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Chapter7 写给自己的半条短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的感冒加剧了,周一去公司上班时连说话都是哑的,大国他们对此惊讶不已,头儿这种千年妖人竟然也会感冒?

“老大,您昨晚裸奔去了吗?”阮旗问。

章峥岚摆摆手,意思是哪凉快哪待着去,他现在喉咙难受,话都不想多说。他让秘书泡一杯热茶给他,就进了办公室。

大国看着合上的门就说:“奇了怪了,老总最近很不寻常啊,你们有没有觉得,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众人笑他,“欠虐了是吧?”

小何端茶进去时,看到老板站在窗口抽烟,她过去把热茶放在桌上,“章总,你的茶。”

章峥岚回头,“哦,谢了。”他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翻开文件,见秘书还在,“还有事吗?”

小何姑娘笑眯眯道:“老板,我星期六看到您去相亲了,那对象不错噢,靓女。”章峥岚跟员工的关系一直很放得开,爱玩玩,爱说说,只要不影响正式工作。

章老大拧灭手中的烟,懒洋洋道:“哦?这么巧。”

“我刚好跟男朋友也在那吃饭,您之后匆匆忙忙走了,那姑娘失望极了,老板,这样的美女您都不甩啊?太暴殄天物了。”小何妹妹惋惜不已,又忍不住问道:“您那天那么急着走,是去哪呢?”

章峥岚抿了口热茶,慢条斯理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突然觉得配不上人家,自惭形秽就走了。”

小何“哈”了一声,“不信。”姑娘抱着托盘走出去,在门口时她又回头说,“老板,其实您有心上人了吧?”

章峥岚笑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夕阳西下,一辆越野车停靠在小区外的路边上。

章峥岚告诉自己他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并不是要有意来探寻什么,虽然,他的确用不正当的手段查过她的地址,也知道了她住的地方正巧在他回家的一条路上,甚至离他公司并不远……

他拐进这条路的时候,只是想来看看,也不一定能见到。

此时是下班晚餐时间,小区门口进出的人渐渐多了。车里的电台播放着音乐,可那悠扬的音乐并不能让他放松,反而使他越来越焦躁。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笑,甚至是莫名其妙,章峥岚打算转动车钥匙离开时,见到了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人,他慢慢放下了手。

那人走得很慢,她及肩的头发在后面简单地扎着,眼睛微垂,他记得她的神态一直是很平静的,跟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会微笑,很淡。

章峥岚看着她渐渐接近他的车子。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希望她看到他,也有些担心她看到他。

可当她从他的车前走过,走进小区里时,他又是明显的失望。当那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鬼使神差地推开车门追了上去。

章峥岚跟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走着,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细长。

他知道这样跟下去要跟到她家里了。

他如果叫一声萧水光,不知道会怎么样?章峥岚想肯定不会是“见到你很高兴”。

他停下了脚步,与她的距离慢慢拉远。

萧水光这几天一直在忙面试的事情,每天从外面回到住处,她总要先在沙发里躺一会,才起身去做饭吃饭。而罗智比她更忙,整天不见人影。

这天水光没有通知,没有面试,外面从早上开始下着大雨,她闲着无事就把屋子打扫了一遍,傍晚时接到了罗智的电话,她才匆匆赶出了门。

萧水光抱着罗智说要的资料夹,一手撑着伞,她走出小区没多久,有人在她身后按了按车喇叭,水光回头看过去,那车子开到了她旁边。

车里的人摇下车窗,看着她说:“上车吧。”

水光看清楚那人,下意识退后一步,她轻声道:“不用。”水光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车子又开上来,章峥岚皱着眉头说:“这种天气打不到车的,你去哪里?”

“……不用,谢谢。”水光不晓得这人要干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对方已经下车来,追上她,原本要抓她的手,但在碰到前又马上收回了,“你这样的天气坐公交、打的都不方便。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我……”章峥岚牵强地笑笑,最后说:“你看我都淋湿了。”

水光见面前的人没撑伞就跑了出来,肩膀上头发上已经湿透,他搓了搓脸,说:“拜托,再下去我要成落汤鸡了!”

