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34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突然多了人,章铮岚让服务员换了一個包间。一家三口坐一面,章老大当然是拉着水光坐他身边,小女娃眨着大眼睛一直新奇地看着水光,“姐姐好漂亮。”宝宝突然冒出来的话让在座的几個大人都将目光投射到了当事人身上,周建明本来就想看,章铮岚态度如此不同的女朋友,甚至点明了说要结婚了,这往深处思索那就是他自己说的那一瓢水,这等同于像是见了传说中的人物,不能说不惊诧。周太太之前就觉得水光长得标致,有一种娇花照水的感觉,跟潇洒俊朗的章铮岚站一起竟很是匹配,不管是外形还是气质,她摸女儿头说:“丫头有眼光啊。”章铮岚看着水光,坦然大方,还笑说了句,“应该是我有眼光才对。”惹得周建明忍不住接茬,“显摆了啊!我说铮岚,你是怎么追到这么出色的弟妹的?”“死缠烂打咯。”章铮岚给每個人一一倒上茶,说的是实话,可听的人除了被死缠烂打过或者说正在被死缠烂打的某人,其他人显然当他在敷衍,周建明转向水光问,“萧小姐,你跟我这老同学怎么开始的,说来听听!”水光苦笑,是真的苦笑,最终说:“太久了,不记得了。”章铮岚这边,在她说那句话的时候微扬眉,摸了摸脸颊。周建明讶异,“原来很早就认识了啊?”他竟然都没见过这人。“行了行了。”章铮岚开口,“点的面怎么还不上来?都饿的胃有点难受了,老周你去催催服务员看。”章铮岚说话没有指使人的成分,但听的人总是会惯性应道:“行,我去看看。”周建明刚出去,水光见章铮岚确实按着胃部,不禁问了声,“你真胃疼?”章铮岚想借题发挥,但有外人在也不好太夸张,便点头说:“有点。”有点是大实话了,他胃本身就不大好,今儿中午在外省才吃了两三口,没胃口,完了赶死赶活回来想到心上人那里蹭饭,却是一波三折。水光皱眉,“那就别喝茶了吧,等会让他们拿一杯温水进来。”这时刚好有服务员敲门而入,跟进来的还有周建明,先上的是璐璐和萧水光点的那两份面,在服务生出去时,章铮岚笑着叫了杯温水。之后的三份面也陆续上来,在这小包间里“两家人”围着吃着热气腾腾的面,倒很有几分味道。小周璐吃东西的时候更是话多了,扭来扭去不安分,喜欢吃笋干,就要去爸爸妈妈碗里夹,但父母点的面里少,水光的三鲜面里笋干最多就一根一根挑出来给她。小女娃很喜欢这姐姐,一边咬着笋干一边说,“姐姐你的手表好好看,我也有一块噢,也是蓝色的,不过是米老鼠的。”“姐姐喜欢看喜洋洋和灰太狼吗?最喜欢里面的谁啊?我最喜欢美羊羊了……”对这活泼的小姑娘水光心里也是蛮有好感的,就跟小周璐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着,倒也巧水光刚好在家里无意间看过几集那部动画片。章铮岚望着跟小女娃说话的水光,她多数是在听,偶尔点点头,偶尔还会笑着说,“是么?挺有意思的。”有人在桌下踢了踢章铮岚的脚,他回头看到周建明朝他笑的暧昧,对方不发声的用口型说:“饥渴啊你!”章铮岚“啧”了声,用相同方式回过去,“管得着吗你?”行,他是老大,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的典型人物,周建明笑着点头,不过整顿饭下来,那姑娘的茶杯永远会被及时添上热茶,连带着旁人也享受了由章老大斟茶的福,她要拿纸巾时他会早一步递给她,她放椅子背上的衣服滑下来,他拿了放妥在自己椅背后,照顾的无声无息、细致入微,周建明心说这哪是章铮岚,完全是二十四孝男人嘛。一伙人吃完面出来时,章铮岚去付了账,周建明一家三口子闹腾腾走在前面,章铮岚跟水光在后面,看到前面被爸爸抱着的璐璐扭着身子唱儿歌,水光不由微笑说:“精力好充沛。”章铮岚莞尔,靠过来低语,“要不我们也生一個?”水光微偏开头,看向他,章老大这回没被秒,牵起她的手放进衣兜里,“当然,生孩子之前得把婚结了才行,否则就成私生子了,那可不行——”水光没有抽出手,虽然有点不自在,在他说到“私生子”的时候开口说了句,“你想太多了。”章铮岚受伤,“哎萧水光同志,你不会想玩了我就拍拍屁股走人吧?我可是以结婚为前提在跟你谈恋爱,你要是玩玩那就太不厚道了啊,我身心都给你了。”“……”水光告诉自己要忍,最后还是咬唇道,“你是双子座的吧?”人前人后判若两人。

