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婚前日常之二货们欢乐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丰富多彩的一天。

从凌晨徐微雨电话过来,就为了提醒明天是清明节,忆故人。

早晨睡到六点,小阿姨电话来说找到一帖神秘美容药方,问我是否科学。

好不容易说服阿姨莫尝试偏门,挂断电话想要补眠,母亲大人破门而入,说,听到你起来了,那就赶快起床穿衣服吃早饭。

迷迷糊糊吃了早饭,想回去再睡。

小弟说天气真不错啊想去踢足球,又说人生地不熟要我陪着,于是不得不去了离家不远的一所高中,看他三分钟就跟球场上的一帮人混熟,想睡觉……接到几束目光,小弟跑过来说,姐,有人问你几岁了。

我……线衣牛仔披头散发,是老还是不老?

终于跟小弟说我得先走,刚要开出学校,差点撞到一名飞车少年,吓得大半清醒。

回到家,久未联系的大堂弟电话说要来找我,遇到了感情问题,我等了他半小时,听他说了两小时……中饭时间到,他说:“老爸在过清明,我得回家了。”看时间,“哎呀,跟你说了那么久,回去肯定要被老爸骂了!”

我……吃饭,中饭完,母亲大人跟着我走进房间,等我刷牙完,笑着说:“女儿,好久没跟你聊体己话了,我们说说话吧?”

然后跟母亲聊……好困好困,终于母亲大人一句“还是生女儿好”之后满意离开。刚倒床上,徐微雨来电,问:“想我吗?”我:“想睡。”

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郁闷。所以那天中午出去,当我看到后面一辆警车一直跟着,我让边了它也继续跟着,不由皱了眉头,后面跟警车的感觉并不好。然后我更不知道怎么地就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比了一个中指。

然后,然后那辆车就真的不跟了,超前了,拦我前面了!

我意识过来万分后悔,早知道就比大拇指了,真的。

警车上的人下来了,我下车,等着噩耗,结果对方上来很兴奋地说:“顾清溪,真的是你啊?!”

我看对方人高马大,但真的是不认识的。

他说:“我是徐微雨班上的啊!”

……我不认识,但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说:“我刚看你从银行出来,就觉得眼熟,就跟上来看看,刚开始还不确定,中途你朝我比中指哪,我想肯定认识的,不然谁敢跟咱警察比中指,哈哈!对了!听说你跟微雨同志快结婚了啊,恭喜恭喜!”

……

果然晚上接到徐微雨电话,他笑得很欢,他说:“听说你朝警察比中指了,哈哈哈哈!你强,那仁兄我都不敢朝他比中指!哈哈哈哈!我太爱你了!”

有一天小弟传了一张照片给我,问我:“姐,这婚纱好看吗?”

我说:“挺好看的啊。”

小弟马上说:“那我送你吧!”

我疑惑,“你有钱吗?”

小弟说:“当然,我攒了多少年了!姐,让我送你吧,婚纱就应该是你最爱的人送你的!”

徐微雨站在我身后,冷冷地说:“让他去死。”

晚上微雨陪着我去做头发,其实是一直没时间剪,养太长了,结婚的时候要做发型,太长不好弄,所以定了时间先去剪短一些。

发型师问我:“要怎么弄?”我还没说,之前一直玩着手机走进来的徐微雨抬头说:“剪短一点,但别太短。”

发型师看看我又看看徐微雨,说:“那顾小姐需要另外的护理吗?染色或者烫卷?今年茶色大卷挺流行的。”

微雨说:“不需要。只要剪短点就行了。”

“那……”

微雨说:“那就赶紧的吧。”说完很自在地坐到旁边继续玩手机。

“……”

我忍着笑,果然是在外面越来越那啥……冷傲了。

后来那发型师给我做头发的时候,偷偷跟我说:“顾小姐,你男朋友好拽啊。”

我想解释一下,徐微雨只是习惯性有一说一,在外面他一向不多废话,呃,传说中的面瘫。结果我还没开口,那发型师又说了一句:“不过比你弟弟好很多。”

我想起上次带小弟过来剪头发,刚进门他就说:“叫最好的发型师过来!”洗头的时候说:“我只用××的洗发水。”理发前又说:“要×××(某一国外男明星)的造型!”我当时直接跟理发师说:“剪小平头。”

“……”

小弟那年假期在家窝了两个礼拜才出门,我一直觉得男孩子应该把头发剪得干净清爽才好看。

小弟一周总会跟我通一次电话,说一些他那边的事情,顺便抱怨,以前是抱怨他那边整天下雨、没美女(是男校)、食堂饭难吃,现在主要抱怨……徐微雨。

“姐,你干吗老是让徐微雨用你电脑啊?我跟你说话都让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