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吵架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世界上没有不吵架的情侣,我跟徐微雨当然也不可能是例外。

第一次跟他吵架,就是之前写到过的高中时期文理分班的时候。他当时可生气了,好几天没搭理我。摆着脸,谁碰都发脾气。

冷了好些天,那天中午看他坐在食堂里吃饭,我想这样僵着实在难受,索性早死早超生吧,就跟身边同学说我去那边吃。几个朋友也暗暗鼓励说:“其实清溪,你家徐微雨很好讨好的,你跟他稍微撒下娇,他保准儿就服帖了,然后又是每天清溪长清溪短的。”

我心说:他固执起来无人能敌。

我过去的时候,他看到我,竟然就把头别开了。我心里凉了一截,也有点气,第一次很傻地想,你想要冷战那就冷战吧,我冷起来肯定比你长。

站了半分钟就要拿着餐盘走开,就听到他骂过来了:“走什么走,你给我坐下!”

“……”

我走出一小步,他走一大步,最后总是会好的。

第二次吵架是大学那会儿,大二。

他来看我,我那时候忙着考六级,他说来,我“哦哦”就应付了,他来的具体时间我记得很模糊,潜意识是觉得他要等我考完了再过来。

考试前一天,也就是他来的当天,我手机没电也懒得充了,全身心看书。他那天找不到我,又急又气。而他当时并不知道我住哪个寝室。

我傍晚从图书馆回来,在喷泉花坛那边见到了站在那儿脸拉得老长的某人,当时心就咯噔了一下。

一是意外,我还睁大眼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是他没错。二是,看这脸色,应该不是一般的生气了。

他看到我,一愣,立刻冲过来,劈头就说:“你是故意的吗?啊,一整天都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哦,不对,你怎么可能会出事,就算我等死了,你也照样会过得好好的!”大致是这样,中间还有几句就是说站得脚都快断了,总之委屈有,生气更有。

而我被他劈头盖脸骂得脑子也嗡嗡的,然后就有点想哭了。

微雨马上皱眉了,缓了口气说:“顾清溪你哭什么啊?是我想哭好不好!”

让他等了那么久很内疚才红了眼睛。

而如今的吵架基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如下:

早上叫徐微雨吃早饭,喊了两次没回应,就跑房间问他,他裹着被子滚了圈说:“你端过来呗。”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那你就饿着吧。”

基本上周末我吃完早饭会去逛下花鸟市场,爱好一直偏向老年群体。

从花鸟市场买了些扶桑花的种子回来,就看到徐微雨在小区里的篮球场上跟人打篮球呢,深秋就穿着一件背心。

他看到我就跑过来了,一上来就嘿嘿说:“我饿了。”

我禁不住又冷笑一声,好吧,我俨然成冷笑君了,我说:“那你去床上躺着吧,我端给你。”

某人:“……”

那什么,懒人是需要受到惩罚的。

或者干脆是无理取闹,如下:

一许久未联系的男性朋友找我聊了会儿天,问及我是否已结婚?是否已有对象?可否考虑一下我呢?

徐微雨听到后悠悠地说:“我要灭他满门。”

“他也就随口问问。”

微雨:“我也就随口说说。”

然后两人正常吃晚饭,饭后他问我:“那小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我跟他也不熟。”

“名字总知道吧。”

“貌似姓杨。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清晰地想起他呢?”

“……”

再如下:

有说“盘根问底却又受不了真相”是女人的通病。

我跟徐微雨说:“如果哪天你背叛了我们的婚姻,那么请你自觉跟我坦白,然后我会打你一顿,分手再也不见。”

微雨看我半天说:“如果哪天你背叛了我们的婚姻,那么请你自觉跟我坦白……我会死在你面前,再也不见。”

好吧,算你狠。

这对话过后,他又屁颠屁颠去上网了。

我进去拿书,在他后面转悠了一圈,他说:“屏幕反光看到你了,对我做鬼脸了吧,哼哼。”

我:“我只是提出一种假设而已,你总不能为此而生气吧?”

微雨:“没生气,觉得不爽而已。”“不爽”重音。

我:“那我道歉?”

微雨:“肉偿!”

我直接把他脑门轻按在桌子上了。

他哈哈大笑,“不敢了,你放手,哎哟,我的脖子歪了!”

我松手后他就在那边揉脖子,回身看着我幽怨地说:“脖子歪了带出去丢脸的是你。”

我:“那就不带出去,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微雨:“你不怕死就给我飘。”

我:“怕。行了,你玩吧,我洗澡去了。”

“洗澡?我也洗!”

“那你先去洗,我玩电脑。”

“干吗要分工啊,一起一起,男女搭档,干活不累!”

“……”

再再如下:

新建文档,打开时系统自动跳出在线模板热门推荐,排在第一的竟然是《离婚协议书》,下载次数竟达到六十多万。

于是好奇,下载了那份《离婚协议书》,打开,第一点: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第二点:财产处理,第三点:债务处理,最后,男女双方签字……原来离婚协议书长这样的。

看完就关了。切换到旁边的文档打工作总结。

隔天上完班后回家,徐微雨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脸肃穆。

我说:“晚饭吃了吗?”

微雨不吱声。

我:“我刚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如果没吃的话,我做饺子吃?”

还是不吱声。

我心里有点感觉出来他在闹别扭了,就走过去问他:“怎么啦?”

“没事。”

“你口气不善啊。”

他站起来,很认真地问:“我们结婚多久了?”

“大半年。”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

我想了想,他马上生气了,“还要想?!果然有不满!”

我无语了,“不是你问我吗?”

“你想都不应该想,哼!”

“你干吗啊?”

“你下离婚协议书干吗?”

“啊?”

“离婚协议书!”

“那……我随手下的啊。”

“你随手下来干吗?”

“就看看啊。”

“看什么?!”

“好奇啊。”我想了想,补充,“你不会以为我想跟你离婚吧?”

他愣了下后,躺倒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拿起了茶几上的一包瓜子,嗑起来……

为什么好想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