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hapter25 得了便宜还卖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中激越万分,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平静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极则必反,他甚至还回了声“好”。

然而等水光推门下车,他跟下来才想到忘了车钥匙,连忙又去开门拔车钥匙,按开了后备箱,关门时却差点夹到手指,水光已经从后备箱拿出了买的那堆东西,走到他身旁也有点不自在,迟疑了下才问:“你跟我上去吗?”

他那么不依不饶地跟来自然是要上去的,可此时她那么问,意义又完全不同了。

他笑容璀璨地拿过她手上的东西,说:“走吧,我肚子也有点饿了,等会儿我帮你洗菜,这次一定一张一张洗——”

水光不由看向他,后者极其自然地一笑说:“我紧张。”

水光无言,上楼的时候,她走在前面,章峥岚走在后面,他看着眼前人纤细的背影,及耳的短发,看着她被楼道里的白灯照着的侧脸……好像只要是她身上的,不管是什么都能让他意惹情牵,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大衣的下摆,直到到了三楼的门口,才不动声色地松开手。

萧水光从包里拿出钥匙,正要开门身后的人靠到她肩膀上说了一句,“水光,你这次不会再赶我走了吧?”那亲昵带笑的姿态让水光心中一动,随后一本正经道:“你再贫嘴滑舌我就赶你走。”

他笑着举手说:“一定不油嘴滑舌。”这语气就已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水光开门进玄关,就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当场有点愣住。

她身后的人也有些意外,不过姿态从容,章峥岚本质上是对谁都意兴阑珊,不怎么当回事的,例外就是萧水光。里面的罗智看到进门的人也已惊讶地站起身,叫了声“水光”,然后朝章峥岚打了招呼,“章总?”

章峥岚撇过脸朝身边的人温柔地笑了笑,才回头说:“都在啊。”

他说的“都在”并没有语病,因为另一个人章峥岚也是认识的,是大国的兄弟老邵,罗智的合伙人,而目前他也是那新开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老邵对章峥岚是很敬重的,此时已经走上来,“章总,你也来了?我们刚还说到你了呢,这两天我们接了两笔单子,还算大的,想给你过下目,顺便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章峥岚笑道:“你们这行业里的东西我也不是特别懂,你俩自己决策吧。”他说的时候水光接了他手上的袋子,她此时有点不敢面对罗智,便直接朝厨房间去了。

章峥岚很自觉地没亦步亦趋,他看着水光没入厨房,才面向房子里的其余两人,“怎么都站着?坐啊。”

另两人瞬时有种主客颠倒的感觉,罗智简直是苦苦思索不得,他家水光跟……章总?先不说他一直觉得章峥岚是有点深不可测,看似随和却很难亲近的一个人,更不用讲水光她本身的问题了。

这两人实在让他想不到,也可以说是无法想象,罗智张口欲言了半天,反倒是章峥岚先朝他开了口,他说:“水光她有点感冒,家里有药的吧?等会晚上吃好饭你再让她吃点药,免得又复发上来。”

“哦……好的。”罗智堪堪点头,心里混乱的跟麻花似的了,这种说辞他想把他们关系想清白也不可能了。

旁边的老邵也听出了端倪,暗暗吃惊,章峥岚哪,多少难伺候难搞定的主,今儿跟大国聊事时听说了句他们老板可能要结婚了,他是完全当玩笑话,原来竟是真的?而对象还是小罗的妹妹?

章峥岚一直是一脸的坦然,不过三个男人“冷场”多少有些无趣,就随意问了几句关于新公司的事情,男人么说到公事马上就活络了,讲起来那都是一套一套的。

萧水光在厨房心神不宁地忙碌,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不太清晰的谈话声。

她有些恍惚,该如何向罗智解释?而水光并没有困扰多久,因为没一会就有人进了厨房,进来的是章峥岚。

他笑着走到她身边,“说好了帮你忙的,我来吧。”

水光下意识问:“你怎么过来了?”

