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Chapter16 你教我怎么不去在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听到这句话时,心里瞬间一冷,面上的笑也渐渐淡去。

“不,是你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他喃喃开口,眼底的落寞让他看起来有些无助,却也异常的孤注一掷,“萧水光,你教我……教我怎么样不去在意你,不去想着你,不去作践做戏,不去只想到你的温度才能让自己得到□□,也不去学傻子一样没头没脑子的到你住处等,你教教我。”

水光听他一股脑儿说完,他的口气没有温度,冷得呛人,可他说的话又那么让人面热气恨!站牌处等车的人不多,可即便只有两名旁观者也足以让水光感到无地自容。

幸而后面来了车,那两人上去了,水光这才气恼地开口:“你怎么能说出那种话?”

“那你说出那种话又算什么?”他的话里带着指控,她不能这么对他,她怎么能想用一句话就又把他打到原处?他不能接受,也很不痛快!

那蛮横的姿态就像错的都是她。

水光觉得这太好笑了,胸口堵着气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明明是要拎清楚的事却被他三言两语胡闹地没了方向,这人实在太乱来!

水光有一种被逼到尽头的挫败,“算我求你……求你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给不了你任何东西。”

章峥岚低低道:“是不是浪费时间我自己知道,只要你别赶我走。”

耍了横他又服软。

有车子过来,水光已经不想再在这里多停留,她没有看是几路车就上去了,投了硬币就往后面的位子走。

她刚坐下就听到司机说了声,“先生,请投币。”

气恼却也毫无意外地看到章峥岚跟了上来,可他身上没有零钱,上车之后就站在了那里,如墨的眼睛看着她。

水光转头看窗外,告诉自己,她完全不用理他,没有任何理由要去理他。

司机不耐烦的声音又响起,“先生,投币,两块钱。”

章峥岚冷淡道:“我身上没现金。”

车厢里开始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他们都看着那名高大的男人,他神情冷峻,面无表情,就这么望着后方座位上的那女孩子。

所以有人猜测是小两口吵架了吧?

那女孩子看都没看他呢。

那男人挺帅的呀!

有人说:“师傅,赶紧开车吧,人两口子吵架呢,那两块钱就算了啊。”

水光从来是规规矩矩的女生,哪里能忍受被人如此品头论足。

她捏了捏拳头,最后还是走了过去,不过没有看他一眼,投了硬币就往回走,而身后的人只一愣就马上跟了上来。

章峥岚并没有激进地坐她身边,而是坐在了她后面的位子上。

公车终于开动,车厢里偶尔有人往他们的方向望,水光寒着脸一路看着窗外,直到感觉身后有手伸向她的脑侧,她反射性地跳转身,冷声道:“你干嘛?”

章峥岚摊开手,挺无辜地说:“你头发上有一根线头。”

水光看着他手心的红色线头,正是她今天穿的薄毛衣的颜色,她抿了抿嘴,转回身。

后座的那人倒是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气氛有些微妙。

车子在下一站的停靠处上来了很多人,很快两人的身边都坐了人,水光第一次因为周遭有陌生人的加入而松了一口气。她此时也注意到这辆车是去市区的,水光想到之前刚拍完照时跟罗智打电话,大哥让她回家前去趟超市采购,家里吃的差不多滞空了。她心想既然都在这车上了,那就先去市区的超市一趟,至于那人,随便他怎么样吧。

水光在沃尔玛那一站下了车。

她进超市时,那人也走到她身边,他好像完全忘了之前两人的不愉快,事实上他们也从来没愉快过,可他就那么自然地接手了她的推车,温和开口,“我已经好久没来逛过超市了。”

水光闷不吭声,拿了另一辆车,章峥岚讪讪然松了手里的推车,跟上已经走出去的人。

说到这逛超市,章峥岚刚才确实没瞎说,是有几百年没逛了,他平时要买什么东西都是列张单子,让他的秘书小何去操办,买好了他晚上就拎回家。

此时章峥岚跟在萧水光边上,在超市里面溜达,兴致很好,时不时还问水光要不要买点那买点这的?萧水光只当耳旁风,自买自的,章老大没得到一声回复也丝毫不在意,见水光去果蔬区挑苹果,他就去帮她选红的。

水光见他没底的往透明袋里放,最后不得不出声阻止,“够了。”

章峥岚听到她说话,就笑了,“好,还要买点别的吗?梨子或者猕猴桃?”

