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婚后日常之不作会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末第一天微雨在那儿跟朋友打电话:“我车子上换一个小零件要我四千大洋,换下来的卖废铁四毛都不到!坑爹。”

然后对方说了什么,他冷笑,“爷我没钱。”顿了下,“不过我老婆有,嘿嘿。”

我在想我一直在月光的路上走,什么时候富过了?只听他又接了句:“没错啊,我说这就是气你没老婆疼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好爽啊!”

……抖S?

车子要维修了,徐微雨打4S店预约:“Hello,一辆×××,车牌是……明天下午过来。”

对方停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您打错了,这里是家政服务中心,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我以为他要挂了,结果他马上就问:“你们那有什么服务?”

“钟点工,家庭保姆等。”

于是他叫了钟点工,明天来家里大扫除,最后满意地挂了电话。

我看了他好一会儿,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打错电话”是故意的?懒死他。

那天隔天送走钟点工,微雨在看电视,他同事打电话来,他懒得要死就按了扩音键放在桌上听。电视里正播放到一女声在说:“你别走,我错了,求你别走!!”

对方小声地问:“你跟你老婆吵架呢?”

微雨:“没啊。”

对方:“哦,吓死我了,我还想说如果你跟你老婆吵架的话那你明天就别来单位了,免得我们被你迁怒,受到强有力的生命威胁。”

坐旁边的我深深无语了。

事后我问徐微雨:“你在你单位发过脾气?”

“没啊。”他说,“我就说如果哪天我离婚了,你们记得把所有武器都锁好,我就说过这么一句。”

“……”

国庆节,我们家跟徐微雨家的家人去饭店吃饭。

走进饭店的时候,听到微雨跟他爸在说:“您能帮我处理下罚单吗?”他爸果断说:“不能。”

然后席上他开始灌他爸酒,他爸喝高的时候拍着他儿子的肩说:“喝醉了咱也是帮理不帮亲。”

微雨果断放下酒瓶,转头对我爸来了句:“爸,现在改招赘还行吗?”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长辈都不怕。我爸一贯严肃来着,结果也被他逗得笑出来。

真是活宝。

回家的路上,我问他:“我看你喝酒了,还是我来开吧,你靠着休息一下。”

“就两杯而已,再说,市内没事的。”

“你大半罚单都是市内的好吧?”

微雨忧郁道:“别那么直接嘛,对了,亲,能不能借一下你的驾照给我?我分可能不够扣了……”

“……”我严肃批评,“你下次要注意点了!”

“那肯定的!”

“再有罚单怎么办?”

“再跟你借!”

“……”说了半天,都是废话。

假期里,陪徐微雨的朋友去看车子,微雨俨然已经在他的朋友圈中,包括我的朋友圈里,树立了“汽车专家”的名号,一进车行,看了一圈,最后只见微雨停在了一辆黑色轿车前问:“这车怎么样?”

销售员:“绝对能开!”

我们旁边的人都默了,连那销售员也反应过来自己刚脑抽了,但微雨却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说了句:“嗯,不错不错。”

“……”

晚上去澡堂洗澡。我先洗完,在大厅里等徐微雨,等了半小时没见出来。

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在里面晕倒了……晕倒后被人架到了换衣服的房间里,有男的工作人员在给他用冷风机吹,醒来后这家伙模模糊糊嚷了句:“我不要特殊服务!”据说旁边的人都笑疯了。

到车上后,他靠过来,拿我袖子作擦眼泪状,“人家都被人看光了,老婆,你回去可要好好抚慰我的心灵。”

“我可没看到。”

“平时可都是你一个人看的!”

“……”

路上,他一直像祥林嫂似的在那神神叨叨:“被看光了,唉,怎么办,被看光了,感觉好厌世,怎么办,一丝不挂,丢脸啊,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我说:“有那么夸张吗?”还厌世了,还不会爱了……

他立刻提高嗓门道:“有,我的身体原本是只为你一人裸露的,现在……”我打断他的话,“你爸妈爷爷奶奶,还有一些长辈,大概不少人看过你全裸的吧?虽然是小时候的,而长大后的,你不是说过,大学那时候边洗澡还边跟人比那啥吗?呃,你跟外国人比不会受打击吗?”

微雨:“说!你是谁?!我老婆呢?!”

“……”

我间歇性会非常懒,一动不想动,洗衣服做饭都不想,但衣服换下来不洗心里有疙瘩,所以叫徐微雨进书房,说:“给你一百,把衣服去洗了。”

徐微雨一顿,我以为他要说我不高兴了,结果却说:“人家才没那么廉价呢。”

“两百?”

洗完了,他跑回来说:“这位顾客,要不要再来个陪床服务什么的啊,只要一百就好了。”

我:“不用了。”

“五十,五十!”

“……”

“倒贴,倒贴!”

“……”

晚上徐微雨上网,看到一条新闻,是质疑一人妖整容的。

微雨:“我当场就喷了有没有?人家最关键的部位都公开整过容了,其他地方动点刀子算毛啊?现在新闻越来越无聊了。”

“……”

洗漱时照镜子,他左看右看,说:“我这张脸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

正刷牙的我点了点他下颌,“这角落遗留了泡沫,大概是在死角,所以没看到。”

“……”

徐微雨一早起来在我衣服口袋里摸,我说:“你干吗呢?”

微雨:“亲,给点钱吧。”

我心想,不能这么穷啊,便问:“你是不是出去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微雨暗含深意地看着我,“你终于知道了吗?”

我脑中立刻显现“吃喝嫖赌”一词,只听他又说:“我不是把我的小金库都默默塞给了你吗?努力做新时代好男人,没给自己留下一分零用钱,然后当你猛然有一天发现的时候,就会抱住我说‘老公你最好了’!但是,一早起来现实告诉我,单位食堂是要自己掏腰包的,所以,老板,请给小的十块钱的饭钱吧。”

我无语好久,“你塞哪件衣服里了?”

于是两人一早上在那儿翻大衣。

表嫂在大学教书,我闲来无事便跑去听她讲课,那天过去没跟她事先打招呼,但是挑了她上课的时间,坐了后座。旁边有同学轻声问我:“你貌似逃了好几节课了啊同学。”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于是笑而不语,这男同学很有恒心,又问:“你不是我们班的吧?”

我说:“我旁听。”

对方果断说:“还有要旁听大学课程的?那你给我你号码吧,你帮我点名,我请你吃饭。”

旁边有人笑出来,“他想泡你!”

那男生红着脸反驳,“不是。”

这男生应该是真不是,他就是想让我给他点名,不过我还是跟旁边在暗暗起哄鼓舞他追我的同学说明了一下,“我领证了。”

后一天,我听表嫂惊讶地跟我说,他们学校据说有学生已经结婚了!

我:“……”

跟徐微雨以及一对朋友夫妇(那男的跟微雨是兄弟)去电影院看电影。

电影中途,那哥们说了句,“啧啧,高智商犯罪啊这是。”

徐微雨慢悠悠说:“犯罪我是看出来了,高智商倒是没有。”

哥们:“老兄,你不觉得这影片很有深度吗?”

微雨:“因人而异吧,对你来说可能是挺有深度的。”

哥们:“我说嫂子,你老公是不是在对我人身攻击啊?”

我:“……”也没怎么看懂的人,对此不想发表任何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