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hapter26 我爱你就够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天在萧水光的租房里,三个大男人打牌打到了九点钟多才散场,章峥岚中途接了几通电话,都是上来“章总啊在哪逍遥呢,要不要出来喝酒”之类的。章峥岚第一通接到这种电话时,当即就看了眼给他们端了茶上来的萧水光。

水光从小父亲对她的家教就严,所以此时就算三个大男人又是抽烟又是打牌,她也会礼节地端上茶,章峥岚接过那杯茶,笑着又道了声“谢谢”,等她走开,才不动声色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没空,行了挂了。”

“嘿老同学,在忙什么呢?这种时辰不会早早就窝家里了吧?”

章峥岚抽了一张牌扔出去,“周建明,有话就快说。”

对方乐了,“不是说出来一起喝杯酒吗?”

章老大面不改色说:“三更半夜喝什么酒?没事早点回家吧。”

对面顿了顿,“你是章峥岚吗?!”

章峥岚笑道:“行了行了,忙着呢,没事挂了。”

被掐了线的那一头,周建明看着手机半响,回头惊讶地对江裕如表示,“岚哥让我们早点回家呢,这平时最能呼朋唤友的主儿!”

江裕如喝了口啤酒说:“估不准是在谈恋爱了吧?”

旁边有人笑道:“大学那会儿,我们寝室里,岚哥最常说的话就是‘谈恋爱就是浪费时间’,江姐不是说你浪费时间啊,是岚哥太绝情!他那时候还说‘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呢,完了女朋友换得比谁还勤,所以,岚哥这种人物不可能是在谈什么恋爱,八成是懒得出来应付咱们而已。”

江裕如似乎非常不以为然,“如果你们见过他——算了算了,一群大老粗说了也不懂。”

众人表示江小姐性别歧视!

江裕如“呵”了声,“还别说,我比你们还好奇呢,究竟是怎么样的女人能把章峥岚给收了?”

这边一向是从心所欲,无所顾忌的章峥岚,在接到了三通类似的电话后,索性把手机关了。

而此时水光刚进房间里去,罗智打出一张牌,回头望了眼关上的房门,然后又看了看对面的章老板,方才犹犹豫豫地问:“章总,您跟我妹……是认真的吗?”其实罗智想说的是你跟我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一起的?这太突然了!是认真的还只是在跟他们开玩笑?毕竟之前完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想到这里,罗智突然回忆起在这楼道里遇到过章总的那一次,脑子里刹那间闪过些什么,惊讶过后倒是有一些说不清的尴尬情绪冒上来,差点出错了牌。

章峥岚脸上不见一丝波澜,他笑笑说:“小罗,我是真喜欢你妹妹。”或者说他是沉迷了吧?不知道,反正是心神都被牵着走了。

这么直白的话,击得两名旁听者面面相觑,罗智其实也不大好意思去探究更多,毕竟感情是个过于敏感的话题,即使其中一个是他的妹妹,他的青梅竹马,他心里想,如果水光能够喜欢上别人那是只好不坏的事情。

罗智笑着出了牌,“章总,您今儿赢了不少了,改天得请吃饭哪?”

章峥岚很大方,“行。”

老邵放了牌,呵呵笑道:“那我输得也心里舒坦多了。”

水光在房间里翻了会书,听着外面的交谈声,有些不适从,好几年了周围没这么热闹过,也没有因为有某个人在家而觉得无所适从。

而后来水光拿了衣服去浴室时,却正好就碰上了某个人,他刚洗完手,抽了纸巾边擦手边转身出来,水光捧着睡衣停在门口,章峥岚对上她愣了下,然后笑着说:“洗澡了?”

