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hapter20 一往而情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萧水光神思有些恍惚,她没动也没说话,只是觉得身边人的味道让她安心,所以就这么靠着。

章峥岚自然也不敢有大的动作,此刻她靠自己那么近,这是多么奢求的一件事,他连话都不敢多说了,就这么静静地拥着她,她的呼吸吹在自己颈项,让他有些意乱情迷。

而水光太累了,她不受控制地去想,去幻想,曾经的那些画面一幅一幅地从脑海中闪过,最后停格在他们年少那时,她还记得有一年入冬也是这么冷,早早的下了雪,景岚拉着她的手走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她那时候就想啊,如果这条去学校的路永远走不完该有多好?

萧水光沉浸在那些真实的不真实的片段里,渐渐模糊了意识,章峥岚一直不敢动,他之前出的那身汗已经干了,晚风吹上来瑟瑟发冷,可他心里却是暖意横生的,他享受着两人相安无事的宁静,直到很久之后怀里的人都没有任何声响,他才轻轻叫了一声,“水光?”

水光睡着了,她哭了一通,已经筋疲力尽,章峥岚低下头,通过不甚清晰的路灯光线看到她苍白的脸,他看了好久,最后靠过去吻了吻她的额角。

“你睡吧,我抱你去车上。”

这样的冷天气,校园里没几个人出来走动,所以章峥岚抱着水光一路过去,并没有惹多少人注意。

他把人小心放在副驾驶座上时,传达室里的门卫倒是走过来问了一声,“你们这是……怎么了?她没事吧?”

章峥岚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关上车门才道:“没事。”他之前着急,下车时连车钥匙都没拔,应该是门卫一直看着的,他道谢,“刚多谢您了,帮忙看着车子。”

门卫见这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的男人讲话很有礼貌,就笑着说:“这种好车子你也敢扔下了就跑,我还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呢?”那大叔说着看向车上的人,“是女朋友生病了吧?”

章峥岚心思全在水光身上,他又说了一句“谢您了”,点了点头,绕到车的另一边上了车。

门卫大叔看着那辆卡宴开走,感叹了一声,“有钱人哟。”

有钱人章老板没把车开出太远,拐出学士路没多久他就将车停靠在了路边,因为萧水光睡得不安稳。

章峥岚停稳车,他伸手过去摸她的额头,还是有些凉,他把盖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拉高一些,暖气也开高了两度,又怕椅子不够低,她睡得不舒服,俯身过去帮她把椅背再放下一点。

他要退开时,水光抓住了他的手臂,轻轻呢喃,“你别走。”

章峥岚哪里经得住这种局面,当即不动了,嘴上也已经柔声道:“我不走,哪里也不会去。”

这条道上车辆稀少,偶尔有一辆经过,车灯折射进来照在她微颤的睫毛上,章峥岚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眼睑,水光潜意识皱眉,章峥岚微微扬起嘴角又去吻她的眉心。

水光不舒服地发出叹息声,松开了手,他拉回她的手又重新按回去,章峥岚的唇移至她的耳边低声道:“水光,你抓着了就别想放了……不管你原本想要留的是谁。”

章峥岚后来带萧水光回了自己的住处,理由很充分,他总不能擅自主张去她身上翻钥匙,然后擅自主张开她家的门。

一路过去,水光一直处在睡睡醒醒的状态,皱着眉头,意识并不很清楚。章峥岚有些担心,所以开车也时不时看看她。

当他在自家门口停妥车,过去帮她解开安全带,摸她的额头时发现她在出虚汗了,当时就心一紧,好在没有发烧,章峥岚马上抽了纸巾给她擦拭汗。之后他抱她进屋子,把她放在主卧的床上时,想想还是不放心,翻箱倒柜找了温度计出来,一量37.8度,高了点,他去洗了毛巾盖在她额头。

水光喃喃梦呓,说冷,说你在哪里。

章峥岚坐在床沿,手指撩开她粘在脸颊上的几根发丝,“没事的,我在这呢。”

