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一点回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中的时候,晚自修后回家,跟徐微雨很纯洁地走在路灯昏暗的小道上,然后,遇到了一帮其他学校的学生,拿着小刀说:“同学,拿点钱出来给我们花花吧?”

微雨当即说:“跑!”说完就跑出了好几米远,我还愣那儿忙着掏钱呢,真吓到了。只听说过有这种半路打劫的,遇到是第一次。

只见徐微雨跑出几米,回头看我还傻站着,又跑回来,抓了我手再跑,然后听到后面破口大骂:“你小子胆子还挺大啊,还敢跑个来回!”

我忍不住要笑出来,但那种情况下还是没胆真笑。

他们追了一会儿,当我们跑上大路的时候虽还听到他们的骂声,却是不追上来了。

而这事,我一直以为会有很凶残的后续,结果,到我如今快三十了,也没后续。

我后来问及徐微雨这事,“你当初是不是暗中做了什么?导致他们没有来找茬。”偷偷送了钱?还是叫了帮人去反恐吓?反正,他都干得出来。

徐微雨语重心长道:“你想多了,那事发生的隔天不是周末吗?你跟你朋友去剪头发了,剪短了,而我眼镜那天回家被我睡觉压碎了,就索性去配了副隐形眼镜。所以,他们认不出我们来了……你知道吗?据说那群SB有找我们噢,‘女的长头发,男的戴眼镜’,哈哈哈哈找死他们!”

“……”

高中一年级一次数学小考,我比较在行的一门课。

做完题目后,我看时间竟还有半个小时,提早交卷太抢眼,不符合我的作风,再加上昨晚上睡得不好,有点失眠,于是就倒头睡觉了。

然后,五分钟后,我听到身边有人走动。

微雨的声音:“走开走开,空气都没了。”

“她又晕倒了?雨哥赶紧背医务室去啊。”

“我知道我知道。”

“雨哥要不要先人工呼吸?”

“我看看我看看。”

我抬起头,“……”

我只是提早做完,趴着休息而已啊亲。

高中分班后,微雨伙同他们班的一群男生白天逃课,去打游戏,据说当天玩爽了爬墙回来被逮住了。

隔天全校通报批评,还要他们在广播里读悔过书。

当教室前方广播里的声音轮到徐微雨时,他的声音里似乎带着点笑,“咳咳,不好意思!本人徐微雨,昨天因为一时冲动犯了错,以后保证不再犯相同错误,我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不断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后面传来咕哝声,“徐微雨你熊的直接抄我的入团申请书!”

微雨:“别闹!我这次的悔过真的很深刻,希望老师可以相信我的悔过之心。另外,文科班的某人,情人节happy!”

有人在后面低声起哄:“老师,有人公开早恋!”

微雨:“我有说谁吗?我是在跟文科班的老师们说情人节快乐,当然还有理科班的老师!祝老师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好了接下来谁了?快点!”

我:“……”

现在想想他那话槽点好多。

大学时期,电话聊天。

徐微雨说:“我最近在想以后咱俩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你想得太超前了吧?”

“别啊,早点想好早安心啊。”

“那你想出来叫什么了吗?”

“没啊,这不找你商量嘛。”随后他认真严肃地说,“首先要确定姓氏,清溪你是嫁给我还是要我倒插门?”

“……”

微雨曾被男人表白过,那是一次旅行中,在苏格兰街头散步,有一长相很猥琐的大叔对着经过的徐微雨高喊了声:“Iloveyou!”这次事件导致微雨同志心理扭曲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睡前会对我说:“抱我,让我痛,让我忘记那不愉快的经历。”

“你不是不看小说的吗?”

“回你婆婆家的时候,陪着你婆婆看了两集偶像剧。”

偶像剧威力很大啊,我问:“你真的确定要我来折磨你吗?”

“嗯嗯来吧!”

“皮鞭?”

“……”

“扫帚柄?”

“……”

“鸡毛掸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