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hapter27 最好的生日礼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抽完烟,最后开车走了。

水光睡觉前收到一条短信,很简单的两个字,晚安,水光窝在被子里,对着那发出幽幽光线的手机屏幕,最终将那号码存了名字,章峥岚。

而章老大这边到家时,在家门口见到了江裕如,对方坐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手上拿着一罐啤酒,另一只手上还夹着一支烟。

章峥岚走上去将人扶起说:“怎么找我都不事先跟我打通电话的?等很久了?”

江裕如抖了抖手脚说:“没多久,刚跟周建明他们散伙,不想回家,就来看看你这旧情人了,顺道么——”裕如说着往他后面那辆车里望了望,“来看看你的现任情人,怎么,没带回来哪?”

章峥岚笑笑,“乱说什么?”

江裕如靠在他肩膀上,“章总,你有必要这么保密吗这回儿?你以前交女朋友不是第二天就带出来跟我们喝酒?”

“江裕如,你是不是喝醉了?”章峥岚笑着接了她手上的啤酒,扶正她,拿钥匙开门。

江裕如看着这个高大男人,这理智到近乎有点冷酷的男人会爱上什么样的女人?她内心五味陈杂。

章峥岚将人扶进屋里,这时身边的人好像是清醒点了,裕如摆摆手站直身说:“我没事,哎,章峥岚,你家我有好几年没来了吧?”

章峥岚将钥匙扔进门口柜子上的器皿里,啤酒也顺手放在了一旁,一边脱外套一边朝里走,笑说:“给你倒茶,你随意。”

江裕如慢腾腾跟进来,左看右看,“典型的样品屋啊。章总,普洱茶,谢谢。”

刚进厨房的人喊出来一句,“没有,绿茶吧。”

“啧,你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章老板?”江裕如跟过去,章峥岚灌了一壶水正在烧,他转向门口的人说:“真没,要不将就下喝纯净水?”

江裕如玩着手里那根燃着的女士香烟,半晌开口,“峥岚,我想结婚了。”后者一听,低声笑道:“那是好事啊,谁那么幸运让你这文武双全的大美女给青睐了?”

恍惚之间,江裕如竟有种说不清的失落,她以前跟章峥岚在一起是因为觉得彼此“合适”。

合适这概念在现代人的观念里就是条件、学识相当,有共同的话题,外貌相匹配也就差不多了,而往往就忘了感情,这种最原始最纯粹的东西。

江裕如说不清她对章峥岚到底是怀有什么样的感情?在她那段最困难,最迷茫没有方向的时期是他帮了她,他说情伤这玩意儿时间久了自然会自愈的,再不来你找个人靠靠,找份精神支持,也当是分散注意力,而他可以大度地当那个人。他那时候确实帮了她很多忙。

她以前跟章峥岚不熟时,一直觉得这人轻浮又高傲,他成名较早,之后也是一路凯歌,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小时候被称为天才儿童,再大点就是天才少年,完了进大学就是资优生,整一精英成长史,大学那会多少名师想收他为弟子升研升博,可他却又跌破众人眼镜的读研读一半肄业去创业了,结局也是没有意外的名利双收。他一开始就站在高处,从没掉下来过,高傲恣意情有可原,可事实上呢?江裕如后来与他熟后发现章峥岚的高傲和轻浮都是出于性情的懒散,并不是真的目中无人,只是他感兴趣的东西实在太少,大多时候都是在应付,应付人应付事,也应付自己。

其实江裕如也不敢说她有多了解章峥岚,但她知道,章峥岚很聪明,而当一个人聪明到一定境界时,他表现出来的永远都不是他内里真正的东西,比如笑容,比如感情。

他对她的感情,没有男女之情,即使他从始至终对她都照顾得很周全。

江裕如接过那杯刚泡出来的绿茶,微微笑了笑,“章峥岚,我原本是想如果你有一点迟疑,我就来一回倒追,现在看来是没有一丝希望了。”

章峥岚表情并不太意外,温和道:“怎么?打算移情别恋了?我可告诉你我很花心的。”

江裕如优雅地转身,朝客厅沙发边走去,章峥岚尾随其后,不忘问了句最近如何?

“好,没工作没对象的,你说好不好?”