水光“恩”了声,“你好了么?”他站那不动。

“哦,好了。”章峥岚看到她手里的睡衣,经过她时,还是抓住了她的手腕,侧头说,“再拿件外套进去吧,等下出来的时候披上。”完了又补了句,“免得着凉。”

水光想,她手上的睡衣裤已经是很厚实的冬款了。

当然萧水光并没有再折去拿外套,不过她出来时,那边牌局已经结束,而罗智大哥的合伙人老邵也不知何时已离开了。

章峥岚靠着餐桌在喝茶,罗智窝厨房里,估计又是饿了在煮宵夜。

一时间空间里只剩两人,水光两鬓的头发因洗澡弄湿了,粘着脸,她不自在地想去拨一下,章峥岚放下茶杯走近,接了她手上的毛巾,“怎么洗澡不带浴帽的?”他帮她拭去发尾的水,眼神说不出包含了多少沉敛的又显而易见的情绪。

水光说:“我自己来吧。”

章峥岚很配合地把毛巾递还给了她,说:“那等一下你要送我下去。”

这条件提得太牵强,不过水光还没来得及开口,章峥岚低声说:“否则我就在这里kissyougoodbye,我先申明我很乐意选后者的。”

他这话说得太义正词严,水光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了,章峥岚见她沉默,笑着就要吻上来,水光一惊,退后一步说:“你别闹。”

这三个微带斥责的字让他心旌摇拽,“那你要送我下去。”

这人在她面前就是活脱脱一无赖,死乞白赖的,水光瓮声瓮气,“你不认识路吗?”

“不认识。”他注视着萧水光,慢慢笑起来,“好了,逗你的,别慌了。”他伸手撩开了她眼前的几丝短刘海,水光从来就不太喜欢跟人肢体接触,可能是从小练武养成的习惯,可面对眼前这人总是会失了准,她尽量无动于衷地忽略这些亲密举动。

可章峥岚呢?只做这些细枝末节的动作已属竭尽全力在克制了,他多想更充实地去拥抱她,去吻她,去证实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他自己虚构出来的。

然后章峥岚生平第一次很弱智地问了一个问题,他说:“水光,我们真是那种关系了吗?”

萧水光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后者神情极其无辜,“你看,我在你家呆了那么久你都没理睬我,我多无助。”

“你不是跟他们打牌打得很开心。”水光道出事实。

章峥岚的声音虽然听不出什么异样,但神态显然是开怀的,他拿了外套拉了她的手往门口走。

水光看了眼厨房,那边已无声响,但也没见罗智出来。

“你做什么?”她低声问。

章峥岚很好脾气地转头劝诱,“就送到门口好不好?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就几句。”

虽然是问句,但手却是抓得那么紧,就怕她不乐意,水光想再说什么,但最终没开口,任他拉着到了门口。

章峥岚要把外套披她身上,后者推开他的手说:“不用了。”后又加了句,“我不冷。”

他笑,“水光,我今天晚上可能会睡不着,怎么办?”

此时在厨房里的罗智大哥,他其实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出去,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窝着了,之前章总直接收了牌对老邵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请你们出来吃饭再来玩几把。”

老邵多会看眼色的一老江湖,马上起身伸了懒腰,看了手表说:“哟,这么晚了,我差不多是要走了,明儿还得起早上工呢。”

之后罗智送老邵出去时,后者拍了拍他肩膀,“小罗,资产上亿的妹夫啊,压力大不?”

罗智笑骂,“我有什么好压力大的?”

确实,在这场“关系”中,压力最大的应该是那资产上亿的章总了。

章峥岚站在那里,笑着看了水光一会儿,“明天中午我去你公司找你吃饭?”

水光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萧水光。”他上前来抱了抱她,怀中的人有点绷紧,章峥岚的手掌心安抚着她的背,他的脸靠在她的颈侧,轻声述说:“我爱你。”

水光依旧没有回音,章峥岚最后放开她,笑容不变,很绅士地说:“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水光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过了好久才返身回屋。

那一刻上了车里的男人,他抬头看着三楼亮着灯火的窗户,终于点了支烟,慢慢吸了一口,吐出来,在烟雾袅袅间,他淡淡道:“萧水光,我爱你就够了……无论你是否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