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Chapter10 她是我妹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次日清晨,水光接到了大学室友林佳佳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上去浑浑噩噩,不甚清楚。

水光问清了地址,她赶到□□时,那片在深夜时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场所此时已然沉静了下来,显得有些寂寥,偶尔有人从里面出来,面上带着通宵的疲倦,水光再度给林佳佳打电话那边却没人接听了,她心中担忧,这座□□她没有来过,但曾听以前单位的同事说起,这里原是一名马来商人投资的,后来因为债务问题转手给了什么道上的人,现在里面除了经营餐厅,酒吧,KTV这些正规的,还多了一些隐秘的活动场所。

这时佳佳打来了电话,口齿不清地说:“水光,你来了吗?我在四楼,四楼的KTV……我跟服务生说了,你上来他们会带你过来……”

水光依言上了四楼,刚出电梯门就有侍应生上来跟她说:“你是林小姐的朋友吧?我带你去她的包厢。”

KTV的过道上,灯光不是太明亮,水光依稀看到一些包厢里还有人在,那些玩了一晚上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她记得自己大学时期也跟室友通宵唱过歌,说是买乐,其实那感觉并不好受。

水光在记弯弯曲曲的路时,望到前方一处很昏暗的角落里有一对纠缠的身影,她并没有窥视的意思,所以马上移开视线,在别开头那刹那,暗处的男人也望来一眼,与她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秒,随即他拉着身边的女人进入身后的包厢。

那一秒水光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友善。

又经过了一道弯,那名工作人员终于在一扇门口停下,说就是这里了,水光道过谢,她推门进去,里面酒味很浓,大屏幕上还在放歌,是张惠妹的《剪爱》,但关了声响。

水光在跳动的光线中找到窝在沙发角落里的林佳佳,她跨过地上横着的两人,走过去拍拍佳佳的脸,“喂,醒醒。”

林佳佳艰难地睁开眼睛,“水光……你来了。”

水光皱眉,那酒气能醉倒一头牛了,她把林佳佳扶起,后者醉醺醺地靠在她身上,还不忘跟地上的人挥手道别,“我朋友来了,我走了,下次再喝。”

那些人模模糊糊的嗯啊的几声,水光小心地避开踩到他们,拖着人走出去。

有服务生上来帮忙,见那客人实在意识不清,来领人的又是小姑娘,便就近扶进了旁边专门供内部人员使用的电梯,水光道过谢,当电梯门合上时,她才感觉到身后侧有别的人,她下意识侧头,那人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水光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但她的敏锐也让她认出了这人是之前在那过道上遇到的男人。

水光微微低头,不想引起注意,身边的佳佳嘀咕着,“水光……到家了吗?”

“没。”

“哦,水光宝宝……谢谢你啊……”林佳佳说着身子又要滑下去,水光把她扶起,她又咯咯笑道,“水光啊,我会好好养你家爱德华的……”

水光“恩”了一声,林佳佳又咕咕哝哝了一阵,水光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电梯终于下到一楼,那男人先行走出电梯。

萧水光扶着林佳佳出去时才发现这是□□后面的街了。

这时间段这条狭窄的单行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出租车更是少。水光在等车的片刻里,无可避免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驶过她旁边,而就当它要过去时,林佳佳突然捂嘴干呕了两声,身子失控地往前冲去,水光一颗心吊在嗓子眼,她伸手去抓,但已来不及,林佳佳被车门带了一记摔在了地上。

“佳佳!”

同一时间黑色的轿车也踩了急刹车。水光飞跑上去察看林佳佳的伤势,佳佳痛苦的□□,有血从她额角流下。

车上的人也下来了,看到这样的情形,眉宇紧皱,最后他说:“上车。”

水光抬头,他的表情很清晰地表明着他不想招这种事,但他还是说:“先送她去医院。”

林佳佳已经被突然的疼痛弄得大半清醒了,虽然朦朦胧胧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虚指着前方的男人说:“你不许走……撞了我……妈的,赔钱!”

对方脸色阴沉下来,眼中闪过鄙夷,水光知道他把她们当成了讹钱的人。

水光向来是正直认真的人,被这样误解心里不免有些难堪,但此刻这条街上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而佳佳的伤口处一直在流血,她只能低声道:“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

对方没有立刻答复,当水光以为他要转身走的时候,他冷声说:“上车吧。”

水光道了声“谢谢”,她吃力地将林佳佳扶起来,那男人犹豫了一下,出手帮忙把人放在了后座。

一路过去,车厢内无人说话,佳佳也难受地没精力再想找人“赔钱”,水光用纸巾按住她的伤口,听她嘴里一直说着疼,心中焦急,幸好很快到了医院,水光扶林佳佳下车时,那男人拿出几百块给她,“我想你清楚,这意外权责并不在我。”

而他给钱,是施舍。

水光咬了咬唇,“不用。”

男人看着她们进了医院大门,没有多留一秒上车离开。

水光这边,等林佳佳进了医疗室包扎,她才落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稍作休息。

她闭上眼睛,心想,今天可真是糟糕的一天。

中午的时候秘书来敲门,询问正批示文件的老板午餐是不是跟大国他们一起去外面吃,还是帮他单独订餐?

章峥岚头也没抬,说:“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不用帮我订了。”

小何忍不住“咦”了一声,开玩笑说:“老板,您最近的作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赶着点跟情人约会呢?”

章峥岚手一顿,心想,是啊,我这是要去干吗?又没有人约,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算了,你跟大国说,午饭我跟他们一道过去。”

“呃……好的。”

秘书出去后,章峥岚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想抽烟,又克制住了,最后跌在会客的沙发上,他不由又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做的事情,双手撑住脸,絮絮低语,“我到底在干吗……”

当天中午跟大国吃饭的人,除了公司的两名工程师,还有大国的一名死党,这人章峥岚是认识的,以前一起喝过几次酒,另一人是罗智,这让章老大意外了一下,也稍微情绪波动了一下。

章峥岚之后知道罗智在跟大国的朋友合作开公司,大国是中间人,也投资了点钱进去,不过是小数目,大国说他是无产阶级,然后转头问大资本家,“头儿,你要不要也参与参与?”

章峥岚对这类跨行投资一向是没多大兴趣的,不过今天倒难得开了口,说:“你们公司注册资金多少?有多少员工了?”

他看的是罗智,所以后者认真答道:“章总,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做一份详细的汇报发给你过一下目,至于员工目前招了五名,打算过段时间公司正式进入轨道之后再扩招。”然后简单说了下他对开这家公司的一些理念和规划,章峥岚听后说:“挺好。”

罗智不解,旁边的大国已经眉开眼笑地拍他肩,“老大说‘好’那就是没问题了!恭喜你,头儿那绝对是大股东。”

罗智确实挺受宠若惊的,跟合伙人一道举杯敬了章峥岚,后者说自己感冒还没好,就以茶代酒了。

之后的饭桌上,一帮男人插科打诨,荤素不忌,中途大国随口问起罗智女朋友?罗大哥一愣之后说:“你说那丫头啊?她一朋友受伤,在医院里陪着,刚就跟我发短信了。还有国哥,她是我妹,不是女朋友。”

大国惊讶地望着罗智,最后说:“那你妹妹比你好看多了。”

罗智大笑,“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