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hapter23 恋爱中的男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之后多开了两条街绕回去,虽然是小失误,但脸上却有些臊了,章峥岚一只手摩着方向盘说:“你八点上班吧?”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他不会让她迟到的,以及转移话题。

水光看他开车三心两意,不免说:“你好好开车。”

章峥岚讪讪的,但心情却是很好,他把手边上的那袋药茶递给她,让自己恢复从容,“这茶你去泡来喝,没副作用的,还有,今天就别吃腥辣的了。”

“……谢谢。”停了一下,水光只能这样说道。

章峥岚一笑,原想说“跟我客气什么呢”,想想太轻浮,就改成了最中规中矩的回答,“不客气。”

尔后,章峥岚时不时搭两句话,水光听到了就应一声,没听到或者是没意义的话就没搭理,就在这样一种不算太融洽但也还算平和的气氛中,车子开到了目的地。

在要下车时水光又道了声“谢谢”,但章峥岚却是拉住了她,她侧头,他笑着说:“不够诚意。”水光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靠过来在她额边轻吻了一下,“好了。”

水光握着车门把的手有些僵,她后来推门下车,看着车里的人朝她温和地说“再见”,然后开车离开,她发现自己竟然紧张了,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谎言而紧张还是别的什么?

而相比萧水光的茫然,章峥岚却是太肯定自己的方向了,并且知道该怎么做,好比现阶段,他虽然激越,心思涌动,却也知道万万不能急于求成而自乱了阵脚,不过,刚那吻好像又有点太冲动了,然而一细想又笑了出来,再次看了眼后视镜中越来越远的那道身影,章老大很煽情地自语了一句,“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章峥岚这天进公司门,是人都看出来了老板心情好得不得了,所以当他一进到办公室里,外面人的八卦再度high起,从上次的“头儿有女朋友了,估计要结婚了”演变成了“肯定成了,估计要当爸了!”

大国说:“说真的,真没见老大这么笑过,他以前都是要笑不笑的。”

阮旗也感慨道:“头儿不会就这么回家带孩子了吧?”

有人骂阮旗,“你带孩子,我还能想象,老大,抱歉,我还没那思维能力。”

“当年的英雄啊,我的偶像啊,也难过美人关啊。”

“老实说,那女的,也一般般嘛。”

“嫉妒了吧你?”

小何算说了句人话,“你们够了啊,老板喜欢什么样的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反正我是真心觉得老大在谈恋爱了,我们女人的直觉一向准。”

老张“啊啊”了两声说:“老大都谈恋爱了,我却还是单身,伤不起啊。”

“老张,你不是对上次那女的,就是你好不容易跟她签了合约的系花美女一直念念不忘么,何不乘此——攀交攀交?”

“滚,她是我偶像!”

在外头一伙人瞎猜的时候,章峥岚坐在位子上沉思着,刚脱了外套,白色衬衫上的领带也扯松了,就这么靠在椅背上,有那么几分雅痞味道,他一手抚着额头,一手夹着支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红木桌。

后来小何泡茶进去他都没察觉,前者不得不出声,“老板,茶。”

章峥岚抬头看了一眼,说:“放着吧。”

小何点了下头要出去,章老板倒说了句,“等等。”被点名的姑娘又站回来,听候老板吩咐,章峥岚低头想了两秒说。“你跟你男朋友交往多久了?”

小何愣是一下没听清楚,“啊?”了声。

章峥岚淡然地看着她说:“你来那么久了我也没跟你谈过心,我这上司做得也有点欠人情味,今天随意聊聊,回答好了年终奖加一倍。”

哇靠!这是小何当时的心声。

姑娘仔细一想又觉得老大真强大,明明是忽悠人的话也可以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完了又加了句让人没得退,也不想退的后话。

“嘿嘿,老板,我跟我男朋友交往有三年了,大学那时候就在一起的。”

“挺好。”章峥岚颔首,示意她讲下去。

小何想了想说:“是他提出的交往,我觉得他人还不错,我跟他性情爱好也都挺合拍的,就答应了。”

章峥岚“恩”了声,道:“你们刚在一起时,都做些什么?”

这算性骚扰吗?“呃,不就是牵牵手吃吃饭看看电影逛逛街这些。”

章峥岚沉吟,半会说:“好了,你去忙吧。”

小何端正面容出去时,心里却是惊骇的,“不是吧,头儿不会谈恋爱?!”

