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Chapter2 初次相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章峥岚坐在窗口,晒着太阳,懒懒地眯着眼,他垂在凳子边儿的左手上夹着一根香烟,点着,偶尔凑到嘴边吸一口,很意兴阑珊很空很无聊的模样。

如果这场景换在冬日的午后,假期的家中,确实不错,问题是此刻他背后一片人在打仗啊。

这技术室里的其他几名成员望着那窗口边的人咬牙切齿深深腹诽,他们老大啊,完全没公德心,他们公司开得好好的,政府国营的单子都接不完,搞毛来大学技术支持啊,还连带帮他们开发,最关键的是——分成那么少,强烈怀疑他们头儿跟这所名牌大学的校长有□□!一边意淫聊表慰藉,一边艰苦奋斗,终于其中一名成员扛不住了,嚎了,“老大,你快来救场啊,妈的,这系统有毛病啊有毛病!它能自己搞自爆啊!它怎么不自己搞自亵算了!”

“噗”,一批人笑出来。

章峥岚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他扭回头看去,然后慢慢起身,将烟叼在嘴里,朝喊的人走过去,刚走近就拍了那人的脑袋一下,说:“笨得像猪似的。”

阮旗心口在滴血,“老大……伤自尊了。”

“哦?你还有自尊啊?”章峥岚俯身瞄着屏幕,三秒钟后,他说:“重做吧。”

“啊?”阮旗惊诧。

章峥岚鄙视地说:“干吗这么看着我?都自爆了还怎么救,你真以为我是神哪?”

后面一大片人手上都有一秒钟的停顿,心里同时说:“我当你是魔。”

章峥岚在旁边烟灰缸里拧灭了烟头,大摇大摆地往门外走。

坐在最外围的姜大国嘿嘿问:“老大,你回家了?”

章峥岚手插口袋,“饿了,买东西吃去。”

背后一片狼嚎。

章峥岚走出技术室,悠悠荡荡往楼下走。

他的“小毛驴”就停在门口的树下,章峥岚本质上是一个非常懒的人,他绝对是古龙小说里楚留香的现代版,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所以他喜欢开电瓶车,这喜欢是对比出来的,这其中包括了汽车要维修要保养要找车位要换挡,于是,“毛驴”成了他首选的座驾,电动,方便,还省油。

但有得必有失,这位当年的天才,在毕业之后创业发达,在本市最贵地段买了一幢别墅。在刚搬家前半个月骑电动车回家的时候,经常被小区保安拦下,以为是送外卖的。

要说章峥岚长得像送外卖的?当然不,章峥岚外表很端正,五官立体,身材健朗,偶尔英俊,这偶尔是当他西装革履,态度认真,对一件事情真正上心的时候,那气势,用他底下兄弟的话来说就是:不是人啊简直!

章峥岚拿钥匙发动了“毛驴”,轻巧地穿梭在这所名校的林荫道中,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学校里走动的人不多。

章峥岚是骑车也都能发发呆眯眯眼的人,所以当他看到前方走着的一人而愣了愣,若有所思地歪头时,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他盯着慢慢接近的背影,超过,然后看着后视镜中慢慢远去的脸。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皱着眉头,他咂吧了下嘴,突然想抽烟。

章峥岚到了学校的超市,一进去就问:“老板,有烟不?”

收银台前的大婶打量了他半天,嘀咕了句,“现在的大学生啊。”然后指了方向,“那边柜子上有。”

章峥岚道了声谢,走到柜子旁拿了自己常抽的牌子,当他转身时又莫名想起了之前那一幕场景,觉得……忒闹心。

章峥岚去付了钱,走到超市门口,他看看天,然后靠着门边上懒懒地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起来。

后面大婶摇头,“小伙子啊,少抽点烟。”

章峥岚回首,“大姐,现在学习压力大,不抽不行啊。”

被叫大姐的大婶笑逐颜开,说:“这倒也是啊,现在的学生压力都挺大的。”

章峥岚跟大姐聊了会儿,阮旗电话过来,一上来就叫,“老大,出事了!”