之后他给认识的一位医生打了电话,那医生赶过来已是半个小时后了,检查完说是有点小着凉,不碍事,稍微吃点药,晚上多盖条被子,睡一觉就没事了。章峥岚谢过,送医生下楼,“改天请您吃饭。”

对方笑道:“你也别太紧张了,她大概是精神有些疲劳,又受了凉,所以才梦梦醒醒的。”

“好,谢谢你了。”章峥岚送走医生。

他回到房间里,去柜子里多拿了一条被子盖在她身上,又帮她换了额头上的水袋才去浴室洗澡,出来后便也上床躺在了另一侧,他从背后拥住她,闻到她发间清淡的香味时,他觉得自己从未这么满足过。

他抱着她絮絮说着爱语,说他小时候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现在,只要面对她就畏首畏尾,说自己十九岁领全国的创新科技奖,也没有见到她时那么紧张。

他说:“水光,我会对你好,一定对你好,只对你好。”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情深。

隔天,章峥岚一夜好梦醒过来,发觉身边空落落的,几乎一下坐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她走了,如同两年前,理所必然。

可当他转头看到窗户边站着的人,他有点不敢相信,所以一时间呆呆坐在床上,没了反应。

章峥岚过了好久才下床走过去。

萧水光看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有些出神,但这样的画面已经让章峥岚太动容。

她没有走?这代表什么?

他不敢想得太美好,可也止不住升起了一点希望。

他忍不住伸手从后面轻轻揽住了她,他想说,“萧水光。”他想说很多的话,像昨天晚上那样,全然袒露他心口的情绪,可此刻她是清醒的,他一丝把握都没有,可能他说一句话她就已经不想听,或者干脆把他推开掉头走人。

章峥岚想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没自信的一天,可他是真的太需要她的一点回复了,哪怕是走向他一小步的接近。

萧水光从他抱住她时便已经回过神,她想拉下他的手,章峥岚下意识收紧了一些。

水光叹道:“你放开手。”

章峥岚听到她说话,不安的情绪莫名缓和了,还埋在她颈边微微笑。

“你昨晚还让我不放手呢。”

说来也奇怪,萧水光对他不理不睬,他就慌张没谱,但一旦水光给点甜头,说几句话,即使并不是好话,他就马上无赖起来了。

水光沉默了半响,她才说:“你放开手吧。”章峥岚刚想拒绝,她已经轻声道,“我饿了。”

这声“我饿了”让章峥岚愣了好一会,之后就是笑了。

“那我去做早饭,你想吃什么?粥,面条,或者面包,牛奶?还是中餐吧。”他在她侧脸上亲了一下,这动作完全是无意识的,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然后就要往楼下去。

水光却被他这太自然而然的吻弄得一懵,而章峥岚呢,走到门口了又想起什么,返回来,“忘了先带你去洗手间。我去找牙刷,毛巾给你,牙膏你就用我的吧,可以吗?”

水光被他拉着手带进了浴室,进去后章峥岚才松开手,去拧了热水龙头先把冷的水放掉,然后到旁边的小柜里拿出新的洗漱用品,“我先帮你用热水泡一下你再用。”

章峥岚洗了一只未用过的白瓷杯,灌了热水把牙刷浸着,又把毛巾在热水下洗了两遍,才缴干暂放在旁边的陶瓷器皿里。

这男人刚起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是东翘西翘的,却在那笑着洗弄,萧水光看着,没阻止,也没有说什么。

他弄完后看向她说:“好了。”当眼睛看到淋浴房时,他咳了一声道,“你要洗澡的话,沐浴用品都在里面的架子上。”

萧水光淡淡应了声,虽然是没带多少情绪的,章峥岚听着却已是满心喜悦,他说:“那我去下面准备早饭,你好了就下来。”他出去的时候,很体贴地带上了门。

水光站在盥洗台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最后低叹了一声,“我究竟是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