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hapter22 你只要走一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水光不知道究竟跟他算什么?

他们本该是陌生人,却比任何人都亲密过。

清醒时第一次见到他,听到他说,我像岚吗?她措手不及,因为他说到的名字,也因为他是那晚上的人。

对于那夜她一直只记得那人模糊的轮廓,那刻的清晰让她心慌,甚至后来每一次见到他都无法真正静心,她跟他有过一夜的放任,她表现漠然,并不表示她无动于衷。

可不是无动于衷那又是什么?

他说会对她好,只对她好,她曾经对于景岚也这么说过,她笑着说:“景岚啊,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真的!”景岚那时摸着她的头说:“傻瓜,我是你哥哥,应该是我对你好才对。”她当时在心里说:那我对你好跟你对我的好不同。

对一个人好,只对一个人好?多傻的想法,他什么时候会明白,什么时候会回报,你都无法预料到,也许当你以为能预料到的时候,他却已经不在了,那还不如……从始至终什么都别想到,别知道。

她无法释怀,走不出去……她需要人拉一把,可这想法太自私,他说会对她好,这种好又会持续多久?够不够久到等她走出过去?

水光紧紧握着手里的筷子,在心里说了很多遍对不起,她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你等一下能不能送我去公司?”水光说完这句的时候,有希望他没听见,有希望他拒绝,她第一次做这种事,利用人,她感到愧疚和自厌。

但章峥岚听见了,他所有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他不敢相信,他完全没有想得那么好,思潮起伏,差点就要去拉她的手,还好还注意到老太太在,没有失态。

别说章峥岚了,连章母也有些许惊讶,她说是说帮儿子,但是也要人姑娘真的愿意,所以她不偏颇谁,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客观,希望姑娘心里有点底,然后再作想法,老太太是觉得这事还有得磨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成效,不免意外。

不过见儿子的神情,章母心说,就算这姑娘还是懵懵懂懂的,但儿子这边显然是不用多琢磨了,不由感慨了一句,这世间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水光放下手中的碗,她心里是乱的,要起身时对面的人比她先一步站了起来,她愣了愣,章峥岚也“咳”了声,说:“要去哪里?”

水光在自己家养成了吃完饭把碗放到厨房里的习惯,刚刚站起来,一是心神不定,二是惯性使然,此刻望着对面那人,想到自己说的那句话,不禁有点拘束,“我放碗。”

老太太笑道:“碗放桌子上吧,没事的,我等会一起收拾。”然后朝对面的儿子说:“你也别光站着了,要是吃好了就去换衣服,然后送水光去上班吧。”

章峥岚之前下楼来做早饭时,在一楼的卫生间用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匆匆收拾过,但身上的衣服还是家居服。

“好。”他表情还是自然的,可事实上从她说出那句话时他就有些无法再平静,他对水光说,“你等等我。”就朝楼上快步而去。

而水光则被章母重新拉着坐了下来,老太太笑着说:“吃饱了吗?”

“恩。”

“我这儿子以前可老是说什么‘君子远庖厨’,这下厨做早饭还真是头一遭。”

水光不知道老太太想说什么,所以只轻轻应了一声。

老太太看着她,口气依然很慈爱,但也带了一分郑重,“孩子,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务必请你……别对他太残忍。”

水光怔了一下,随即脸一下子因羞愧而红了,想开口却也无以为继,老太太却只是包容地拍了拍她的手。

章峥岚换完衣服下来时,就只看到老太太在抹桌子,没见到萧水光,跑过去往厨房间一望也没人,当下神色一凝,转头问母亲,“妈,她人呢?”

“毛毛躁躁的干什么?”章母摇头,“小姑娘帮我收了碗筷,先去外面了——”

章峥岚脸上一松复又皱眉:“去外面做什么?也不怕冷的……”他三两步上去拿了玄关水晶器皿里的车钥匙,回头朝老太太道:“妈,我走了,您等会出门把门带上就行了。”

老太太点头,“把我拿来的那茶也带上,谁感冒就谁喝吧。”

章老大心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章峥岚刚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花园里,望着远处出神的萧水光,那单薄的身影让他下意识就脱了外套上去披在她身上。

水光被突如其来的温暖气息包裹,她回头时,那人说:“早晨的雾气凉,你昨晚的低烧才刚好,别又冻着了。”

水光望着他,好一会没说话。

章峥岚也没再开口,嘴角含笑。

当冷风吹来,萧水光看到面前的人微微一抖,要把身上的衣服拿下还他,他伸手按住了她的动作,“我没关系。”

水光还是把衣服扯下来给了他,章峥岚当时几乎没敢接,就怕她又把球给打回来,说“算了”,正当章峥岚心里又七上八下时,水光开了口,“你穿着吧……也别着凉了。”

章峥岚笑了起来,“你关心我。”他说的是陈述句。

他就这样,面对萧水光,只要对方给一点甜头,他马上就嬉皮笑脸了,之后就接过了衣服,“那我去开车出来,坐车里就都不冷了,你等我。”

水光看着那背影跑开,扪心自问,我能做到吗,不愧对任何人?

章峥岚很快把车子从车库里倒出来,他开到水光前面的路上停下,按了喇叭,然后俯身到副驾驶座的窗口微笑地朝她招了招手,那一刻有晨光照在这男人的发肤间,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神采飞扬。水光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车里,章峥岚一直看着她,脸上带着笑容,温暖和包容。

不知为什么水光有点无法正视那道目光,她避开着他的视线,而后者欣赏完了,最后垂头低低咳笑了一声,说:“水光,你得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

一上路,章峥岚想缓和气氛,打开音响,当高音质的低柔嗓音播放而出时,不光水光有点意外表情,章老大自己也是小愣了下,不知怎么就有点尴尬,正要关掉音响,水光说了句,“放着吧,挺好听的。”

章峥岚笑了。

水光说:“那拍摄,你跟摄影公司说一声吧,我下周末会过去。”

“好,这小问题。”他熟练地拐了弯,车子驶上大路,说,“你这新单位离我那还挺近的,离你自己的住处倒是有点远。”说完反应过来,马上举了举一只手,“我没别的想法啊。”

水光看了一眼他,就一眼,就转头看向窗外,章峥岚讪讪然。

后一秒水光手机响起,她手机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放在包里,而包是放在楼下的,她翻出来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才后知后觉暗说了一声“糟糕”,昨晚上忘了跟罗智打招呼,事实上,也无法打招呼,她接起来时对面就是一通轰炸,“你怎么搞的?!整晚上不接电话,去哪里了?!你做事有没有脑子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罗智……我昨晚住在朋友家。”

对面的人也是担心过头,心急如焚才发了脾气,此刻知道她没事,松了口气,也不免盘究起来,“住在谁家里?你那大学同学家?”

在封闭的车厢里,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比较大,水光不知道旁边的人是不是也听到了,她偏头看了他一眼,开车的人表情很平静,只是眉眼间带着几丝轻淡笑意,她含糊“恩”了一声,对面的人说:“你要有事不回来,可以,可怎么也得跟我打声招呼吧?我还以为你被什么流氓绑架去了呢?”

“咳咳!”呛出来的人不是萧水光,而是旁边的司机,章峥岚止住咳,还挺平常了轻问了句,“你哥?”

水光没答他,听罗智又讲了一些话,不外乎以后晚上住外面要提前知会一声,免得他大把年纪的担惊受怕之类的,水光一一应完,挂断后,司机开口说:“你哥挺有意思的啊。”

水光叹了一声,“你刚刚开错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