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hapter18 你爱上了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气氛突然就静下来,章峥岚抬眼偷瞄着她,水光面若冰霜,她自己拿过那盒纸巾,抽了好几张用力擦去裤子上的东西。这局面章老大心里或多或少是有点窘迫的,他心里暗骂自己,怎么没半点克制力了,他心思转了好几道弯,觉得抵赖还不如从实认错讨罚。

“咳,那什么……你打吧。”

他伸手过来,水光一怔,反射性就把他推开了,那力道其实并不大,但章峥岚全无防备,他是上赶着去让她打的,再加上他刚侧身坐在床的最边缘,所以一下子就被推了下去。章峥岚跌在地上,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发出一声闷响,水光一跳,她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那声音罗智听到。

直到确定门外并没有动静,水光这才看向地上的人。

章峥岚正低着头,一只手按着额角,只听他“嘶”了一声,说:“流血了。”水光并不想去理会,事实上她还在生气!但她看到他指缝里有血流出来,而那壁灯明显照到的床头柜一角也有清晰的血迹,她暗恼这人事端多!

最后蹲下去拨开他的手,那伤口在左眉眼的上方,所幸没有伤到眼睛,她看口子并不是很深,只是破了层皮,但不知怎么血流得很凶。水光转身从后面抽了几张纸巾来按住,惹得那人又倒抽了一口冷气,咕哝道:“不能用纸巾的,会粘住伤口。”

“你闭嘴。”

章峥岚乖乖闭了嘴,嘴角还带着笑,水光去床头的抽屉里拿了两片创口贴给他贴上。

这一刻对于章峥岚来说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水光处理好便要起身,但他抓住了她的双臂,他倾上前,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

“水光……”他想如果这是做梦,那就让他做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或者索性别醒来了。

可这毕竟不是梦,萧水光拉下他的手,她很清冷地说了一句,“你走吧。”

章峥岚心里一凉,可马上又想,萧水光就是只纸老虎,表面上看起来冷漠固执,好像百毒不侵,其实心很软,章峥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笃定,但这让他很安心,心里也更加的柔软。

“好的,我走。”他起身,水光防备地退后了一步。

这让章峥岚又泄气又好笑,看来这次真的做得太过界了,可也确实是情难自禁。

水光一直面无表情,她去开了房门,外面客厅没有灯光,显然罗智已经回房睡觉。章峥岚慢腾腾走到门边,跟着她走在后面,他想这回要安分点,结果还没走出两步就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不算轻的声响。

稀薄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萧水光正回头皱眉看他,章峥岚尴尬,“呃,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撞到东西也是难免的,要不你给我开下灯?”他本意自然不是想找茬,他只是想跟她多说点话,可那些话听在水光耳朵里就完完全全是要挟了,水光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大门口走去。

章峥岚再次站在大门外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像瘟神一样扔了出来,听到里面门落锁的声音,深深觉得这女人忒绝情。

章峥岚第二天心情不错的去公司,原本打算处理下公司里的重要事项就去老历那边,倒是在公司楼下见到了江裕如。

他走过去,朝正跟他抛飞吻的美女笑了笑,“怎么过来了?”

“小女子久等不到您约我,索性就来守株待兔了。”对方很开朗,上来挽住他的手臂。

章峥岚莞尔,“这两天我事忙。”

江裕如看他的神色,又看到他额角的创口贴,“你额头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撞到了。”

江裕如啧啧称奇,“撞伤了你还笑那么开心。”

章峥岚说:“我开心不就是因为你来了么?”

江裕如连忙摆手说:“您这种话我可不敢当。”

两人说笑着走进公司里时,在场的GIT员工,都惊讶了一下,老大心情很好是一,老大身边还亲密地挽着个美女是二。

等章峥岚他们进到办公室,阮旗先开了口:“头儿女朋友?”