而不久后小何又被叫进了老总办公室,第二次章老大问的是,“你男朋友约你出去的时候,通常是怎么开头的?”

小何愣怔之后答:“喂,有空吗?出来吃饭。”

章峥岚想都没想,摇头说:“不行。”

小何纠结,什么不行啊?“我们都是这样说的,要么就是‘天气不错,一起出去逛逛啊’类似的。”

章峥岚摆摆手说:“算了,你出去吧。”

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姑娘出来后,心说:这不会是还没搞定吧?

相比章峥岚的“无所事事”,水光这天却是忙碌的,刚到新公司报道,要熟悉新环境,认识人员,虽然第一天需要处理的工作不多,可零零散散的事也不少。所以当章峥岚在九点左右打来电话时,正在翻公司历年资料的人下意识就按掉了。

另一边的人看着手机好半天。

何兰第三次被招进老板办公室,被问及,“你男朋友挂你电话你怎么办?”时她已经惊讶到麻木了,也之所以会脱口而出,“老板,以你的相貌,身材,身家,哪个女的会不接你电话?!”

章老大扫过去一眼,小何“呃”了声,挺了挺背脊说:“如果我男朋友挂我电话,我肯定就不理他了!”

章峥岚深深皱眉,这次话都懒得说了,直接摆手。

小何屁颠颠出去后,也深深吐出一口气,“那女的我一定要见识见识,太佩服了!”

中午时分,手机上第二次显示那尾数是四个五的号码时,水光迟疑了一下接了。

“我今天很忙,你别一直打过来了。”

对面停了一秒,笑着说:“我才打了两通。”然后他轻声问她,“你午餐能出来吗?我带你去吃饭。”

“不了。”说完水光又觉得太不近人情,所以又说明了一次,“我今天比较忙。”

章峥岚自然是失望的,但表面还是成熟体谅,“好的,那你记得吃午饭。”他还想说点什么,对面却没多留恋地搁断了电话,章峥岚啧啧有声,“还真是冷酷。”

水光中午是跟着同部门的女主任去公司对面的餐厅吃饭的,饭吃到尾声时有人过来跟她打了声招呼,“你好。”水光抬起头,看到站在她们桌边的正是跟她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位警察。

水光并不奇怪在公众场合遇到认识的人,她奇怪的是这人竟会上来跟她打招呼。

那人朝水光旁边的主任点了下头,才回过来跟她说:“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诚恳的,但她还是问了声,“有什么事?”

对方微敛眉,才低低道:“请帮我一个忙。”

水光这时候也发现,在他身后离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坐着的两位长辈和一个成熟干练的女人都看着她这方向。

那一刻水光也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第一反应是想要拒绝的,她犯不着趟这种浑水,也没有理由。

可那人却在她开口前先一步拉住了她的小手臂,神情恳切,“拜托你。”水光被他拉着起来,刚要走,她轻巧地挣脱了,男人讶异地回头看她。

水光站在那里,她说:“抱歉,我帮不了你的忙。”

面前的男人穿着考究,眉宇间总有股化不开的忧郁气质,此刻则更甚,他最后自嘲地笑了笑,退后一步说:“是我冒昧了。”

在他转身时,水光不知怎么,突然说了一句,“如果你喜欢的人还活着,那就去找她吧,至少,你还有地方能找她。”

那道背影僵了僵,他没有回身,“她……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说完就走了。

水光看着男人回到那边,他没有坐下,好像跟他们说了两句话,随后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去,水光与那桌上的年轻女人视线对视上,对方朝她笑笑。

水光在转回头时,对面的主任好奇地问了声:“刚那小伙子是你的朋友吗?”

水光平淡道:“不,不是。”

吃完饭水光跟女主任平摊结账时,她注意到那边的人都已经走了,而她放在桌上的手机也在此刻响了一下,一条信息。

“你吃完饭了没?”

萧水光拿起,回复了过去,“刚吃好。”

章峥岚正跟公司里的员工开会开到尾声,手上握着电话,他刚发信息出去,其实并没有抱希望,正当他打算把手机收进袋里时,信息的提示声响了一声,他立刻查看,屏幕上简单的三个字让他嘴角慢慢扬起。

他抬了抬手制止在说总结的大国,“差不多了。”然后说,“午餐想去哪里吃?我埋单。”

会议室里的人雀跃不已,纷纷欢呼,“头儿,今天嘛事儿啊又请客?”

“心情好。”章峥岚轻描淡写道,然后起身,资料夹一合,扔给旁边的阮旗,帅气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