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hapter21 非她不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萧水光走到楼下时,只听到厨房间里传出“叮呤嘡啷”的声音,她原本想说一句“谢谢”就要走了,一时的迷惑毕竟代表不了什么。可当她走到厨房门口,看到里面的人正在手忙脚乱地找勺子,又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碗,两只碗就这样摔碎在了地上,他嘴里低咒了一声英文,侧头看到站门口的人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你下来了?”他说着要蹲下去捡碎碗,水光皱了下眉,走上去说:“我来吧,火上的粥溢出来了。”

章峥岚抓住她要碰碎片的手,“这要伤到手,我来!你帮我去看着粥吧,我好像水放太多了。”章老大这辈子第一件悔恨的事是没去学点家务,原本是想讨好的,却是弄得一团糟,真丢脸。

水光抽出手,她走到那边,先关了电磁炉,水退了下去,看到一小碗米放多了一倍水,她并不想再多管,转身说:“我要走了。”正捡碎片的人“嘶”的一声,伤到了手指,章峥岚抬头,极为尴尬,“那什么,这要伤到手……”

说他IQ一百五十以上真没人信,萧水光不知道章峥岚儿时就被称为天才儿童,长大点更是不得了,如今也完完全全算得上是社会上白手起家的风云人物,可不管知不知道,此时萧水光看着他只觉得无语。

她见他还蹲那不动,不由说:“你不起来把伤口冲下水吗?”

章峥岚“哦”了声,站起身,他走到水光旁边的水槽边时,站着没动,手撑在水池边缘,低声道:“吃完早饭再走吧?”

萧水光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说不出道不明,却惹得她有些心烦意乱,她往旁边退开一些,章峥岚马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你别走。”上一句话的口气还能勉强算得上平静,这一句明显透着焦急了。

水光看着他手上的血沾在了自己的衣袖上,他们之间好像总是在拉拉扯扯,她退他就进……他是为什么要对她执着?

“章峥岚。”萧水光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叫他的名字,让当事人身体一僵,他一是悸动她叫他的名字,二也是感觉到她的语气,后面要说的并不会是他想听的话,让他绷直了神经,不过没关系,再糟糕不就是“什么都不是”,他不介意。

说不介意,可讲穿了也就是掩耳盗铃,终究是怕她甩手离开,章峥岚咬牙,觉得手上的痛有些缓解了他的紧绷情绪,不由苦笑,到三十岁才发现自己竟是有自虐倾向的。

而他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身前的人再说下去。

萧水光之前是想说,“我跟你不可能。”可谁和谁又是有可能的呢?她跟景岚吗?于景岚已经死了。

水光看着那袖口上越来越多的血,她问:“痛吗?”

章峥岚从早上开始就一再被意料外的事弄得愣怔,好半响他才说:“不痛。”随后嘴角浮起了笑,小心试探,“那你不走了?”

水光说:“……你先去把手清理一下吧。”

章峥岚笑着就转身去冲洗伤口了,也看到了她衣袖上被他抓过的地方沾了不少血迹,马上说:“你衣服我帮你洗?”

水光看了他一眼,后者识相闭嘴。

等他弄好,水光也已经把地上的碗片捡起来扔在了一边的垃圾桶中,不是摔得很碎,所以并没有太多细小的瓷片。

萧水光起身时就看到章峥岚站在那看着她,他认真说:“水光,还是你比较厉害。”

水光在心里摇了摇头,她过去把那锅粥里的水倒去了一半,盖上盖子开了火,然后才对他说:“你看着粥,我去洗一下袖子。”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改变了态度,他只知道自己又被救赎了一次,虽然这样说很矫情,但确实是这种感受。

萧水光走出厨房间后,有几秒钟的出神。

当她要走进玄关处的洗手间时,有人从外面开门进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章老太太,她拔了门钥匙抬头看到水光,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儿子的住处有女性,而且还是一大早,不过老太太毕竟老练,马上就收了惊讶表情,平易近人地开口,“我是峥岚他妈妈,他在的吧?”

水光是有些措手不及的,她犹豫着想回头去叫厨房里的人,老太太已经换了鞋笑眯眯地走上来,“小姑娘,姓萧吧?”

萧水光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姓,但还是点了点头。

章太太上上下下打量了她,眼里有着探究,但很慈爱,当她看到水光袖子上的血迹时,立刻关心道:“怎么了这是?受伤了?”她握起水光的手,水光有点不自在,“我没事。”

下一刻章峥岚的声音传来,“妈,您怎么来了?”章老大原本想说“又来了”,尚且还留了几分精干,没出口成错,惹老太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