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婚后日常之你的节操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微雨很无耻的时候,我会说他:“你的节操呢?”

他回眸一笑百媚生地说:“爱上你的时候就掉了。”

然后,当他的同事、朋友,被他在清风明月般的高雅气质下所做出来的得瑟举动所刺激到时,会对他说:“雨哥,你的节操掉了!”

他回头一笑,“不,是你的节操。”

总之,我接到过不止一通电话,关于徐微雨节操的事。

“弟妹,你要替我做主,对,我是他同事,同部门的,敝姓刘,遭受了他非人道的侵犯!晚节不保,想跳河,但是家中有老有小……”

“……”

后来我问他:“你怎么侵犯了刘同事?”

微雨:“屁!他整天没事做,在我办公室里晃荡,烦死了,让人拿了副手铐过来把他绑位子上,让他消停了一会儿而已。”

“……”

微雨单位组织去某地打真人CS,我被带去,各种不愿。好在不少男同志也都带了家属。

上场前分配,按抽签方式,我跟微雨成了敌对方。他拉着我的手说:“媳妇儿,我是有组织性有纪律性的人,所以后面我对你做了什么,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回家不要让我跪键盘啊。”

前面有人喊:“雨哥,你婆婆妈妈干吗呢?赶紧过来集合!”

微雨:“吵什么吵,我在重申我的擦边军人人格!”

战斗开始,没多久,我就被人用枪指住了。

徐微雨从远处跑来,“等等等等!那俘虏让我来!”

我望天,徐微雨跑到后,只见他深情地看了眼他的队友,然后,把他灭了。

队友:“……”

我:“……”

微雨:“对美女下不了手啊。”

不是美女的我真心诚意地说:“您还是一枪解决了我吧,我真心想下去喝茶了。”

据说,徐微雨有一次跟同事下班后去吃饭,前两天刚美国军演,于是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在那儿交流这块内容,时不时漏出些“导弹”、“威力”、“投送”等词语,他们讲得比较专业,还会加几句:“如果碰上我军的什么什么就怎么样怎么样?”“谁胜谁负还不一定。”“比比才知道!”之类的。

于是很多吃饭的人默默把眼光转向了他们。

最后他们这群高知分子买单的时候,店老板摆手豪迈道:“兄弟,你们都要上前方打仗了,这顿我请了!听你们说,现在武器都这么牛逼……估计……”店老板不忍地扭头。

微雨对我说的时候,满脸惆怅,“那位大哥请我们吃了‘最后的晚餐’,那次之后,我们也没好意思再去那家小饭馆了……”

徐微雨各种流氓语录。

上床翻滚一周半,含情脉脉看着我,“貌似中了歹毒的男欢女爱散,路过的这位姑娘解下毒吧……喂,不要走啊姑娘!”

在电脑前忙,他跑过来说:“求失身。”

在晒衣服,他绕着圈,一脸呆萌地说:“这位面善的承包户,请承包下我吧?只要辛勤耕作,保证你明年会有很大的收获,稳赚不赔。”

我:“……”

当然,基本就是瞎吵吵。

在外面,跟他朋友一起时,看到有人看美女,微雨冷哼:“你们的素质呢?”完了又说,“要看就看自家的嘛,别人家的看了也白看!”

我一回忍不住问他,“你们男人就没点高尚情操?”

微雨淫笑:“……情……操……我都有啊,当然,我只对你有!”

打电话,想打给室长,结果拨错了号,但那声“喂”一开始我没听出来,所以我继续说:“要给你介绍对象吗?虽是独生子但性格很好,长相也不错,身高稍微没有达到你想要的一米八的要求,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看看?”

对方:“可是……我喜欢女的。”

看手机,原来是一个男性朋友,跟室长同姓,名片夹里跟室长上下排着。

尴尬地马上说打错了。

对方大笑:“我相信,因为我对女的没一米八的要求。对了,你老公说他还在长高,怎么回事?您都怎么给他补的?指点指点,我要再拔高五厘米就发达了!”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晚上我便问徐微雨:“你还在长高?”

“是啊!我这两天睡觉的时候总是有踩空的感觉。”

我抹汗,“那是缺钙了吧?”

微雨:“……”

同徐微雨网上聊事情的时候,我有点事要走开下,于是跟他说:“回来再说。”

然后回来后,看到屏幕上一堆字:“广告之后再回来什么的最讨厌了!”

“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你走!你走!走出这扇门就别回来了!”

“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从来都是我在付出!”

我回:“怎么没有那句最经典的‘感觉再也不会爱了’呢?”

徐微雨:“你的免疫力强大了吗……”

晚饭后,散步回来,过马路,有车子闯了红灯,从我身前掠过去,徐微雨立刻拉了我回来,他瞥了那车子的车牌一眼,说了句:“等着收双重罚单吧二货!”

两人穿过马路后我问他:“如果有车真的撞上来了,你会怎么做?”

微雨:“那还用想,推开你,我倒地上,你回来讹钱,讹不死他!”

我无语,“讹人不可取吧?”

“我们肯定是守法过马路的,会撞上来的都是不长眼的,不长眼的跟他客气什么,讹死他!最好后面的生活费都由他付,生病了打他电话,想吃东西了打他电话,哼哼。”

“你们这算是谈恋爱吗?”

“……”

徐微雨在跟人电话,“当一件事我说‘不高兴’的时候,你们就别再浪费口舌了,不管你怎么说爷我都不会答应的!多说了,一,惹得我更加不高兴,二,我还是‘不高兴’。”

我后来对他说:“你通常十件事情里会有九件会说‘不高兴’吧,unhappysir?”

微雨:“但我对着你无时无刻都是happysir,简称Hsir!”

不知道他明不明白H的意思?

有一天我随口问他,“Happysir,你觉得最让你happy的事是什么?”

微雨:“H!”

“……”

晚上看电视,这段时间北方大雨,我们这边天天大太阳,我就说:“怎么不分点雨到我们这儿?”

徐微雨听了,点头说:“就是说啊,雨露均沾嘛!”

朋友:“一句话证明你是家里的主儿!”

微雨:“我掌握家中经济大权噢!”

我:“……你开不开心我说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