水光心想,你之前完全没必要下来的,可想归想,水光却从来不是冷心肠的人,她把自己的伞移过去一半,“你上车去吧。”

章峥岚原本因为她撑过来的伞而心里一动,可听到她说的话,又忍不住皱眉,“你那么不待见我吗?”章峥岚说完就后悔了,他并不想跟她发脾气,事实上他也没立场发脾气。

雨水打进来,弄湿了两人的衣服。

水光撑着伞的手被冷风吹得冰凉,她希望他快一点走,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

直到他袋里的手机响起,过了一会他接听,对面说了什么,他淡淡道:“去,有热闹干吗不去?”

水光最终看着那辆车开走,嘴角有丝苦笑。

阮静在朋友的那一场婚礼上见到了章峥岚。

她想上礼拜才说起过这位功成名就的师兄,今天就碰上了,不能说不巧。

她是新娘这边请来的,而据说新郎那边的家庭地位挺高,邀请了不少本市有身份的人物,看来章峥岚就是其中一名。

阮静因为现场没什么认识的人可聊,所以拿着酒杯冒昧上去打了招呼,“章师兄。”

章峥岚转过身,他一身剪裁合宜的深色西服,头发打了啫喱梳在脑后,看起来异常英俊干练,阮静以前只看过他的照片,如今见到真人,不由心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及时行乐的主了。

他的声音低沉,“你是?”

“叫师兄自然是在同一所学校待过的。”阮静笑着伸出手,“你好,阮静。”

章峥岚伸手回握了一下,“你好。”

阮静说:“章师兄当年在学校里可是名声在外的。”

章峥岚笑道:“那些都不过是虚头,以讹传讹罢了。”

阮静笑出声来,说:“那也要有虚头才行。”

之后阮静看着两位新人在酒店大堂中央走仪式时,她问:“师兄什么时候成婚?应该也快了吧?”

章峥岚挑眉,“怎么?想给我介绍对象吗?我尚且单身中。”

阮静笑了,“是吗?不过我认识的姑娘不是在室的就是尚未入世的。”

章峥岚哈哈大笑。

没多久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在一圈老总中,阮静悄声退出来,她坐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旁边的姑娘靠过来说:“嘿,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人……是谁呀?”

阮静眨了眨眼,看向章峥岚的方向,心说,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没对象?

当天晚上婚宴散了之后,阮静从酒店里出来又碰到章峥岚,明显他有些喝醉了。阮静看他手不怎么稳地开车门,她走上去说:“师兄,你喝醉了吧?还是叫辆车回去,安全点。”

章峥岚见是她,笑道:“我没事,你也还没走?要不要送你?”

阮静摇手,“别,我可不想死于交通事故。”她最后说:“算了,师兄,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子真不适合开车。”

章峥岚也觉得状态不佳,不过让女士送实在也不绅士。

阮静看出他的顾虑,说:“我刚回来这,好久没逛过了,能开一次你这辆卡宴看看这城市的夜景,也算是我赚到了。”

章峥岚无语,之后还是把车钥匙给了阮静,说:“那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喝茶。”

上车后,阮静就说了,“喝茶?行啊,不过后天我就回家了,而在走之前我还要去见一位朋友。”阮静半开玩笑道,“要不然师兄您都请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章峥岚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无所谓道:“可以啊。”

阮静已经发动了车子,平稳前行,想起萧水光,一向不八卦的她不禁道:“说起来,我那朋友也一直单身着,独自一人在这边,如果师兄你真没对象,要不我顺水推舟介绍给你?”

章峥岚只是笑了笑。

阮静也想,这行为可能有点唐突了。

后来车子一路过去,章峥岚之前说了地址后跟阮静说:“阮静,我先眯一会,你到了叫我一声,辛苦你了。”

“行,你睡吧。”

章峥岚很快睡着了,而他放在车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阮静为避免吵醒他,想拿过来替他接一下,结果刚通那边就挂了,而阮静按回主页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信息栏。

那里有一条打了一半的消息幽幽亮着:如果能回到过去,是不是愿意把那一夜无限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