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hapter8 日行一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罗智的工作确定了,与人合伙弄了一间小工作室,先接一些个体户来做,他学的是室内设计,罗大哥的梦想是未来要让千千万万的人,甚至是楼盘开发商,都以他的设计为样板。

水光听完点点头,提出一点,“合伙人?”一上来就有合伙人了?这效率。

罗智笑道:“上次我跟国哥吃饭喝酒时,他介绍认识的人,结果跟我一拍即合!所以心动不如行动,马上就开始筹备弄了,哥我厉害不?”

罗智确实厉害,到哪都能混得如鱼得水,这一点水光深信不疑。

而在罗智大哥开启事业新篇章时,水光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不过她也还不急就是了,一来要找到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再者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虽然之前发出去的简历,有回复让她去面试的她都去了,但总觉得不在状态内。

下午的时候水光接到了阮静的电话,阮静说她明天就走了,走之前想跟她再见一面,因为下一次相见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

“是吗?要走了吗?”水光是有些不舍的,对阮静她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情谊在,阮静了解一部分她不愿让别人知道的自己,她轻声说,“那走之前让我请你吃顿饭吧?算是为你饯别。”

阮静在那头笑着说:“不用,有人请了。你只要过来,让我见见你,我的朋友。”

水光听她说还约了别人,有些迟疑,“你与人有约了,那我去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吃顿饭而已。来吧,你不来我走得也不圆满。”阮静听对面同意了,她讲了地址后说,“那水光,今天晚上六点见!”

办公室里,章峥岚看着手上的工作文档,心思却总是开小差,直到落下的烟火烫到了手指他才回过神来,不由低咒了一声,章峥岚把烟拧灭,眼前的资料也没耐心看了,一合随手扔在了一旁,他靠到椅背上,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昨晚喝的酒不多,却让他一天都很难受。他不由想自己是未老先衰了还是怎么的,这么不济了?

秘书小何敲门进来,把几份文件放在他桌上,“章总,国哥他们走了,让我把这些文件拿给你,您一周之内给批示就行。”最近老板气压不对,都没人敢接近,“那章总我也下班了。”

章峥岚“恩”了一声,在秘书出去时,他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小何,你家是在金色年华里吗?”

小何点头,“是的。”

他手指摩挲着扶手,最后起身道:“我送你回去吧?”

姑娘眨了眨眼,“您要送我?”

章峥岚已经拿起椅子背上的外套穿上,“有什么问题吗?”

小何笑道:“没有,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而已,受宠若惊。”

章峥岚走过来,拍拍她肩说:“那走吧。”

小何能坐好车而不用挤公交回家自然很乐意,两人下到停车场,在车上,小何姑娘忍不住夸赞了一番老板的车。章峥岚只是笑笑,说:“你男朋友要是不介意,以后我可以多送送你。”

“他当然不会介意,能省两块钱呢。”小何半开玩笑,“老板,您这算是员工福利吗?”

章峥岚笑着说:“你就当是我日行一善吧。”

在小区门口放下小何之后,章峥岚终于卸下笑容,心里不免自嘲,日行一善?呵,究竟是行善还是行恶?他觉得自己真是学不乖,一再犯傻,而且还是水平特低的那种。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会,之后他想起与阮静的饭约,再次看了一眼有人进出的门口,发动车子离开了。

章峥岚晚到了十分钟,他由侍应生带着过来,“Sorry,我迟到了。”他把外套脱了挂在椅背上,与阮静对面而坐。

阮静笑说:“迟到总比不到好。”然后又说,“师兄,我把喝茶改成吃饭,您不介意的吧?”

“没关系,吃饭实在一点。”章峥岚见四人桌位上只有他们两人,“你不是说还有朋友?”

“恩,她去洗手间了。”

“哦。”章峥岚虚应了一声,他招来服务员说:“给我一杯普洱。”

阮静扬眉,“我还以为师兄你会更偏好咖啡呢。”

章峥岚笑笑,“这两天胃不大舒服。”

阮静忍不住挪揄,“听说成功人士多少都有点胃病的,果不其然。”

章峥岚摇头,“你这叫以偏概全,没见那些达官贵人都是体态雍容的吗?”

