唇边,可想而知水光是推开的,章峥岚就笑着扔进了自己嘴巴里,跟着呢喃了声,“甜。”然后靠近她说,“真的甜,要不要尝尝?”水光用手挡住他嘴巴,他笑着拉下他手,也不流氓了,说,“走吧,带你去一好地方。”

水光其实是想回住处了,昨天又一次跟罗智撒了谎,发短信说住同学那边,今天想早点回去,弥补一下那份心虚,可看着眼前这人,又心知走不掉了。

结果萧水光是怎么想也想不到,他带她去的是他父母家。

章峥岚起先没讲什么,下了车才说:“虽然很想跟你单独约会,但想想见父母更关键,上次你见过我妈了,这次再见见我爸,正式见完家长你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

萧水光驻步,然后就再不肯走一步了,她是吓到了,“章峥岚!”

章峥岚笑着诱导,“别紧张,他们见到你肯定都喜欢得不得了,我保证,你看我妈不是已经被你征服了,她已经问过我两次什么时候把你带回家里来吃饭了——”

水光瞪他,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她不想见他父母,那感觉太正式了。

正在这僵持的当口,身后有人叫了声,“峥岚?”

章峥岚回头就笑道:“爸。”

章父手上拎着一袋子菜,章峥岚上去帮忙拿了,然后指了指身后侧的人说:“爸,萧水光,上次跟你说起过的。”

章父笑得很和蔼,看着水光点头说:“哦,好,好,赶紧到屋子里吧,外头冷。”

这境况水光是完全做不来抵抗了,只暗中掐了掐后来又来拉住她的那只手,后者纹风不动,还偏头对她眨眼说:“乖,别掐了,要说什么直接跟我说。”

走前面的章父回头笑呵呵看他们。

那天萧水光就这样见了章峥岚的父母,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整个过程都很被动,但章老大的主动化解了一切的尴尬和不自然。

准备晚饭的时候水光要帮忙,老太太不让,叫了儿子过来带小姑娘去外面坐,萧水光被带出厨房间后,章峥岚就笑着说了,“老太太不舍得让你做饭呢,上次她还跟我说了,让我也去学点厨艺,总不能老让你下厨房,我们家是有点女权主义的。”说着又挺严肃地补充,“当然,老太太不说,我也是要去学的。”

水光象征性地看了他一眼,说:“最好如此。”

章峥岚忍住大笑,喜爱地带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老太太收拾得很干净,窗明几净,水光一眼望到的是那些摆在书架上的奖杯,不由想到了另一个人,他的卧室里也是如此,满书架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