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的自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跟徐微雨,小时候其实没有特别的感情深厚。就是偶尔会在一起,一起回家,那时候一起回家那段路,其实并不长,就出校门,走一百米,在分岔路口就各走各的了,交流其实很少。

再后来,偶尔同班,偶尔同校不同班,而其中初中还是不同校的。

那时候也没有觉得彼此是特别的,就是……比别人亲切。

到高中的时候,微雨跟我说,他要出国。那时候,我有点感慨。但是想想,我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呢?反正,你出去就出去吧。

我当时以为自己并没有很伤心,反倒是他比较难受。

我记得,他走的时候,我没去送行,甚至那年暑假没有见到他。

他走之后。

我有一次,拉着弟弟去唱歌,不知道怎么唱着唱着,就哭了。那时候,就觉得,啊,他走了。好像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就这么离开了身边。

小时候,微雨学小提琴,我学画画,但是画得不精,微雨小提琴也学得不精。

但相对而言他体育更加不行,好在还有点点音乐细胞,所以看上去还是个小才子。

这人出去之后呢,每次跟我打电话,都会事前给我充电话费。

然后打过来第一句话是:“我给你卡上充钱了,我们可以慢慢说。”

他在那里,是挺孤独的,感觉得到。我这里有熟悉的风景、马路,有朋友和家人。而他就完全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他说想念我的时候,我很感动,很心疼。

那时候觉得,哎这傻瓜,很心疼。

有一次,我去兰兰家。

兰兰家附近有一座小城,做小提琴的,小提琴之乡。

经过那里的时候,看到很多卖小提琴的店,那时候看着,就很想念很想念一个小男孩。

记得他小时候,背着小提琴去上音乐班,走过我那个绘画班的窗口,他总是会举起小提琴的那根琴弓,他举起来跟我打招呼,说清溪啊,我去啦,我去学小提琴啦。

然后我跟兰兰进去了店里,我说,我想买一个小提琴。

兰兰说不会拉小提琴,演奏出来就是鬼哭狼嚎,很难听的,会被左邻右舍投诉。

但是我还是买了一个,我就摆在家里,当装饰看。

他们说,我对微雨很冷酷。

但是真的,我那时候,很想念他。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的家人、我弟弟、徐微雨,都是在国外。

我一个人住了……七年,偶尔母亲会陪我住。那时候是真的很孤独。也挺不明白,还会很俗气地去想,外头有什么好呢,我关爱的人都在外面。

后来,大学那四年呢,是真的把我缓过来了。

认识了一群很好很好的女孩子,一生的好友。

有一次跟兰兰去海边。

我们吃完晚饭,大排档。去沙滩上散步。沙滩上有人点了篝火,有几个人围着,有一个男孩子,应该说是男青年,在为一个女生拉小提琴。旁边的人就在起哄,说答应他吧答应他吧。那时候我就特别、特别想念,我的小提琴男孩。

后来,他回来了,日子又过了两年,微雨求婚,我答应。觉得好像终于完成了一次很漫长很漫长的长跑,中途很累,但总算到达了终点。

这,便是我的朝花夕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