大国点头,“怪不得昨晚上我跟老大报告事情,他口气很好,还找我唠了会家常,问我结婚几年了?我儿子都三岁半了!”大国是又喜又悲。

有人大胆猜测,“头儿不会是想结婚了吧?”这一石激起千层浪,无聊枯燥的IT男们就老大的好心情,婚姻,手臂里挽着的美女进行了激烈讨论,得出的结论是虽然老大的心思很难猜,但照这情况来看还真有那么点可能。

“那我们家小何MM怎么办?”有人说。

正泡了茶要敲开老板门的何兰笑骂:“关我什么事。”

在办公室里,江裕如谢过秘书上的茶,拿起章总办公桌上的一辆水晶汽车模型把玩,说道:“男人喜欢水晶,真稀奇。”她如果记得没错,章峥岚他家里就摆着不少水晶饰品,这男人该说他奢侈还是有某种情结。

“你要喜欢可以拿去。”

“真的啊?”江裕如确实挺中意这的,“算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她把东西放回去,等秘书出去,她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成熟英挺的男人,说道:“峥岚,你不问我在国外那几年发生了些什么吗?”

章峥岚很大度,“这是你的事情,如果你愿意说我自然愿意听。”

江裕如笑叹,“说你体贴吧,事实上你比谁都绝情,我们好歹好过一阵,可你看,你已经完全退到了旁观者的角度。我不来找你,你不会去找我。我主动找你谈心,你却是悉听尊便,可真打击人。”

“我这是不强人所难。”

裕如“呸”了一声,严肃道:“章峥岚,你爱没爱过我?”

章峥岚无语,“好端端发什么神经?”

江裕如说:“咱们在一起的小半年从头到尾就是神交,我甚至一度怀疑你在外头那风流名声都是假的了,可你女朋友换那么勤,我也是‘有目共睹’的,章峥岚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问题?我太强悍了,所以你们都不觉得我也是需要安慰,需要呵护的?”

章峥岚微扬眉,“怎么了?火气那么大,还有,什么叫我女朋友换那么勤?”他这名声到底怎么传出去的?

“难不成你章峥岚是专一的?你相处过的女的其实你一个都没碰过?”

章峥岚“啧”了声,竟没回话。

江裕如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不是吧章峥岚??你来来去去那么多女人,可别告诉我你还是处男。”

“滚。”章峥岚啼笑皆非。

江裕如自然也不会相信章峥岚会是善男信女,她收了情绪,慢慢说:“峥岚,我在国外那两年过得不好,我们又尝试着在一起,可太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曾经的美好在我们都变得成熟世俗之后就都成了幼稚,开始无法忍受对方那些屡教不改的小缺点,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而吵架……渐渐地觉得彼此哪里都讨厌,最后在变成仇人前我们决定分开。”江裕如说完,长长叹了一声,“初恋还是留在记忆里最美好。”

章峥岚笑道:“看来我今天是代人受气了。”

江裕如这时也笑出来,说“sorry”,“最近几天压抑,想找人敞开心说说话也找不到,只想到你了。”

“看来我面子够大啊,有什么不痛快的说吧,朋友一场,我牺牲下无所谓。”

江裕如半开玩笑,“章峥岚,其实你真的不错,就是太花心了。”

章峥岚哈哈一笑,这时他桌上的手机响起,他看是厉总,跟裕如说了声“稍等”拿起来接听,对面一上来就笑问:“章总,今天你公司那片子还有半天要拍,但我没看到你们那模特儿过来,是不是另外有安排了啊?”

章峥岚当即站起身,“她没有去?”

“对,我没看到,是不是有别的事啊?”

章峥岚沉吟,“我知道了,谢了老历。”他挂断电话,走到窗边翻出那电话就拨过去,她的号码他一直有,只是从来没用过,确切的说是没敢用。

那边响了好久没人接,章峥岚心里不由担心,她在哪里?不会出事吧?终于在语音提示前电话接通了。

“喂?”

章峥岚心一跳,随即问道:“你在哪里?”

那边许久没有声音,章峥岚下意识拿开手机查看手机信号,没断,“喂,喂喂?”

“有事吗?”

她的声音本是很清冷的,但通过电波传过来,多了一分低哑,听上去有些温柔,章峥岚不禁心跳加速,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老了,这么不济。

“你今天没有去摄影公司?”

那边静了一会,才说:“我刚跟摄影师说过了,今天上午我有事,下午再过去。”

章峥岚脱口而出,“你什么事?”

那边停了一下,问:“你还有事吗?”听口气显然是要打算挂电话了。

章峥岚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说的,自然也不能恬着脸讲些无关紧要的,最后装模作样地说了句,“没事了,那我晚点再打给你,你忙吧。”他刚说完,对面就传来忙音了,章峥岚忍不住“啧”了一声,他笑着回身时,看着他的江裕如缓缓说:“章峥岚,你是爱上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