“我们第一学府出来的江大才女还怕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对象?”章峥岚随意地落座在江裕如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开了暖气。

他的五指骨骼修长,又天生属皮肤白净,所以整只手看上去特别漂亮,他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没有一丝约束。

这就是章峥岚,自我而随性,而这样的人爱上的人又是怎么样的?

江裕如转着手中的茶杯,“峥岚,如果我提早两年放弃那份感情,来喜欢你,你会不会——”

“江小姐,这玩笑可不好笑了啊。”章峥岚笑着打断她,“爱一个人的感觉很踏实很安定,不是二选一,也没有如果。”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语气变得有点低柔,“更不是将就和替代。”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直到江裕如感慨说:“这么感性的话竟然有一天能从你章峥岚的口中听到,太难得了!”

章峥岚知道她恢复了之前的明朗,也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开了几句玩笑。后来江裕如想起什么说:“对了,章总,忘了跟你说声‘生日快乐’,不过礼物是没的,而原本想扑你脸上的蛋糕也在酒吧里被我们消灭光了。”

章峥岚笑了一下,很短暂,但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他说:“谢谢,我今年已经收到最好的礼物了。”

江裕如那时那刻才真的肯定章峥岚心里有了人。

之后裕如没呆多久就走了,章峥岚原本要送,前者笑道:“行了,我自己开车来了,再者也没有深更半夜让寿星送的道理?”

章峥岚确认了她统共只喝了四五罐啤酒后才放心放行,他帮她关上车门后,拍了拍车顶说:“小心开车。”

路灯下,章峥岚一手插在裤子袋里,昏黄光线勾勒出一道修长的身影,江裕如收回视线,笑着摆了摆手,发动了车子。

章峥岚看着那辆红色现代开走,才转过身,他开了手机,未读信息、未接来电噼里啪啦涌进来,无意外都是约他喝酒庆生的,章峥岚略过了,他一边按到写信息的栏里,一边不紧不慢往家门口走。

在手机上,他原本打了“睡了吗?”可想想觉得太俗套,就删去打上“我到家了。”又一想这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独立?又删去重新打“快十点了,你早点休息。”

这时章峥岚已经进家门,他一边换拖鞋一边关门一边摇头说:“这会不会显得我太□□了?”于是又删除重来,“水光,今天我生日。”

他盯着这七个字半天,最后笑着一一删去,打上了“晚安。”考虑了一遍它的合理性安全性后发送了出去。

萧水光那一晚睡得极好,她在心事重重的情况下竟然能睡得那般沉,一夜安眠到天亮,很难得,她的睡眠质量一直差,这样一通好觉让她隔天起来脸色很好。

水光站在厨房里煮粥,罗智打着哈欠走进来,“早。”

“起来了?”

“恩,饿死了,这粥好了吗?”罗智去拿碗筷,水光用勺子搅拌了下,看差不多了,就接过碗给他盛了一碗,递过去时低声问了句,“罗智,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这一向大大咧咧的男人,深沉了一下说:“我只要你开心就好。”说完就捧着碗去外面了,不一会传来一句,“真香,我们家光儿煮道粥都比楼下的粥店好吃!以后谁能娶你,是那人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真的。”

水光听着笑了,心里竟不禁想到了章铮岚……她也不知道他们能走到哪一步?

七点半水光下楼去上班,在大门口看到了一辆深色的SUV停着,下意识驻了步,当她看清那车并不是那人的那辆时,暗自松了口气,水光是真的不晓得该如何跟他相处,在那样的关系下。

章峥岚这边呢,原本是起了大早想去接她的,但后一想觉得太紧迫盯人了,于是几经考虑中途作罢,所以那天他到公司时间还很早,公司里只有秘书小何一人早早到了,她一见老板,不由惊讶道:“章总,您怎么那么早?”章峥岚懒懒地“恩”了声,径直走向办公室,手刚放在把手上,又回头说:“小何,你今天穿得很漂亮。”

何兰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扇红木门合上,心说:老板这是心情好还是不好啊?

章峥岚的心情自然是好的,就是有点纠结,你说关系好不容易确立了,竟然连去接下女朋友都不敢,不过他一想到女朋友这词就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