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hapter24 我们试试看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那天下午一到点,就衣冠整□□度翩翩地走人了。

“是谁说的?头儿认真起来还真是帅得不是人。”众人看着那风衣一角一道潇洒的弧度消失在大门口,又一致感慨,“不过,公司老大第一个下班,真是人心不古,江流日下。”

章老大这边,原本是想三四点钟就走人的,后一想觉得太不矜持了,所以耐着性子等到了五点,那最后几分钟简直是看着钟表过的,那个心焦啊,他后来自己想想都觉得脸上有温度,完全就跟刚懂爱的毛头小子一个样。

章峥岚从停车场倒出车,他看到后视镜里自己嘴边那笑意,不由伸手拍了拍脸,“章峥岚,沉稳点,沉稳点。”

结果就这一刻不得休地赶过去,到那办公楼下,下车跟楼下保安说及要去第几楼的某某公司时被告之,这公司的人刚都下班了。

章峥岚当即“靠”了一声,保安脸色一凝,正想说:什么态度呢?章老大已经着急问道:“你们这最近的公车站点在哪里?”来之前他想过要打电话,可又担心她觉着烦,所以忍住了没打,也想给对方个小惊喜,虽然他知道在她看来大概既没惊也不会喜,结果没想到扑了个空,当下就手忙脚乱了。

保安对一看就卓尔不群的人其实也没胆子凶起来,而对方那样子也应该是真有要紧事,所以他抬了抬下巴说:“这出去右拐,走五十来米就有站牌。”

章峥岚道了声谢,回身正要去拨电话,手机倒先响了,他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一愣,接通,“水光?”

“恩。”语气如同往常,并不热络,章峥岚却笑了,“你在哪呢?”

那边好像叹了一声,“马路对面。”

章峥岚猛地抬头,就看到萧水光站在这办公楼对面的那条街边,在稀稀朗朗的人流中,她站在透射着朦胧灯光的橱窗前,裹着黑色的大衣,围着一条浅色的围巾,手上拿着手机,正静静看着这边。

章峥岚那一刻心中悸动——看到她比什么都好,这如果不是爱那什么才是?

如果说当初的开始是失误,如果说那两年的难以忘怀只是不经意,那现在的心旌心动,无法放手便再清楚不过,那种积年累月的上心是朝思暮想,是经历过那人后再也找不到别的人可以替代。

章峥岚对着电话,笑着说:“你等我?”

萧水光收了电话,她看着笑得很明朗的男人把手机一收,上了车,上车前好像还跟后面的保安说了句什么。

他开车到她旁边时,下车来,走到她面前,嘴角带着见到她后未曾淡去的笑容,“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水光“恩”了声,算是应了话,章峥岚又问:“肚子饿吗?去找地方吃晚饭?”中午没约到,晚上怎么着也要共进晚餐,他已经想了好几家不错的餐厅可供选择,不过吃什么无所谓,只是人一定要一起。

章峥岚觉着自己都有点粘人了,但粘人就粘人吧,看不到太牵肠挂肚了,然而却听到眼前人说:“我回家,你自己忙吧。”

英气的眉细不可微地皱了一下,随即说:“那我跟你回去。”

水光微沉吟,章峥岚看她的样子忍不住“哎”了一声,“萧水光,你不能朝三暮四啊。我现在受不了刺激,你要让我走,我肯定跟你没完。”

水光无声了好半会,才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很忙。”

章峥岚听着这话,就松了眉笑着拿了她手上的包,“我能有什么忙的。”说着去开了车门引她上车。

水光只好说:“那我要先去趟市场买东西。”

“那不简单,我带你去。”

这逛菜市场,对于章峥岚来说还真是生平头一次,也不是说章老大养尊处优,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算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琢磨都不嫌累,对不能引起他兴致的,他是连碰一下都懒得碰,好比说做菜,既然对进厨房没兴趣了,连带着买菜也就完全不搭手了。

不过章峥岚跟着萧水光,那是做什么都兴高采烈的,一步不离,话也多,就怕漏了什么细节而可惜。

水光上次跟他逛过一次超市,对他乱七八糟的问题已经能免疫。

他说要买鱼吧,硬要选最大条的,这时间点,菜市场人最多,那高俊的身影站在人群里就跟鹤立鸡群似的,一身名牌装束更是让一些人侧目。

可来往的人就看到这丰神俊朗的男人站在鱼滩前,扯了扯身边正要挑蛤蜊的女孩袖子说:“水光,我们买鱼吧?鱼蛋白质丰富。”

萧水光看都没看他,“这鲢鱼太大了,吃不完。”

“没关系的,吃不完剩下。”

水光闻言瞥了他一眼,他笑意更深,“好吧,不能浪费,那么我多吃点,保证尽力全都吃完。”

水光实在不想惹起别人的注视,低头选着蛤蜊,轻声道:“你别吵我。”

章老大被说教了却笑得更开心,还不死心,“买一条么,回头我帮忙做事前料理。”他其实也就是想要享受两人一起做一件事的过程,结果他这话刚说出来,那摊主就说,“先生,鱼我们可以帮忙杀的。”搞得章峥岚无言了下。

水光一笑,却没说什么,她让摊主称了蛤蜊,然后说:“帮我抓一条鲫鱼,小点的。”

摊主一边称蛤蜊一边笑说:“小姑娘,你男朋友要吃鲢鱼,你就给他买条么,小两口吃不完就煮半条,另一半腌了隔天吃不就行了。”

男朋友这词,水光听着是一顿,章峥岚听着则是万般的称心如意,他笑着拉回水光的手,接过摊主递来的袋子,把手上整钱递过去,大方的说等会不用找了,使得那摊主傻眼了,而章峥岚牵着水光的那只手没再松开,后者稍稍挣脱了下,对方抓得更牢。

章峥岚没有看她,不慌不忙地跟摊主说:“她说什么是什么,你就杀条鲫鱼吧。”

之后章峥岚一直牵着水光的手笑着走过去,看着两旁的摊面,然后侧头问她要什么?

水光被他弄得买个菜也束手束脚的,“你一直抓着我的手,我怎么买?”

章峥岚说:“你可以让我帮你买,为你服务,我什么都愿意的。”

水光并不领情,说:“你不会挑。”

“那你教我,我学习能力很强的——”然后举例说他自己二十岁学车那年,就是人家讲一遍,他上去就会了。

水光随他没头没脑地扯,想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却被对方顺势五指缠入,他举起两人的手,将她的手背靠近自己的唇边,“别搞突袭。”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让她不自觉地缩了缩手,这种亲昵让水光有些不能够太坦然,闷了一会说:“痒。”

水光从小就怕痒,小时候跟景琴闹,论“身手”小琴自然比不过她,但小琴一旦趴在她腰上挠痒,她就只能求饶了。

这厢章峥岚想了一下,然后将她手牵到了衣袋里放着,隔着袋子轻按着,说:“你看,总会有办法的。”对方意图很明显,反正不放手。

水光看着他,半响后说:“章峥岚,你很紧张吗?”

章老大确实紧张,一路怕她退缩,怕她甩手,怕她说暂停,总之看上去是晏然自若,实际上是挺心神不安的,以前的老练是全无踪影了,此刻被说中,还红了下脸。

这样一个男人,对于萧水光来说却多了一分忧愁。

后来两人买完东西,上车前水光望着他说:“你不用对我那么好。”

章峥岚一愣,笑道:“我乐意。”

他乐意,那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之后一路过去水光都没有再说什么,她心里的人死了,而她身边的人在做着她曾经做过的事情,水光在到自己住处时,缓缓说了一句话,她说,章峥岚,我们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