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婚后日常之“分歧”很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婚后婚前唯一的差别是,徐微雨:“老婆啊给我做饭啊,合法要求啊!”

“亲爱的给我买件衣服吧,都没靓衣穿了,合法要求!”

“女人,今晚看电影吧,合法要求哟。”

“清溪啊,给我唱首情歌呗,合法要求合法要求!”

我多次克制住了想把他非法处理掉的心情……

“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不能,我这一系列要求都是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保护的。”

我冷冷一笑,“《婚姻法》才没那么无聊,还管你买衣服看电影的。”

他默默走开的时候,嘴里在说:“《婚姻法》第三条,禁止家庭冷暴力,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遗弃……”

我哭笑不得。

跟徐微雨玩游戏,我玩的是萝莉号,让他带,他收了我当徒弟,玩了两个月,他说要跟我解除师徒关系。

萝莉: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青年:不想被冠上乱伦的名号。

萝莉:……

解除师徒关系之后,最终婚礼也没结成。因为系统又提示,萝莉的角色不允许结婚。

微雨差点一口血就出来了!

出门,开车在路上,看到一辆犀利的跑车,我就好奇多看了两眼,副驾驶座上的人就严肃说:“看这车牌号,跟你说,我们市有一伙吃喝嫖赌的没用的脑残的只会惹事的放高利贷的富二代渣渣,车牌是一系列的,里面都有777,你说这一串子人傻不?咳,重点是,你别给我多看了,要看就看我,正义和英俊的化身!”

这家伙一棒子解决了一串人,最后还不忘高度颂扬下自己。

跟徐微雨逛街,其实是很累的一件事,因为两人品味不同,经常会因一件衣服或一双鞋子而争论。微雨:“我穿这衣服好看吗?”我:“像痞子。”花布衬衫真心不是谁都能穿的呀,大哥。

微雨:“这裙子好看,亲,你去试试看。”我:“除非我死。”

我:“你去穿穿那件黑西装看?”微雨:“像出殡。”

于是,我很少跟他一起逛街买东西,我朋友对此表示,“你们俩竟然能互看对眼,也算奇迹了。”我也深深觉得是。

工作中跟徐微雨聊QQ,打太快打成了:做吗?

微雨:大白天?!附带一张扭捏表情。

我:刚打错了,是在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回来:死了!附带一张倒地吐血的表情。

我:问你,朋友的孩子满月我们送什么?

微雨:钱?

我:……除了钱,再送点另外的什么?

微雨:金银首饰?

我:有意义点的。

微雨:电脑手机?

我:算了,我问错人了。

微雨:别走呀客官,再聊聊嘛!

我:你很闲啊?

微雨:今天的工作都做完了。

我:那就多看点书,多提升一下自己的情操和修养,别让自己看起来那么世俗。

微雨:……

同事会叫我帮忙从网上买东西,我的卡都没开通网上银行,徐微雨有卡开通着,所以我一直用他的卡在买。这导致他的手机经常收到支出多少多少费用的短信。有一回刚帮一同事买完,收过同事给的现金,就接到了他电话,说:“女人,你总这样套现是不行的,你要钱就直接跟我说嘛。”

“……”

晚饭后散步,散步的时候,徐微雨在我后面轻说了声:“我手机放你包里了啊。”然后在后头摸索着打开我斜挎的小包,结果被旁边过来的一大爷喝住了,“偷东西!”

徐微雨满脸纠结地扭头,“我放东西啊,大爷。”

不知道为嘛我笑喷了出来。

那大爷讪讪然走开了,我跟身后侧的人说:“是你动作太猥琐了吧?所以才会被人误会。”

“怎么可能?我长得多正直不阿啊。”

“没看出来。”

“那是你没用心看。”

我心说,用心看,那你就是一彻彻底底的小地痞,那性格……

散完步看广场上的阿姨们跳舞,有美女妖娆地过来问微雨:“帅哥,能不能借下你手机让我打通电话?”

微雨转头,“一、美女如果你是想要我号码来联络感情,我肯定不给的,我老婆就站旁边呢。二、如果你是想行骗,那我是警察。”

美女果断走了。

我靠过去问徐微雨,“你是警察?”

“打了点擦边球嘛。”

我说:“你怎么不跟美女联络感情?”

“怕老婆嘛。”

“……”

没多久,微雨看阿姨们的舞挺简单的,就说:“我也上去跟着跳下。”

“你别丢脸了。”

“怎么会,这一看就soeasy,看我!”然后就跑过去排在了队伍的后方开始跟随她们跳了。

还真成,勉强能跟上。

不过一大男人,穿着一套呢质的风衣,在一群阿姨中扭着,太鹤立鸡群了。我都有点不能直视,跟他招手,“可以回来了。”

“老婆,你也来啊!”

“快点走了,还要去水果超市买水果。”

好不容易劝回来了,他跟我说:“我前面那大妈跟我说,我跳得很不错,让我明天再来。”

我:“那你明天自己来吧。”

到了水果店,徐某人偏要挑最贵的,樱桃雪莲什么的,我跟他说:“这些吃起来跟苹果橘子味道差不多的,营养价值也差不多。”

“可是明显樱桃长得好看。”

“你是买来吃还是看?”

“先看再吃,再说,女人吃樱桃,补血养颜又排毒,你看,我的心里想的都是你。”

“……”

半夜有人打电话来,接起,男声,不是中国话,没听懂,一看原来是徐微雨的手机,于是叫醒他把电话给他,他说了两句就挂断了,我问:“那人在说什么啊?”

微雨:“没听懂,我让他说英文,但我一看这时间点,让他过十小时再打来,不好好学世界时区划分的人最不讨喜了!是吧?”

我:“你睡觉就不能关机?”

微雨:“怕有人找我嘛。”

“……”

睡了一会儿,他贴过来说:“趁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的时候,来一次?”

“困。”

“做做就清醒了。”

“睡眠少明天白天要打瞌睡。”

“明天请假咯。”

“‘欲令智昏’要不得。”

“要得要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