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可爱的亲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微雨的堂哥是北大生,据说从中学开始一路保送上去,很牛的一号人物,然后,我第一次看到这位堂哥,他对我说了一句:“MM,有没有对象介绍啊?”事后我问徐微雨:“你们堂哥挺一表人才的,怎么还没找到对象呢?”

徐微雨说:“他五行缺德。”

“……”

后来跟堂哥熟悉后,他有一次来我家玩。

我听到他跟徐微雨在说:“是兄弟就帮忙一下,只是让你去帮我看看人而已,又不是让你出轨。”

微雨:“跟你说了没空。”

“是你老婆让你跟我去的哪,她让我告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老婆?你不早说!走起。”

“……”

我就说了句,要不让徐微雨帮你参谋参谋,完全没说过“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种话吧?

他们回来时,微雨在楼下停车,先上来的堂哥跟我说:“弟妹啊,对不住了,一路用你的威名让你老公开了车,请了饭,还买了点水果送了那姑娘……结果那姑娘看中了你老公!”

我无语,“然后?”

堂哥:“我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毅然决然牺牲了自己,说我跟你老公才是一对。”

我彻底无语了。

这时徐微雨上来了,一进门就破口大骂:“徐缺德,坏我名声,老子阉割了你!”

然后只见那高材生在房子里上蹿下跳喊救命!

跟徐微雨,以及他的北大堂哥一起出门买年货。

微雨开车,路上一直堵,堂哥就一路叫:“超过那辆!快,红灯快亮了,飙过去!”

微雨欣慰地对我说:“看吧,比起他,我文明多了吧?”

堂哥:“文明什么啊,你这速度太坑爹了,回头我来开。”

微雨:“我没意见,你问我媳妇。”

我:“我也没意见,前提是如果被开罚单你们自己去处理。”

高材生堂哥说:“No问题!”

回去堂哥开,微雨一路上在说:“超过那辆!快,红灯快亮了,飙过去!”

敢情两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微雨的北大堂哥的亲姐姐的儿子,刚满四岁。特别爱徐微雨……的手机。因为他手机上游戏多,一回假期北大堂哥把小男娃放在我们家后自己出去玩了。

我跟微雨中午便带着小男娃出去吃饭,在人满为患的餐厅里,小男娃拽着徐微雨的裤子大声说:“叔叔叔叔,我要玩你的小鸟,在哪儿呢!”

全场静默。

微雨一头黑线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郑重而响亮地说:“你很喜欢玩叔叔手机上的《愤怒的小鸟》对不对?现在给你玩!”

于是小男娃接过手机就特开心地玩起了《愤怒的小鸟》。

回家后,微雨便道:“我要卸了这坑爹的游戏!”

陪家族里一个六岁的表妹做语文作业,我各种压力。一道看例子做题的题目,就把我难住了,揉着头在那苦思冥想,小表妹就在旁边说:“姐姐姐姐这道我会的,我跟你说。”

微雨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这话,上来就一番嘲笑,“亏你还是文科生呢。闪边儿,让我来。”

然后他单手撑桌沿,研究了足足五分钟,说:“有点难度……咳,我是理科生。”

结果小表妹还来了句:“你们都好笨!”

“……”

微雨:“放屁,小爷我差一点就是理科状元我跟你说。”

小表妹:“状元是什么?”

微雨:“牛人。”

小表妹惊恐状:“牛魔王?”

微雨:“不是,其实是孙悟空。”

小表妹:“哇,微雨哥哥是孙悟空,那你的金箍棒呢?”

微雨:“熔了卖了,买了房子结了婚。”

小表妹捂嘴偷笑,“我才不信呢,我知道你骗我。孙悟空牛魔王都是电视里的,还有猪八戒,都是假的。”

我同情地看着徐微雨,“你真的已经不了解‘00后’了,他们都知道08年北京奥运会,钓鱼岛是中国的。你还是洗洗早点睡吧。”

微雨泪奔地跑了。

这位小表妹,大概是看多了电视上的战争片,一天来我家做客都带着一面小国旗,用一支筷子撑着,一进门就说:“打倒鬼子!”

微雨在那儿说:“我成鬼子了?不要啊,我是被冤枉的啊!组织要相信我!”

小表妹淡定地看着配合她演戏的人,说:“微雨哥哥,你好幼稚。”

微雨:“……”

后来小表妹一定要我加入她的团,说她是团长,我当挥旗人,号角响起的时候我要跑最前面。

我说:“我跑步不行,肯定没跑多久就被超过了。”

于是小表妹勉为其难找了微雨,微雨肃穆道:“我当举旗人明显大材小用了,组织,我请求开ZTZ-99式主战坦克,它装备了三种弹种,分别是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破甲弹、榴弹。发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时初速为1760米秒,直射距离2300米,对均质装甲的穿甲厚度600毫米以上,发射破甲弹时初速1000米秒……”

小表妹:“微雨哥哥请你认真点好吗?”

微雨:“……”

最终徐微雨举了面旗子在那儿冲锋。

小表妹很喜欢小弟,每次小弟在家的时候,她总要过来黏着他玩,哥哥长哥哥短,小弟虽然“傲娇”,但对表妹却是关怀备至的。

两人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一进门,小表妹:“老顾你在啊?”

小弟:“哎呀我们家老王来啦!”小表妹姓王。然后两人手拉手,看电视嘛看电视,吃零食嘛吃零食,你打游戏嘛我在旁边喊加油。

微雨一回来接我回去,看到就说:“紫MM你打游戏就打游戏,还带坏小朋友,你的道德底线呢?”

小弟不搭理他,跟小表妹继续玩。

微雨靠书房门口,对小表妹招手,“来来,小美女过来。”

小表妹平时也是很爱跟徐微雨一起玩的,正左右为难,小弟便骂道:“你能不能别耸门口?很碍眼哪!”

微雨见小弟重心转过来了,又马上跟他“争论”。

我后来回去的时候跟某人说:“我一直想说,其实你们之间才是真爱吧?”一被忽视就要拼命刷存在感什么的。

我本以为这次是我完美地结束了话题。

结果,徐微雨幽幽望着窗外,忧郁地说:“是啊……可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