“不用了,你——”水光想说你别跟着我了,但对方已经转身去选梨子,而下一秒她的视线被与章峥岚错身而过的一人吸引。

水光不确定是不是上次那名车主,所以她下意识走上去两步,而那人也刚巧往她的方向侧头过来,两人的视线相交,都认出了对方,水光本是有事要找他,所以觉得这样遇到正巧,但对方的眼神里却清晰地透露出了一丝恼意。

水光见他就要走,她追了过去,“等等。”

那男人看着面前的人,眉头皱起,开口的语气并不太友善,“有事?”

水光尽量忽视他眼中的轻视,思索着开启话题,“上次谢谢你把我朋友送去医院。”

那人“呵”地一声低笑,“你现在想要讹钱,我想也未免晚了一点。”

“不是……”水光苦笑,不过事已至此多解释也无益,她开门见山道,“你有一条项链在我这边,十字架的——”没等水光说完,那人已经上前一步猛抓住了她的手臂,“那条项链在你那?”

水光被抓得一疼,而下一瞬就有人帮她格开了那只手,章峥岚将水光拉到自己身后侧,平静的姿态却有几分凌厉。

章峥岚的身高比那人要高些,他微微眯眸盯着那人,“有事?”口气也是相当不友善。

那人看看章峥岚又看向萧水光,“你说项链在你那?项链呢?”

“什么项链?”

那男人看向问话的章峥岚,“你女朋友拿了我的项链,呵,手脚可真干净。”

水光心一沉,面露难堪,但身旁的人却是直接说:“你讲话注意点,什么项链?老子真金白银堆给她她也未必会看一眼。”

有经过这边的人已侧目看过来,水光不想把事情扩大,她扯着章峥岚,对那男的说:“项链我没带在身上,抱歉,如果可以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会尽快还你。”

“我跟你去拿。”对方几乎是脱口而出,这是第一次水光看到这人眼中除了嘲讽之外还有别的情绪,他很紧张那条项链。

章峥岚冷笑道:“开玩笑。”

可那天确实像开玩笑一般,水光带着那人去家里拿了项链,她只是想把一件事情了结,而章峥岚想当然也跟着一道去了,只不过始终面色不善。

他们出超市后坐了那男人的别克车,水光坐在后座,这种局面多少有些荒诞,但她想能解决事端就行了。而章峥岚坐在副驾驶座上,除去不善,倒是很从容。当他看到前车窗上贴着的一张特殊标示时,扯了扯嘴角,“原来还是警务人员。”

这句话说出来,水光和那男人都是一愣,那人立刻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水光,水光也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地方,而他又是在做什么,暗暗惊讶之后她不动声色,这世道多一事万不如少一事,他是何种人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水光那天把项链拿下来给他,等他接过项链,不置一词离开后,她松了一口气。

可当她转身时才发现自己松懈得太早了,最头疼的还在这里。

章峥岚坐在花坛边,见那车子驶远他才起身,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走过来说:“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可别再把人往家里带了,即使是警察也不安全。”

水光心想那你又算什么呢?

“还有事吗?”她问了一句,希望他也能快点离开。

章峥岚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但他毅然当无知,他心里谴责刚才那男人,无端端搅了他的局,不过又想也算是快马加鞭到了她家楼下,章峥岚告诉自己,这回怎么着也得坚持到最后,更上一层楼。

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地拉住了水光的手腕往楼里走,“刚才你不是买了一些速冻食品吗?得赶紧放冰箱里——”

水光反应不及被他拉着走了,萧水光的住处在三楼,很快就到了门口,门开着,玄关处放着那一只半满的沃尔玛袋子。

章峥岚二话不说就进去拎起了那袋东西,往袋里一看嘴上已经说:“那速冻饺子都有点融掉了,冰箱在哪里?”水光住处不大,装修的也很简洁,两室一厅,章峥岚一眼就找到了摆在厨房口的单门冰箱。

他径直往里走。

水光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说他无赖都已经……

她跟进去,“你……行了。”她想要拿回那袋子,或者只是想阻止他没完没了的行径,到此为止。

可那高大修长的身形显然为难了她,他轻易躲开她的手,笑着说:“你别动啊,你去坐着,乖。”

萧水光突然被这句话惊得一跳,呆呆地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