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hapter13 你到底想怎么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水光走出小区,她中午从林佳佳那里回来后,一直在家忙下周上去新工作要准备的东西,以及当时面试通过后新老板要她写的一份曾经的工作经历报告。她这次出来是罗智电话来说他晚饭外面吃了,晚上还要开夜工,让她自己吃饭。

水光想自己一个人做饭做菜太麻烦了,索性下楼来买挂面煮。

要买面的小店就在小区大门口的边上,而她一走进去就与里面刚买了一包烟正要出来的人迎面撞见,两人都是一愣。

水光心中叹息一声,这样的巧合……也未免太多。

而对方的表情是平淡的,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但在无人能看见的侧影里,那高俊的男人稍稍捏紧了手中的烟盒。

水光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这时那小店老板也正好叫了一声水光,“小姑娘要买点什么?”

“给我一筒挂面,谢谢。”

“好。”那老板笑道,“好久没见你来买东西了。”

水光轻声“恩”了一声,以前她一个人住的时候经常来这边光顾,方便,而且这店里油盐酱醋什么的基本都能买到,后来罗智来了,就经常被催着去超市采购,牛奶水果每天都要备着,可也没见他多吃,反倒是她吃的比较多,因为怕过期。

水光要付钱时,身后边有人先递了钱给老板。

“哎……不用。”水光慢一拍地拒绝。

“没事。”他从喉咙里含糊了一句,把钱放在玻璃台上,那老板犹豫道:“这位先生是要替她付钱是吧?”

“对,不用找了。”

“你……哎,不用的……”水光皱眉,不知怎么应付这种事,她要伸手去自己付钱,却被章峥岚抓住了手,“没关系的。”他故作自若地说:“只是顺便。”

虽然突兀,但这也确实是一件小事情,水光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心说,他要付便让他付吧。她拿了面,朝老板勉强笑了笑,往店外走去。

章峥岚低了低头,最终追了出去。

天还没有黑下,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

水光在走进小区大门的时候,被人拉住了手腕,因为突然她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是谁时,她下意识就皱了眉。

“你……”

章峥岚咬了下唇,说:“我还没吃饭。”

“恩?”水光这声回应完全是反射性的。

章峥岚也暗骂自己简直不知所谓,什么还没吃饭?可他再次开口时,他又说:“这面也算我一份的,不介意一起吃吧?”

水光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章峥岚被看得不好意思,可他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比之前放松了。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惊讶,这样很好,章峥岚心想,只要不是视而不见,什么都好。

他接了她手上装在红色尼龙袋里的挂面,“走吧。”

水光站着没有动,这不光是莫名其妙,简直是……水光是气恼的,可那人已经走在前面,甚至还回头催促她。

水光不了解他,所以不知道他走的每一步都带着几分紧张。

但章峥岚想,她总会跟上来的,毕竟那里是她的家,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狡猾,很不君子,但如果这样有用,那做小人又何妨。

水光在离他几米远的后方走着,虽然是不情不愿,但路只有一条,也没有办法。到她住处楼下时,前面的人停下了等她,水光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驻步不再前进,她慢慢开口,声音有着无奈,“你到底想怎么样?”

章峥岚安静了一会,讪讪道:“我真的饿了。”

水光哭笑不得,“外面可以吃饭的地方很多,而我想你应该也是不缺钱的。如果那面你要,你也拿走吧。”

章峥岚遇到过很多难弄的客户,可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无从施力,她三言两语就把所有可以走的路都说死了。

“我饿了,只是想吃顿饭,没别的意思。”

这话说出来章峥岚自己都觉得毫无条理毫无可信度,吃饭?她说了外面多的是地方让他吃饭,没别的意思?呵,那么明显的意图大概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水光漠然,“你走吧。”

章峥岚苦笑,难受得要死,你走吧,简直像是她对他的口头禅,可他偏不走,不想走。

有人经过他们,都会有意无意望过去一眼,俊男美女,面无表情,多半是吵架了吧?

水光不想被人观看研究,她现在只想回自己的住处,她从他身边绕过去时,他咬牙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水光愣愣地转身看他。

章峥岚站在那里,表情是认真而别扭的,他抓着手里的尼龙袋子,“我原本没想说,这种话……你估计也不喜欢听,可我说了,因为我不希望你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他说着转身正对着她,一只手也抓住了她的衣袖,“反正我不走。”

水光觉得不可思议,这人……也未免太过不可理喻,明明他看起来那么正经严肃,就像上午的那时候,他们的拉扯又引来路人的注视,水光想把他手拉开,“你先放手。”

“那你煮面给我吃。”

水光无语不已,“你……”开了口,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如果一个人打定主意要死缠烂打,她除了把他打晕之外别无他法,所以当章峥岚被一股巧劲摔倒在地时,他简直不能相信,他张大嘴巴望着天空,随即哈哈大笑!

而水光已经朝楼里走去,章峥岚坐起身,扭头朝萧水光的背影喊去,“水光,你是不是女人啊。”这话如果仔细听,竟是含着温柔和宠溺的。

水光的脚步略一停顿,走上楼。

章峥岚刚才被摔时没有感觉到痛,现在倒有些疼起来了,尤其是腰股,他站起身揉了一下,心说,还真是下得去手。他弯身捡起地上没散出袋子的挂面,走到一旁的小花坛边坐下,懒洋洋地点了一支烟。

天已经有点暗了,他抬头看到那楼里的一层亮了灯,他想着想着又想笑了,单手搓了搓脸,偏头看到旁边的那尼龙袋子,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就这么不吃晚饭了?

水光被这一出意外闹得有些情绪波动,她进屋后就坐在沙发上想起了心事,想着那人,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他跟她发生过关系,作为女人,再冷淡再想竭力装鸵鸟也无法真正忘记这种事。

水光不傻,那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可是喜欢……有人真的能因为性或者只是通过几面之缘就喜欢上一个人?

门铃响起时,水光的第一反应便是他,不由皱了皱眉,铃声停了一会,又再度响起,水光起身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望,却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她犹豫着打开门问道:“有事吗?”

“送外卖。”那小伙子把手上的一袋东西递上来,是打包好的三菜一汤,水光没有接,“我没有定外卖。”

“有人定的,钱已经付过了,小姐您拿一下吧,我还要去送别的单子呢。”

水光不得不接过对方塞过来的袋子,她看着那小伙子匆匆跑下楼,站了一会儿,她进屋后把那袋子放在了餐桌上,忍不住摇了摇头。

“章峥岚,你到底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