这当口前面的人嚷过来,“你们两口子,接下去有什么活动不?”喊话的自然是周建明,章铮岚问身边的人,“他们估计是要去喝茶了,我们是回家还是一道过去,或者你想去别的地方逛逛坐坐?”水光其实想说你跟他们去活动好了,她自己回家,结果还没等她说,章铮岚又道:“要同进退啊老大。”萧水光被他那声老大弄得很是无言了一下,通常不都是别人叫他的么?“我回家。”“那行,回家吧。”两人已经走到周建明他们面前,章铮岚说明了下原由,“没兴趣,我们先回去了。”章铮岚的说辞永远是那么直接明了,连半点借口都懒得找,他老大没兴趣活动,只想回家陪爱人。后来周建明上车后是感慨连连,“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章铮岚这等角色竟也有一天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所以一路过去街道两旁不少店面已挂上了霓虹灯,贴上了圣诞快乐的祝福标语,章铮岚以前对这洋节日没啥观感,现在倒是很有点想法,问也在望着窗外的人,“水光,你礼拜天有空么?”萧水光有点出神,没回头“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章铮岚微微皱眉,抬手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发什么呆呢?恩?”水光回头,半晌说:“我喜欢冬天。”章铮岚笑道:“不怕冷啊你。”车进入大道后他开了音响,反正双方已经心知肚明了,也不害臊就直白地放她喜欢的歌了,“我说……明天是周末,现在还早,要不要去我那坐坐?就单纯坐坐,我没别的想法啊!”想法是一定有的,正常男人每天对着心里的人不胡思乱想下才怪了,但章铮岚很好的克制着,不想让刚建立的关系因为理智外的情动而被破坏,但真要说嘛,想法那是绝对有的。没等到回复,忍不住催促,“咳,怎么样啊?”偏头看去萧同志竟然又望着窗外在发呆了,让章铮岚着实哭笑不得,半会说:“沉默我就当答应了啊。”笑着打了方向盘朝自己住处而去。伴随一路柔情的音乐,车轮滑入别墅后院的停车处,而音乐的停止让水光收回了心思,也终于发现了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区,而是他的家,刚想问身旁的人,对方已经下了车绕过来给她开车门了,笑容那叫真诚,“我问过你了,你没反对。”但也没答应吧?水光无言,却也总不能赖车里了,下车后说:“那我自己打的回去好了。”“好個P!”章铮岚难得不文明,二话不说把人往家里带,“我家里是有豺狼野兽还是妖魔鬼怪啊,让你这么不待见?”“……妖。”章铮岚一怔,随即笑出声来,“我是妖,那你就是佛,专收妖的,行了不?”

章铮岚的住处水光来过两次,一次已经不复多少记忆,一次是生病,他带她来,隔天起来,她懵懵懂懂地看了他很久。两年前她看着这张脸是躲避,两年后她看着他是一声叹息,里面的情绪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进到客厅里后,章铮岚就去厨房给她兑温水,让她坐着,想干嘛干嘛。水光两次来都没怎么用心看过他的住处,这时候稍稍打量了一番,只觉得简约,也干净的出奇,对于一個男人来说。水光看到前面茶几上摆着一個铅笔盒大的钢琴水晶模型,拿起来看了看,发现钢琴顶部还刻着几個英文单词:love and will(爱和信念)她放回去时,身后的人说了句,“这件应该是我高中二年级去美国参加夏令营的时候买的。”章铮岚走到水光旁边的位子上落座,把手上的陶瓷杯递给她,自己拿的是一罐咖啡,“要看电视么?”水光捧着杯子点了点头,不看电视两人坐着也挺傻的,结果刚打开,上面暂停着的画面让两人都愣了愣,这是一届全国武术比赛,确切的说是2003年的,是她第三次拿到全国级的奖项,她站在最高的那個领奖台上,那时,她十六岁,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