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3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Chapter30 两情相悦1、回去的时候水光显得很安静,章铮岚也难得本分开车,他在想事情,之前水光说回家,是回她家还是他家?这是個问题。“要不要去我那喝杯茶?”水光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窗外。被秒了的章老大在下一個路口默默转了方向盘,朝她的住处驶去。水光只是在坐车时不太想说话,习惯使然,小时候爸妈带她出去,或者学校组织去春游秋游什么的,她就是一路看窗外的风景。于景琴经常说她骨子里是有点文艺细胞的,只可惜从小走了条武道,不过倒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反倒更多了吸引人的味道。在到目的地时,刚才一直望着窗外的萧水光回过头来,轻声说:“我能问你個事吗?”章铮岚一愣,“你说!”“你为什么要学计算机专业?大学的时候。”章铮岚眨了眨眼,“怎么,突然对我的事感兴趣了?”然后言无不尽道,“这专业挺有挑战性的,你知道我们那时候,高中,九几年的时候,对IT那概念都还很生疏,我刚接触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算得上是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所以——”水光看着他,得出一個结论,“你这人做事全凭一时兴起。”“哎不能这么说啊萧水光小同志。”章铮岚笑得很温柔,轻轻撩了撩她的短刘海,“我每件事都是做到最圆满了,已经没后路可走了才收手的,从来不会半途而废。”水光抚开他的手,叹了声,“你就不能正经说话?”章铮岚微笑了一下,“没办法,对着你我总想碰碰你。”这话里有话,意味深长着呢,水光下意识就瞪过去一眼,抿了抿嘴说:“我上去了。”章铮岚抓住她,“哎,我错了,我错了。”但这次某人未能得逞,水光轻松地反手挣开了。前者倒没有太惊讶,他笑着“喂”了声,“好歹给我这车夫……男友一個告别吻吧?”水光身子顿了下,等她下了车,回身甩上了门说:“你不是已经吻过了。”然后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走了。章铮岚单手撑着副驾驶座的窗框子,望着那道姣好背影,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情不自禁喊过去一句,“萧水光,我爱你,明天见!等你明天的吻啊!”水光脚下步子停住,脸上有些红,恼的,暗暗咬牙,“我真是猪。”

猪水光回到租房里,罗智已经回来了,一看到她就问:“怎么脸红兮兮的?”水光一声不吭回了房,碰上了门,罗智抓后脑勺,“哇靠,这脾气……好几年没起过了吧?”水光小时候被夸文静有之,知书达理有之,但老实说小脾气也不少的,所以那时候景岚就常说,不发脾气的时候光儿最乖,发脾气了这丫头就是最难安抚的。水光一进房间就趴床上了,闷了一会儿,手在移动时不小心碰到了枕头下方的一张纸,脸上的温度渐渐退了下去。“于景岚……”

她竟然是那谁谁谁的女朋友啊?这句话是水光第二天去公司,有意无意间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她”指的就是萧水光本人,那谁谁谁自然是那据说很有钱,IT界没多少人不知道的,很有名望,极其有头脑的章铮岚章总。萧水光对着电脑纹风不动地做事,直到桌上手机响起,上面显示的名字让她微一皱眉,但还是接了。那头的声音带着笑,“在干吗?”“接你的电话。”章老大朗笑出声,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宠溺,“亲爱的,今天可能见不了面了,要去趟省外,要明早回来。”水光轻描淡写地“恩”了声。章铮岚有点受伤,“你就不安慰安慰我?”“……安慰一下你,我是不是可以挂电话了?”“当然不行!”