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3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Chapter29 约定他们看的那部电影叫《约定》,讲的是一对恋人在年少时海誓山盟,却在成年后因为学业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原因阴差阳错的一直分开,中间两人在一家咖啡馆相遇,短暂的甜蜜时光,到头来却是男主角为事业而与她分了手,最终娶了富家小姐,也顺利当上了那家企业的接班人。再后来,女主角住了院,那是她从小就有的病,遗传自她母亲,而她的母亲未活过三十五岁,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病,永远过不了正常的人生活,自然,也包括爱情。所以她告诉自己,他不要她,很正常,没什么好伤心的,不要哭,不必哭。她在医院里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时,医生告诉她已经有人垫付了她全部的治疗费用。她问了是谁?因为年迈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钱,而且她也没让父亲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到需要住院。医生的回答是对方是匿名的,所以不得而知。女主最后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回忆年少的时光,有意识的无意识的,画面一幅幅回放。他说会保护她,说会陪着她走,甚至说要赚钱来治好她的病……到头来原来那些承诺都不过是年少时的谎言。而那时候,男主角正对那富家小姐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会去看她……我只要很多的钱,足够多的钱。”水光看到这里只觉得好笑,自以为是的伟大,真自私是不是?她静静望着前面的银幕,不知何时好笑的湿了眼眶,眼泪滑落脸颊都没有察觉,她就这么愣愣看着那场戏演下去。章铮岚起先就只知道这是部爱情片,不清楚里面的剧情,他在昏暗的光线里看着她落泪,如果知道这会让她哭,他想他不会带她来看这部电影,至少不是现在。沉默了一会,他倾身下来,小心地尽量不去挡住她看着前方的视线,吻了吻她的唇,水光神思不在,所以并没有被那似有若无的亲吻所惊动。章铮岚用舌尖舔去她唇上的湿意,一点一点地加深吻,水光微微颤抖了下,但她的思绪还是朦朦胧胧,不甚明朗。章铮岚伸手到她的背脊上摩挲,他的舌头已探入她微张的唇内,碰到她的舌尖,浅浅柔柔地品尝,水光“唔”了声,不由自主地颦眉,神思清明时,那声要叫出的声响就被闷进了口中,章铮岚拥紧了一些放在她身后的手,水光无从推搡,恼羞地就去咬他的舌,章铮岚吃了痛,只是闷闷笑了下,退出来又重新吻上去。他之前只是想逗逗她,现在逗回来了,可又发现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做,太容易上瘾。直到水光终于把身前的人气急败坏地推开,喘息不稳,而之前放在她腿上的那盒爆米花也都已洒落在了地上,“你够了。”就算再气恼,水光的声音也不会很大,但听得出里面有些火气。他们坐在靠边偏后的位子,旁边一圈没多少人,再加上环境又暗,所以这边的暗涌并没有让人注意到。“好像……不怎么够。”章铮岚脸上带着笑,再次无赖地欺近,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唇已经严严实实覆盖上来,下一秒舌头强势得伸进她口腔内索取。这次的吻比之前面要激烈得多,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双手又被他先行用单手牢牢抓住,单比力气她连他一半都不到,水光无计可施,恨死了,却也只能被他予求予取,气息交融、轻喘交缠,之前的悲伤情绪已经消失殆尽,脑子里混沌一片,那种太过亲密的相濡以沫弄得她心慌意乱!好一会之后章铮岚退开一些,勾着嘴角将头靠在她肩胛处,像是克制什么,低哑地说了句,“糟了。”萧水光格开他,用力抹了下嘴唇,在跳动的光线中瞪视着他。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眼中仿若沾了水,唇更是被吻得红艳,章铮岚有一种溃不成军的无力感,身体这么轻易就有反应了,自己都觉得孬。空气中漂浮着不安定的因子,水光闭了一会眼睛就要站起身,章铮岚抓住她,语气可怜,“别走,再等会。”水光被他拽着想起都起不来,他过热的呼吸甚至近的就在耳旁,她恼红着脸,“你先放开!”“不放,我这回亲了你两次,放了你肯定就走了。”他老大倒很有自知之明。水光几乎要被气笑了,“你怎么能那么——”“说话口无遮拦,行为不知检点是吧?”某人很配合地自我批判,然后试探性地松开了手,“不生气了?”水光不答,缩回手抓住自己的包,但也没走。章铮岚当即神情放轻松不少,但马上就愁肠百结了,他想,男人的欲望真是不看场合,不过看人倒完全对了,以前是从来没有过这些经历,现在对着萧水光简直是随时随地发情,章铮岚咬了咬唇,心想忍忍应该就过去了。而萧水光的心思也早不在前方那部电影上了,她又沉浸在一种束手无策的状态里。水光是一個很简单的人,她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不想做的就不去做,包括喜欢人也是。可对章铮岚她是拐了好几道弯的,她的出发点不光明,每次面对他时的心情也很矛盾,她想接受他,试着接受他,可她脑海里总有一道身影挥之不去,很模糊,但让她总想哭。“章铮岚……”章铮岚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侧头看到水光正看着他呢,虽然心里杂七杂八的欲念已经压下,可毕竟有点做贼心虚,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才说:“怎么了?”“你会爱我多久?” 水光这句话说得很轻很轻,好像风一吹就能被吹散。章铮岚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回神后,做了记深呼吸说:“当我的爱成为你的幸福,到我们老去。”那刻屏幕上刚放到女主角病逝,男主角在病床前落泪,背景音乐渲染着那份忧伤和绝望。“一辈子么?”水光的声音里透着股深深的迷茫,“一辈子有多长?”章铮岚握起她的手腕放到自己唇边轻吻,“在我心里一辈子就是一生一世一個人,你说呢?”水光没有说话,章铮岚也并不期望她说什么,他只要她听,她能听进去,能感受到他的想法那就已是很好的开端了,其他来日方长。章铮岚浅笑,抬起另一只手用袖角帮她拭了下脸上的泪痕,“你这人年纪比我小,想的却多,又难沟通,还真是我遇到过最难对付的。”刚说完章铮岚就觉得这话说错了,他想表达的是她总是让他没辙,让他六神无主,可那意思出来貌似成了自己搞定过很多女人。“哎,我是说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你一個了!萧水光,我说真的,反正我把话放这里了!”前面那一句还带点深情款款,后一句就有那么点像狗急了撂话了。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坐得相对较近的几個人看了过来。水光表情没有大波动,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只是走了神思。章铮岚劲头上来了,就有点打蛇上棍了,“水光,你好歹说点什么吧?我怎么说都乖乖回答了你的问题,又友情,不对,又爱情奉送了两句话。你不想跟我一唱一合,‘恩’一声也可以啊。”水光淡淡皱眉说:“你别吵,我在想。”章铮岚闭嘴了,笑着拽着她的手在座位下牵着,看向屏幕,没一会问:“想好了么?”好久之后章铮岚听到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回家吧。”此时的电影已接近尾声,男主角出了车祸,送往医院,生死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