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Chapter5 掌心的纹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看着她,最后说了一句,“可能吧。”他的话很平淡,还有一些疏离。

水光想自己是真的鲁莽了,她只是觉得与他似曾相识。

当水光决定走开时,章峥岚却叫住了她。

“你会看手相吗?”他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水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她相信鬼神,也喜欢研究命盘。

章峥岚伸出手,轻声道:“你帮我看看手相吧。”他的语气一直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交谈,可做的事却让水光不明所以。

他的手掌匀称,骨干分明,手指修长。水光踟蹰着,这样的行为委实是突兀的,可面前的人没有放下手的打算,她最后伸手轻握住他的指尖,微微低下头,他的手心纹路清晰,可见没有大的波折,一帆风顺,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都极好。水光不由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所谓的“贵人”吧?

“你的手相很好,中途即便有一些不顺利的,最终都会化险为夷。”水光说完要放开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在了手心,那手心有些烫,有些汗湿。水光心跳了一下,想抽出手,可对方抓得很牢。

“我想知道,哪里会不顺利?”

水光好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但手上的温度和力道让她很不自在,“你……先放手好么?”可他像是没有觉得这样的情形是怪异的,甚至倾身靠过来,低低道:“你说我像谁……岚吗?”

水光这一刻不是因为他的贴近而僵立,而是因为他说出来的话,几乎是无措地望着他。

他的头发很软,额头光洁,左眼的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让他平添几分多情。

她想起他睡在她身边安静的样子……他的手交缠着她的五指,温润的气息吹拂着颈项……她慌乱地抽出手,下床的时候脚有些无力,这样的情形让她自厌,沮丧,她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因为不愿记住床上的人。

“你……放手。”水光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苍白无比。

他就那么看着她,最后慢慢松开手,他似乎看明白了一些东西,眼中浮现出几丝冷然。

章峥岚朝包厢走回去时,与正巧从里面出来的罗智擦身而过,罗智客气地说了句,“章总,抽好烟了?”

章峥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推门走进包厢。

罗智见水光站那里一动不动,走过来拍拍她的头,“丫头,怎么了?”

水光收敛纷乱不堪的心绪,勉强摇了摇头。

罗智性格虽大大咧咧,但有些地方还是很敏感的,见她情绪不好,犹豫着问:“还要进去吗?还是咱们先回去了?”

水光第一次不想逞强,“罗智,我想回去了。”

那个人与她相濡以沫过一夜,亲密到让她无法不动声色地与他面对面。

罗智去包厢里跟里面的人打了招呼,说是有事情得先走了,非常不好意思,他跟章峥岚说:“谢谢章总您请客了!”

章峥岚看过去,淡淡地说了声,“不客气。”他的目光没有在罗智身旁的水光身上停留一秒。

等他们一走,张黑客就惋惜不已,“怎么就走了呢?”

小何笑道:“张哥,你跟她还真是挺有缘的嘛,之前咱们才说到她,结果就碰上了。不过,我觉得你要跟她套近乎,还是从她男朋友那着手吧,这姑娘我感觉上……呃,有点不大好亲近的样子。”

老张朝大国问道:“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大国说:“我只认识小罗,不认识他的女朋友,小罗是我弟弟的大学同学,来这边玩过几次。我弟一直在升学,他是本科毕业就工作的,家底不错前途很好。话说回来这小子挺有能耐的嘛,哈哈,女朋友也那么漂亮!”

老张恹恹的,“哎,这么说机会渺茫了啊。”

大伙一起笑他,果然是心术不正着呢吧?

老张赶紧澄清,纯欣赏纯欣赏,不敢亵渎!

从饭店里出来章峥岚跟大家分道之后拦了车,原本是要回住处,却让司机中途转去了酒吧。

这是他最常来的一家,这时间点人还不多。他走到吧台前的高架椅上坐下,调酒师过来跟他打招呼,“好久没见你过来了,最近很忙?”

“还好。”

“还是老规矩,皇冠威士忌?”

章峥岚颔首,他从衣袋里拿出烟,顺利地点着。他回头去看池子里三三两两在舞动的人,缓缓吸了一口吐出烟。调酒师把威士忌放在他面前,说:“心情不好?”