章铮岚大笑,然后涎皮涎脸地跟水光扯了好些会才依依惜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老大是要去赴义了,水光也挺无语,特别是在收线前的他那一句“你等我啊”让她忍不住笑了下,自然是颇无奈的笑。章铮岚回到车上,之前趴车窗口看老板打电话的阮旗就好奇地问了,“头儿,谁啊,打通电话都能让您笑成这样?”“想知道?”“想,想!”章总把外套丢在了椅背上,闲闲靠着,“把一個那么简单的案子搞成那样要我出马,还有心思去打探我的私事?”阮旗默默垂首,愧不可当。后座的大国笑着给章铮岚递了支烟,后者摇了摇手,“在戒烟。”大国和阮旗同时惊异地“啊?”了声,还是大国先开了口,“好端端干嘛想戒烟了?”章铮岚耸耸肩,“让自己少一個被拒绝的理由。”车上的另两個人更是目瞪口呆了,刚发动车子的阮旗差点猛踩了油门!章老大这次难得好心解释,“你看,要是我喜欢上個女的,她要是说我讨厌吸烟的男人——”“靠!”阮旗笑出来,“头儿,你耍我们啊?”章铮岚笑而不语,径自低头玩手机了,阮旗刚好瞥眼看到那触摸屏上打出的一行字:亲爱的,我不在记得吃饭。阮旗哪里见过老大这样“居家”过啊,脑子里闪电般闪过一個念头:不会真如他们八卦般头儿打算上演一套闪婚生子的戏码了吧?“老板,你真有女朋友了?”章铮岚没抬头,只微微扬眉,“你们不是连我儿子满月都知道了么?”“靠!”阮旗笑喷。水光收到那条短信,只摇了摇头,心里倒嘀咕了句,“你不在我反而吃得要多。”这整一天萧水光都很忙,隔天是周末,她想把手头现有的工作都做完,所以晚上将近六点才回到小区里,而在自己住处楼下却还碰到了二楼的那对夫妻在吵架,旁边三三两两的人在围观,水光想从花坛另一边绕到楼里去,却看到那丈夫动起了手来,女人的哭声更怆地呼天,水光见不得男的打女的,心里还有点犹豫人已经上去抓住了那男的又要挥下来的手。后来萧水光再次无比懊悔自己的行动快于思想的“见义勇为”。当时那男的恼羞成怒,推开她就要去跟那女的撕扯,口上骂得更是难听不已,还说要去家里拿刀杀人,有人报了警,警察来的时候水光刚把人制服住,她把人交给警员,那气喘吁吁的男人还在红了眼骂,也骂水光多管闲事,说自己打老婆怎么了?!说自己就算杀了她TMD外人也管不着!水光面无表情,刚想走,却被那名警员拦下,对方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同志,能不能麻烦你跟我们去局里简单地做個笔录?”此刻水光坐在警察局里,问她问题的是一名小女警,水光慢慢转着手上的杯子回答,但基本都是不清楚,她只是淌了趟浑水的局外人,而那两名一路闹腾过来的当事人不知道被关在了哪里?那小女警笑说:“听说是你制住了那男的,你身手很好啊?”水光笑了笑,她有点累,这时她前面的小女警站起身,朝她身后喊了声,“梁队!”“你去吃晚饭吧,这里我来。”“梁队,那怎么好意思……其实马上就好了。”“没事。”萧水光听声音有点耳熟,转头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警服熨烫笔挺,面部表情冷淡,水光心说还真是巧,总是在不太好的场合遇到这個人,他等那小女警起身,接了对方递过去的记录本便坐到了那位子上,小女警弯着腰很拘谨地跑掉了。对面的男人低头翻了翻已经记录下的东西,抬头问:“你经常这么……热心助人吗?”水光苦笑,“不一定。”男人盯着她好一会,最后说:“萧水光小姐是吧?不介意我再问你几個问题吧?”他的问题并没有刁难,结束时他还伸出手向她说:“多谢你的合作。”水光只点了下头,并没有回握,他也不在意,收回手,叫了旁边的一名警员过来,“送这位小姐出去。”他说完像想到什么事,转向水光说,“对了萧小姐,你是住那两名当事人楼上的是吧,三楼?那男当事人以后可能会找你的麻烦,这种事例很多,你要多加小心了。”说的是关照人的话,语气却透着丝恶质,水光能从他平淡的声音中隐约感受到。水光说:“我会的。”男人看着水光,一直到她走出大门,他起身回到自己办公室,没一会拿了外套走出来,从二楼下来的一名中年警官见到他问了声,“成飞,要走了啊?”梁成飞看过去,说:“副局,我今天先回去了。”“你值了两天班,是该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