章峥岚眼都没抬一下,“什么事?A3级别以下的自己搞定,这都搞不定就干脆自亵得了。”

阮旗很委屈,说:“老大,不是我,是大国,他手痒黑进了校长的电脑,那啥,刚好校长来找你……结果一目了然了,所以,呃,您赶紧来吧。”

章峥岚“靠”了一声,最后说:“我看你们是皮痒了。”

章峥岚拧了烟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刚抬头就看到往这边过来的两名女生。

萧水光两耳戴着耳机,轻哼着歌儿,旁边林佳佳郁闷,你说你,啊,大二学期都要末了,还不快快整理复习大纲,大伙儿都指着你复印呢。

佳佳觉得最近她们的室宝萧水光同学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一向认真乖巧奋发向上的水光妹妹突然……讳莫如深,神游太虚,心术不正了!关键是你什么时候整理大纲啊?

水光拿下耳机,说:“在腹诽我什么呢?”

“哎哟喂。”林佳佳手捧心,“萧水光同学,我那是深深地被您折服呢。”

水光略沉吟,说:“是么,来,折一下我看看。”

佳佳郁闷啊,“水光,你真的妖孽了。”

水光呵呵笑,“那是,收了一个鬼魂在心底呗。”

两人说着跟迎面走过来的人错身而过,萧水光的感觉一向很敏锐,在刚才走过那人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他的视线短暂地滑过她的脸,走开几米,水光才回头看去,佳佳问:“咋了?认识的?”

“不认识。”水光觉得奇怪,那人……对她不顺眼么?为什么皱眉头?

章峥岚慢腾腾地回到技术室,最里面无意外地站着校长,章峥岚笑着朝那衣冠楚楚的领导走去,路过姜大国时拍了拍他后脑,用挺轻的话说了一句,“一个个都蠢得像猪。”

姜大国同志大受打击,一张国字脸瞬间蔫靡,阮旗趴在键盘上闷笑,章峥岚将手上的那盒烟朝他扔去,阮旗“哦哟”了一声,老板发话了,“今天把系统弄完,没弄完就加班。”阮旗“嗷”了一声,轰然倒地,坐阮旗隔壁的兄弟赶紧落井下石,“小旗啊,节哀顺变。”

“节你妹啊!”

校长看着这群人,不由摇头叹息,“你们也都算是名校毕业,怎么讲话……”

章峥岚笑道:“秦校长啊,怎么有空上来看看?”

说到这里,秦校长脸拉长了,语重心长开始说:“峥岚啊,我请你,以及你公司的人过来,帮忙,啊,是要做点实质性的开发研究,不是让你们来瞎闹腾的,我们是百年名校,不比你在外面接触的公司,你必须要认真严格地对待,可你说你的手下,我进来,啊,在看毛片,年轻人看毛片是情有可原,但是,你在工作的场合,在大学里,这种行为是绝对要杜绝的。”

章峥岚眨巴了一下眼睛,回头望向阮旗,意思是“不是说黑了人家电脑吗”怎么成“看毛片”了?

阮旗也不解,看大国,大国茫然。

章峥岚心里又想骂猪了,回头对秦校长笑道:“您说得对,这种行为绝对是不可取的,您放心吧,我一定严惩不贷,绝不会有下次。”然后为表可靠又加了一句,“我是您的学生,您还不信我么?”

秦校长“呵”了一声,“就因为你是章峥岚,我才不能全信。”

章峥岚觉得伤心啊。

那天领导走时又说了句,“峥岚啊你是我接触到的最聪明的学生。”说完像是感伤似的摇了摇头。

这啥意思儿啊?章峥岚吡牙。

阮旗谄媚地靠过来,“老大,原来您也在这名校待过啊,我对你的崇拜之情泛滥犹如……”

“滚。”章峥岚按额头,然后回头问大国,“怎么回事,怎么成看毛片了?”

大国冤,“我是黑了他电脑啊,我……我点开的也是他电脑里的东西,谁知道是毛片啊?”还没放到关键地方没看出端倪来的人如是说。

“操!”这是两名黑客,两名天才编程师,一名使毒防毒高手,以及章峥岚同时发出的声音。

章峥岚觉得今天有点没劲,决定早点走人,索性回去睡大觉。

当他走过一名黑客时,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停了停,“小张,女朋友啊?”

张黑客回头,腼腆笑,“哪能啊老大,这学校论坛上的,这贴,各系系花点评,嘿嘿,这姑娘,据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我欣赏一下而已。”

章峥岚拍拍他肩,“欣赏完了,别忘了正事。”

“你放心,老大,一定按时搞定!”

这帮人玩归玩,能力效率绝对一等一,章峥岚也的确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不过,他又看了一眼那屏幕上的照片,以及照片下方一片大的优异奖项,能力特长,以及,“萧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