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出来后,站在关着的门口一会儿,然后去隔壁的更衣间里翻找干净的浴袍,而那刻水光躺在浴缸里,红着脸慢慢沉没在了水里。

等水光从浴室出来,看到门边上多了一张椅子,上面放着一套浴袍,那人听到声音从旁边连着的主卧室走出来,两人视线相交,章峥岚见她穿着自己原来的衣服也没说什么,微笑着上来用手里的干毛巾擦她的头发,“头发怎么才吹半干?”

水光偏开头,章峥岚的手稍稍一僵,她看回他说:“不用了。”

章峥岚笑道:“好。”自若的神态有点破功了,他以为她又要走了,下一秒愣愣地看着她进了卧室,然后上了床窝进了被中。

章峥岚有点不敢相信,捏了捏自己手才觉不是做梦,最后火速去冲了澡回到床边,犹豫再三也上了床。

他一只手隔着被子搭上她的腰将她揽住,“水光。”

水光没回,章峥岚克制不住扬着嘴角,棱角分明的脸让他看上去明朗又性感,年轻那会意气风发时章峥岚甚至觉得全世界都可以是他的,现在发现就算此刻真的拥有了全世界也没有比拥有她的百分之一好。

之后想到什么,又转身去旁边矮柜上的抽屉里拿了样东西出来,靠到她耳边去柔声细语,“这对对戒是今年我生日那天买的,当时没敢给你。”他拿出那只女士的白金戒指,拥着她,从被下拉出她的右手戴在了她的中指上,水光有缩手,只可惜现在章老大势不可遏,给她戴上后又立刻给自己套上了那只男士戒指,对于从不爱带首饰的章峥岚,这会戴得是死心塌地,甘之如饴。

这一晚一个闷头睡,一个几乎没睡,到早上的时候章峥岚才稍减了亢奋,眯了眼睛,呼吸声渐渐安稳,睡得很踏实。

等第二天醒过来已近十点,窗帘的缝隙里有阳关照入,他往旁边伸手一探,猛然清醒,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坐起身看了看四周,静悄悄地,没有她的气息。

章峥岚披着睡衣下楼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两年前,两年前他起来,也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走了一圈。

他去厨房泡了一杯咖啡,心里有点没底,两年前他去了学校,却得知了她有了男朋友,他坐那呆到点的面冷却,就跟他当时的心情一样,可能心情更糟糕吧。

自己的原则,如果她单身就跟她说,如果她有伴呢?他一直自负地认为即使是那种情况他也完全可以潇洒退出,不强求,可临到头才发现原来这么难以接受。

现在呢?又是什么情况?

灌了口咖啡,咀嚼出来的味道就像是被抛弃了一般苦,哪有人每次亲密完的一大早就不见人的,章峥岚觉得很受伤,自己就这么没魅力?

放下杯子就要上楼去换衣服,出门逮人非问清楚不可。

结果刚走两步,门铃响起,章峥岚心说,这周末一大早的谁这么不识好歹?面色不大好地去应门,结果就傻在了门口。

水光手上拎着的显然是一袋食材,鼻尖冻得有些红,看到他站门口不动,皱眉说:“怎么了?”拎的东西有点重,外面又冷,水光不晓得他发什么呆?

“啊?哦,没事……你去买菜了?”章峥岚马上让开了身让她进来,而说话的思绪是跳了好几跳。

水光“唔”了一声走进来,换上拖鞋向厨房走去,章峥岚跟在后头,半天问了句,“怎么不叫醒我?”

“恩。”又是一个应付的发声词,章峥岚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反而笑容渐大,“下次要叫醒我,知道不?虽然菜场就在小区附近,但大冬天的你一个人出去多不安全。”

水光对他词不达意,毫无条理的话自动过滤,进了厨房就忙碌起来,章峥岚卷了浴袍袖子要帮忙,水光说:“你别捣乱了。”

刚刚担忧的心已再度安定下来,此刻简直是柔软不已了,看到她的右手上没有摘去的戒指,忍不住靠上去又说:“那我老规矩,看你吧?”

水光侧头,淡淡道:“那么,我也老规矩,你能出去么?”

两秒的停顿,随即是朗笑出声,窗外的冬日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两人身上,地面上彼此的身影巧妙地重叠在了一起,亲密无间,美好得宛如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他之后乘其不备重重亲了亲她的脸颊,“我去换衣服,等会下来帮你忙,别说不要,哪有——的第二天早上让女朋友忙的是不?”

消音的那几个词换来姑娘的一记瞪视,章峥岚眉开眼笑地走了,还带哼着小曲儿。

水光看着那道背影,心里渐渐地竟也平静了好多,那些恍惚和不安定在他身边总是会逐渐消逝,她不明白,但是开始试着去体会,这样对谁都好,不是吗?

水光简单准备了中饭,章峥岚从旁协助,倒也真起了点作用,果然是一学就会的精英人士。

餐点很快弄完,两人没有去客厅的大餐桌上用餐,直接在厨房的小桌子上围着吃了,章峥岚一身休闲服饰,坐在那,长腿伸着,很有一股慵懒气质,吃的时候不忘夹菜给对座的人,说话时眉目总带笑,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心情好。

水光心无旁骛地吃着东西,只在最后说了句,“我等一下有事要出去,你来收拾吧?”

“没问题。”答应得很快,但马上想到关键处,“去哪?今天礼拜六,不能在家呆着吗?”到底是有怨言了。

水光看了他一眼,下了位子才说:“去拍照,跟你公司签的约。”

章峥岚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章峥岚坐在沙发上,脚架着茶几,手上拿着遥控板漫无目地换着台,心上人出门忙事去了,他一大男人窝家里着实是郁闷,自然不是他不想跟着去,人不让他跟啊,出门前一句“我认得路”,想想真是心酸,女朋友独立独行,他自愿降格当跟班她还嫌弃,真是悲哀。

悲哀的章老大甩下遥控板,站起身在客厅里走动,换作平时这大周末的这会他还在床上睡着,差不多要到下午起来,然后不少狐朋狗友会来约活动,他就看心情去不去,现在,心思全在女朋友身上,来电显示不是萧水光的,他都懒得接了。

直到大国的第三通电话响起,章峥岚才懒洋洋接起,“什么事?”

“老大,你不会忘了吧?今天下午一点市科技局有一个大会你要参加的,你还要上台作演讲。”

章峥岚脑子里一转倒是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我知道了。”

“人领导给我打过两通电话了,你是主讲,给点面子,千万别迟到啊!”

“行了,我有分寸。”

老大你做事全凭兴趣,不讲分寸的好不,大国被动收线的时候这样想着。

章峥岚答得干脆主要也正是想找点事来做,分散注意力,看时间十二点,准备准备也差不多可以出门了。

水光这厢呢,老早跟人约的时间,所以她过去时,那边工作人员都已经到位,效率可谓不差,章峥岚公司过来协助形象指导的老陈也早就候着了,说真的老陈看到萧水光是有那么点“心理障碍”的,主要是上次见她跟自家老大有暧昧,但后来这种猜测被公司里的同仁一致否决了,老板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原则的,跟工作伙伴的关系是弄得最灵清的,再者他前女友都回来了,破镜重圆的戏码似乎更合情合理,所以老陈后来也觉得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