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二年夏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又是一年夏,七月初去接小弟(也当是今年的旅游)。

小半年不见,大男孩已经把头发染成了咖啡色,又天生有点卷,配上墨镜,花哨得厉害。

他嘿嘿嘿地带我去逛了不少地方,徐微雨跟在身后,大多数时间在玩手机。

小弟几次回头,然后对我说:“姐,那人是来旅游还是来玩游戏的?balabala!(类似不懂欣赏华丽风光之类的)”

微雨听到了,头都没抬,“这些风景爷我早已经看透了。”他是依照某支歌曲的调子唱出来的。

小弟:“那你是来干吗的?还不如干脆别来了!”

微雨朝我抛来一眼,“我来看你姐啊。”

“……”

小弟嫌恶地搓手臂,“你这人还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啊!冷死人了!噫,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徐微雨依然很淡定:“起鸡皮疙瘩的又不是我。对了,我在你的‘非死不可’(facebook)上看到你说有女朋友了?你这话说出来,不怕你姐反对你早恋?”

“……”

“是女性朋友!女性朋友!那个‘性’你就没看到吗?”

“哦,原来还有‘性’啊……”

我:“……”

这是第一天。

后面更糟糕,没有一天不吵。

回去那天,无所不在的航班误点。

在机场里,小弟忧郁地望着大玻璃外的天空:“延迟的班机呐都是那折翼的天使啊!”

……他在外国学校就是上国内网站?

回家第一天。

我陪着小弟在家待了一天,听他叽叽喳喳讲了一天。不禁有点小感动。

最后小弟说:“姐,我这发型已经很清爽了,你别再让我去剪平头了,好不好?”

我说好。

小弟目瞪口呆,“这么容易?那我前面讲了那么多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口干死了!”

之前的感动化为乌有。

傍晚的时候小弟跟进跟出问我晚上哪里去吃饭?

我说:“今天徐微雨说他请客。”

小弟一听没劲了,“干吗要他请啊?!”

徐微雨刚好进来,笑眯眯说:“既然你这么主动热情,那你请吧?”

我看他们又要吵了,马上说:“我请。”

晚上由我开车三人出了门。

小弟坐在车上说:“车也是我姐开,饭也是我姐请,徐微雨你怎么好意思?”

徐微雨:“我干吗不好意思?我人都是你姐的。”

“……”

一路吵过去。

小弟回来,在家总是待不住,时不时吵着要去看电影,要打球,要游泳。

我妈一天就说:“小弟跟姐姐性子还真是差好多。我叫姐姐出门她没几次高兴的,就喜欢待在家里。”

微雨点头说:“清溪比较文静。”

“是的呐,跟弟弟性子完全是南辕北辙。”然后我妈妈开始打比方说,“如果家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上,小弟看到则会拿起来放在茶几上,而且放得很端正,而清溪则只是看一眼,不会捡,她会跟我说‘妈,如果你看电视的话,遥控板在这边’,指了指就完了。”

我……

微雨忍笑:“清溪……比较大而化之。”

其实,我只是觉得,它老掉,还不如让它待在地上了,也减少摔坏的几率。当然对这观点苟同的人真不多……

晚上跟徐微雨和小弟窝沙发里看电视。

小弟:“姐,你掉头发好厉害啊。”他说着捏起沙发上的几根头发。

我下意识回:“凭什么说是我的?”

徐微雨突然笑了,说:“清溪,你竟然也有小白的时候。那头发一看长度就知道只能是你的。”

呃,好吧。不过这两人什么时候同仇敌忾了?

结果还没等我说,小弟就已发飙了,“你干吗说我姐小白?你才白呢,你全……你最白!”

微雨“啧”了一声说:“行,我白,你黑行了吧,来,小黑,去给白爷叼瓶饮料过来。”

“……”

我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撤出了吵闹地,到书房开电脑了。

没多久微雨摇头晃脑进来,举着手臂说:“这小狼说不过就咬人,忒没品了。”

我问,小弟呢?

微雨答:“关大门外了,我让他有话发我短信。”

“……”

这年夏天很热那会儿我中暑了一次。然后隔天跟小弟两人去刮痧,刮完出来小弟对着镜子看着满身的红痕,面目纠结,最后蹦出来一句:“以后老子还怎么穿背心出去见人啊。”

“……”

晚上回家微雨看着我的后背,悠悠说了一句,“果然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哪。”

我心说,这还能变回来呢你就开始略有嫌弃了,要以后真毁容了可怎么办?

我刚想问,他自己就长叹了一声,挺感伤地说:“看来我这辈子真的是没救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