章峥岚眨了眨眼,说:“我想你了。”

她摇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后者叹了口气,“萧水光,我对你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

“……”

水光发现这人总是能把她的思绪带到别的地方去,而忘了要说的重点。

而最为让水光意外的是他们在厨房里时,竟然都没有人来打扰,包括罗智,水光以为他会进来问她,就算不问至少也会来看下。

正一张一张洗菜叶子的章总微侧了下头,靠近水光温声说:“我告诉你哥了,我在追你。”

水光抬头看他,眼睛睁得有点大。

章峥岚微笑着辩白:“我们一起进来的,我不说,你哥应该也有所察觉了,而我习惯把一些事情‘坦白’。”

章峥岚是天生散漫却带着一股隐秘强势的男人,也是典型的最常说“随意”却是最不能随意交代的人,就像是他的,他要的,他不会允许模棱两可,更何况是让他孜孜以求,辗转难眠的“萧水光”。

先斩后奏以为她会有点气的,却听她问了一句,“他怎么说?”

“恩?”反应过来就牵起嘴角,认真答,“他说挺好。”

罗智大哥当然不会这样说。

当时章峥岚靠着沙发背,跟他们聊着天,举手投足自信成熟,一派泰然,老实说罗智对章峥岚是有点奋斗目标的意味,他才比自己大两岁却已有如此成就,不能说不让人艳羡和敬佩,就算是聪颖过人的景岚,到他这年龄也未必能有这番作为,而这样一个人物跟他诚挚请求,“小罗,我在追你的妹妹,追得有些辛苦,无论你对此是持什么观点,我只想说我对萧水光再真心不过,也希望你不要去左右她的想法。”

感觉到和直接说破的冲击力差别还是很大的,所以罗智愕然,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愣愣点了点头。

那天的晚餐,气氛说平常也平常,说怪异也怪异。

水光一直没说话,而一向能说会道的罗智大哥也变得话很少,聊得多的反而是那两个“外人”。

章峥岚是心情好就多说一些,当然这跟“紧张话多”又是另当别论,至于老邵虽然也惊叹,但缓过来后也知道要好好招呼章总,如今又多了一层不得了的关系,他们新公司的未来可以预见是如日方升了。

吃完饭,时间尚早,口沫横飞还说在兴头上的老邵提议打牌,罗智在公司里忙里偷闲也常跟老邵他们玩两把来放松,而一顿饭后“儿女情长”的那条筋也粗了,便道:“行啊。”

章峥岚无不可地点了下头,不过他先体贴地帮水光收了碗筷,另两人去找牌时,他弯腰,白净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问:“想什么呢?”

水光在想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那么突兀又顺理成章,当她看到靠近的那英俊脸庞,心头不知怎么的一跳,偏开头说:“没什么。”

章峥岚眼眸微闪,“我还以为你在想我。”

他说得不响,但足以让萧水光听到。章峥岚看着抹完桌子走入厨房的人,内敛的眼里满是笑意。

后来罗智从他的拖箱里翻出了两幅扑克,三个大男人就移驾到客厅里打斗地主了,章峥岚没玩过,但罗智讲了一遍规则,他就说:“行,发牌吧。”

老邵征询:“章总,要赌点钱不?小赌怡情。”

罗智附和说:“可以,不过老邵啊,输了可别赖账啊,你上次那五十块还没给我呢。”

章峥岚无所谓,他之前想去帮忙洗碗的,结果被赶了出来,水光说:“你就不能不跟着我?”

某人笑吟吟地被“赶”出来后,就听到老邵叫了他,“来来章总,打牌打牌!”

两副牌下来,章峥岚已经摸透了其中门道,打得是越来越顺,老邵疑惑,“章总,你真的是第一次玩斗地主?”

章峥岚接过老邵递过来的烟,夹在指间,对方要给他点着,他摆了摆手。

老邵不解,但也缩回了拿打火机的手,只听章峥岚说:“最近在戒烟。”就是手还是有点痒,所以玩着过过瘾,他打出一副炸,手上还剩一张,说,“你们应该没比这大的牌了,给钱吧。”

罗智连连摇头,“我这么好的牌都被关在里面了。”从裤袋里掏钱,结果只剩下几枚硬币了,刚起身要去房里拿钱夹,看到从厨房走出来的水光,下意识喊了声,“光儿,借哥点钱!”

水光听到他们在赌钱,皱了皱眉,但还是去包里拿了钱过来,要给在洗牌的罗智,后者忙着就努了努嘴说:“十块啊,给章总。”

水光拿出十块递给章峥岚,后者一直看着她,此时抬手接过钱,轻笑道:“谢谢。”暖和干燥的手指似有若无地碰触到了下她有些凉的手,水光缩了缩,不自觉又瞪了他一眼。

章峥岚的笑容更大了,他想他怎么就这么喜爱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