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hapter1 年少的时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萧水光的老家,是西安典型的大院,院里一共三户人家,虽不算亲戚,却有些革命感情,这革命感情自然是上一辈的。

要说水光这一代,算她在内,院里一共有四个小孩儿,两男两女,年纪都差不多。

萧水光算最小,1997年当时是十岁,于景琴十一岁,另外两个男孩子同龄,罗智和于景岚是十三岁,一个大院出来的小孩子关系自然要比外面来得好。水光虽比景琴小一岁,但从小念书就是同班,性格又合,一起上下学又添一道感情自不必说。

而跟男生的关系,因为罗智较为开朗,于景岚稍显老成,所以很多时候萧水光都会跟罗智凑一块。于景岚也习惯跟他妹妹于景琴一道,他们兄妹关系融洽,景琴时不时就在水光跟前夸她哥哥如何博学多才,如何刻苦聪明。好么,水光想,欺负我没有哥哥可以炫耀,于是就说:“是的是的,你哥哥什么都好,他是最棒的。哪天你不要他了,把他让给我,让我也骄傲一次。”这时候总是惹得于景琴笑乐。

萧水光,罗智,于景岚和景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会认人开始就认识了彼此,对彼此知根知底。

水光上高中之后跟景琴分开了,到了不同的班,罗智笑着说连体婴儿总算是分开了。

高一的时候萧水光成绩一直很好,都是在班级前五,年级前二十,当然取得这种优异成绩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耗费了多少心血也只有自己清楚。

水光同桌有一次在期中考后说:“萧水光啊,又是班级前五,你运气真好!”

水光想,同志啊,这考试成绩好你说是因为运气好,我完全不觉得开心啊,我多努力啊,每堂课都用心听,我晚上回家复习作业预习自习不间断的,不到十一点不睡觉,完全是后天努力。当然,也不是说我不聪明,水光心里补充。

那天下课,萧水光就靠在窗边沉思,她分析自己,她发现要比聪明她比不过于景岚,比运气比不过阿智,比勤奋……不如景琴,景琴是那种上厕所都拿唐诗宋词,吃饭想相对论的人,永保年级前五,真是兄妹俩都是厉害角色,于是,萧水光硬生生生出一种悲观来,最后叹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萧水光回头见同桌睨了她一眼,说:“哟,得了便宜还卖乖哪。”

“姑娘,你怎么老是戳我脊梁骨?你怎么不去针对年级第一呢?”

大小姐“切”了一声,说:“鞭长莫及嘛,只好就近下手了。”

这耿直嘴毒擅长嫉妒的姑娘叫茉莉,姓汤。但她讨厌她那姓,觉得特别俗,于是从开学上来就跟周边人员指明了叫她就得去姓直接唤茉莉,莉莉也成,好么,这刚开学人脸还都没认熟呢,她就已经被群众亲切地叫莉莉了,手段功力可见一斑。

后来,近十年后,汤茉莉揽着水光的肩膀说,“萧水光啊萧水光,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唯有你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啊。”

这话说的,水光想回一句,我也是,却觉得暧昧而作罢了。

这高中的日子萧水光其实过得挺懵懂的,她唯一确定的事是,好好学习考上某一所大学,以及,她喜欢着于景岚。

这后一件事,要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萧水光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他话不多,但她喜欢,他给她跟景琴补习题时,沉静的眼神,水光更是喜欢。她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黑亮的头发,喜欢他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语调……

哎,水光又习惯性地看向窗外,这春暖花开时,总是容易思春。

老师拖堂了十多分钟后,最后一堂课总算结束了,班级里立即响起噼里啪啦收拾东西的声音,回家的回家,住校的去食堂吃饭。

萧水光慢腾腾地把今晚上要看的书放进包里,后门有人叫了她,自然是于景琴。

“水光,走了!”

萧水光出教室跟景琴并排走着,“肚子饿死了。小琴,有饼干吗包里?”

“没,早上被我哥拿走了,他说今天有一场足球比赛,估计得饿。”

于景岚是天才啊是天才,都高三了,还有时间有心情有……兴趣踢足球。

说起来,于景岚喜欢足球,很难得。毕竟这清清爽爽的男生,围棋游泳么比较适合,可当她看过了一场于景岚的比赛,那种阳光照在他脸颊上呈现出的缤纷光影,青春从发肤间洋溢出来,明媚得让人怦然心动,可水光的心动不是因为这一刻的耀眼,她是一点一点地积累,一点一点地收藏,好多年之后才变成了,我喜欢着于景岚啊。

萧水光跟景琴一路说笑着往校门口走,远远就看到了于景岚,挺拔的身姿站在夕阳中,旁边是罗智,一走近就听到罗智在那说着,“今天太痛快了!这周压力忒大了,不是联考就是模拟,果然运动出汗最能出淤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