章峥岚回过头来,笑了笑,“没有。”

调酒师从身后的柜子上也拿了一根烟,借着他的烟火点着,两人没再说话,直到有人点酒,调酒师走开时说了句,“最近老毕手上有新货,章老板你要有兴趣可以尝尝。”

所谓新货,类似于□□之流的□□物,章峥岚很少碰这些软性毒品,不过也不介意碰。

他不由扯了扯嘴角,他章峥岚适合泡夜店,适合挥霍,唯独不适合伤春悲秋。

所以那晚上当有人跟他调情时,他没有拒绝。

在过道上,那妖娆的美女主动献上红唇,章峥岚下意识偏开头,不过下一秒他轻轻咬了咬对方的颈项。

美丽的女人笑着仰起头,抚着他的侧脸,“我今天真幸运,是不?这么帅的帅哥……你的眼睛真漂亮,黑的像子夜。”

昏暗的过道上,在有着屏风遮掩的角落,女人揽着高大男人的肩膀,当她的手慢慢下滑探入他的衣服时,他按住了她的手。

“怎么……”

“嘘,别说话。”章峥岚柔声打断了她,他把身前的人抱在怀中,只是抱着,脸埋入她的发间,很安静。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可这样依赖的姿势让她也不想打破,这魅力独特的男人让她动心,从他刚进酒吧开始。

过了好久,她听到他在她耳畔轻轻呢喃,“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像一种水果。”

她微笑,“像什么水果?”

他没再说,最后松开手臂,他的眼里不再有之前的放纵。

“Sorry.”

她歪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因为突然对我没兴趣了?”

章峥岚有些尴尬,他按了按太阳穴说:“如果你不介意,我请你喝一杯酒?”

美女嫣然笑道:“也行,不过,我可不是一杯就能打发的。”

章峥岚莞尔,“当然。”

章峥岚在这周五开车回父母家,他车库里一直有一辆几乎全新的越野车,平时不怎么开,就是回老家的时候用用。他开出小区,按下了车窗让风吹进来,清醒一下脑子,昨天开始有点小感冒,不过不严重,就是有些头疼,估计是夜里睡觉着了凉。

章峥岚心想他这难得一回虚弱,不知道章老太太能不能网开一面?

一小时后车子到了城北老家,父母住的是十几年前的低层商品房,一百多一点平方,上世纪80年代的装修,大前年翻新过一次,其实章峥岚多次提议父母重新买房来住,但章老太太不同意,说是这里是根据地,不能轻易走。

章老太太是老干部,思想也是固执得厉害。她说的话在章家举足轻重,所以她要儿子来相亲,向来随心所欲的章老大也不得不回来应付。

章峥岚一进家门,老太太看到儿子就冷着声说:“三五九请的总算是回来一趟了。”章峥岚笑着上去搂了搂母亲,“才一个多月没见,您又见年轻了。”章母再想严肃也不禁笑骂了出来,“就知道油嘴滑舌!”

“这是实话,您在我眼中那是最靓的美女。”

章母推开儿子,“好了好了,你午饭还没吃吧?赶紧洗手吃饭。”

此时章父从厨房端出最后一道汤,看到儿子笑道:“来了。”

章峥岚叫了声爸,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手。一家三口坐着吃饭,章母三句不离相亲的事情。章峥岚咬着排骨含糊点头。

吃完饭后章峥岚到自己房间里,他这次回来本身也是有点事情。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翻箱倒柜之后一无所获。

章母已经洗完碗筷,她边擦手边走过来,“找什么呢?”

章峥岚笑道:“以前的一件旧衣服。您忙吧,我自己找。”

“什么样式的?”

章峥岚看着床上一堆旧衣,略沉吟,“米色的,线衣。”

章老太太过去拉开衣柜最下层的那抽屉,一边找一边说:“你穿衣服一向考究得很,怎么突然找起旧衣服来了?”

从来脸皮很厚的章峥岚此时用手搓了搓脸,“找不到就算了。”

章母已经翻出来,递给儿子,“是这一件吧?”

章峥岚伸手接过,低声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