阮静捧腹不已。

两人说笑的时候,面朝着走道的阮静看到了回来的人,“来了,水光。”

听到这名字的章峥岚僵了僵背脊,他轻轻放下茶杯,他抬头的动作很慢,怕太快了会打破他心中的所想。

“水光,这位是章峥岚章师兄,上次还跟你聊起过。”

对面站着的人,看到他时脸上的惊诧并不比他小,他苦笑,是了,这表情太清楚,见到他是惊讶,是不愿,是退避。

场面静了下来,阮静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可一时也揣摩不出什么,此时有服务员经过,她拦住说:“waiter,我们点餐。”

有其他的人在场,章峥岚不愿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他收了收表情,原本想笑,却发现有点难度。他又忍不住看了萧水光一眼。

水光低头坐着,避开与他的眼神相遇。如果知道阮静约的另一个人是他,她想自己断然是不会来的。那是一场错误,那么又何必一再相见来平添难堪。

阮静点了两道菜,随后问另外两人。章峥岚将手上的菜单翻了一遍,他在吃的上是老手,此时却一样都挑不出,他把菜单递给斜对座的人。

水光没有接,只轻声道:“我不挑,你们点吧。”

章峥岚拿菜单的手稍稍收紧,他把菜单还给服务生,随口报了几样菜。

阮静笑道:“师兄是这的常客吧?”

章峥岚勉强扯了扯嘴角,“来过几次。”

在上菜的时候阮静去洗手间,终于只剩下两人。水光转着手中的杯子,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单独相处。

章峥岚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询问:“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

“不,不用……”水光心想,就算要走也不该是你走的。

章峥岚本是八面玲珑的人,可面对她却变得异常口拙。对面的女孩子一直是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却犹如一块最坚硬的磐石,你碰了会觉得冷,不去碰又压在心里沉甸甸的,进退维谷,不知如何是好。

阮静回来时菜已经上来了几道,她笑着说:“这餐厅效率倒是不差。”

吃饭的时候阮静见水光是用左手拿筷的,不由好奇道:“水光,你是左撇子啊?”

水光隐隐笑了一笑,“小的时候……跟别人学的,后来就成习惯了。”

章峥岚看向她纤白的手,他想起那一次让她看手相,触及到的温度好像还依然留在指尖,他咳了咳转开头。

“师兄,说起来我跟水光都是你的学妹,虽然关系远了点。”

“是么,那挺巧的。”

那天的晚餐在阮静的协调下,勉勉强强落了幕。

出来的时候阮静有些头疼地说:“我还有一摊,在前面的酒吧,走过去就行了,师兄,要不你送水光回去吧?”虽然阮静或多或少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一些暗涌,但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她只是担心水光的安全。

而萧水光想要拒绝,身边的人比她先一步道:“好的,那你路上也注意安全。”

阮静颔首,然后对水光说:“萧水光,我们后会有期。”

水光浅浅点头,“好,后会有期。”

阮静走后,水光原本想跟那人说自己回去,可对方已经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说:“走吧,晚上天凉,别着凉了。”

这样温柔的说辞让水光不由有些恍惚,他总是说水光,天冷了多穿点,别着凉。他说水光,晚上别看太晚的书,早上要起不来。他说水光啊,别跑太快,我在这里,他说……

水光慢慢蹲下来,她用手捧住脸,有泪水滑过指间。她在哭,却没有任何声音,章峥岚一愣,他踟蹰地蹲下去,伸手抚过她的头发,伸到脑后,将她揽过来拥抱在怀里。

她的崩溃毫无预兆,他将她带到车上时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章峥岚翻箱倒柜找了一包未拆封的湿巾递给她,水光接过,说了声谢谢。

“要喝水吗?”他见车上的那瓶水是他喝过的,前面就有一家商店,章峥岚说,“我去买水,你等等。”

“不用了,谢谢。”水光的声音有点嘶哑,“谢谢你。”

一起一落又回到原有的轨迹,章峥岚搓了搓脸,“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

章峥岚心想,我要的不是谢谢,从来就不是。

车子前行,一路无话。水光在小区门口下车,她转身说再见时,对方轻声地问了一句,“萧水光,那一晚对于你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