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友谊天长地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微雨回国那一年,被我正名之后,请了我寝室的室友们吃饭。

我们寝室长见到徐微雨第一句话是:“为嘛不是我跟你生在一个村?!”

徐微雨有礼回了一句:“就算我跟你一个村,我们也只能做兄弟。”

“……”

之后室长对徐微雨的评价是:“既有男人的成熟又有男孩的可爱!”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前两天大学室长跟我发信息说:终于谈恋爱了!

后一天她又发信息跟说我:理所当然我又失恋了!

问其如此神速的原因。

她答:他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他知道我爹是当官的,他爹也是,不过官职比我爹小。他跟我分手是因为我爹是反贪局的官,有必要这么急着证明自己爹是贪官吗?!

“……”

大学里的另一位好友去做了整形,以前她便一直自称“整容达人”,回来之后跟我说要去追求以前暗恋的男生,圆了自己的少女梦。

我说:静候佳音。

隔天她跟我说,对方愿意了!

我说恭喜。

姑娘说:“但我没同意!”

我问原因,她叹了一声说:“当初惊艳,完完全全,只为世面见得少。”

“……”

整容达人:“溪子,我又想去整容了!”

之前整了容,跟年少暗恋的人表了白,然后觉得当年自己眼光很傻很天真之后,这姑娘又突发奇想来了。

我说:“你怎么又想不开了呢。”

“我刚刚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发现人生没有了意义。”

“好端端干吗要自虐呢?”

达人:“……”

我:“……”

达人:“我只是想找一些闪光点而已啊!!”

我:“……然后发现全都是黑子(太阳表面常常出现的黑色斑点)吗?”

“……”

“……”

这段时间都在家陪家人,朋友来约出去玩都拒绝了,这次好友兰兰相亲,让我跨省陪着去,姑娘说是要用我的沉默寡言来衬托她的能言会道,用我的平常身高来衬托她一米七的模特身材。我说行啊。主要是刚好有事要去找她。

相亲完隔天兰兰电话来,说没成功,“对方拒绝的理由是喜欢乖巧娇小的姑娘,我还没嫌他壮呢!”

兰兰最后说:“清溪,我估计那人是看中你了。”

我说:“那你有没有跟他说我是有夫之妇了?顺便,我很纠结,我很娇小吗?”

兰兰:“难道是对比出来的?丫的原来我很壮吗?泪奔,我不是已经被你刺激得都减下去二十来斤了吗?”

想到此朋友一年前体重还在一百二十的时候,抱着我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到九十斤啊?!”

“兰兰,你的胸部压着我了。”

“我胸还在下面!!”

“……”

自此以后她发愤图强,半年从一百二十减到了一百。

兰兰:“难道爱情真的跟体重成反比?”

我安慰:“你觉得一只小猪会去喜欢一只瘦弱的小鸡吗?它肯定是依然喜欢丰腴憨实可爱的猪!”

“为毛我没有感受到丝毫安慰呢?为毛呢?顾清溪。”

“……”

约在同一座城市的室长逛街。

中途室长电话响,她看了眼,没接。

我问:“怎么不接?”

室长答:“先夫,没什么好讲的。”

“……”

之后没多久,微雨电话来。我当时脑子慢了一拍还是不知怎么地,看着电话好久。

室长问:“谁呢?”

我顺口答:“奸夫。”

室长一愣,捧腹大笑之!

晚点徐微雨来接我。

室长远远朝他招手,“徐奸夫!这里!”

徐微雨过来,看了室长一眼,又看我,问:“这人又抽风了?”

室长咯咯直笑,抖得跟筛糠似的。

回去路上,徐微雨问:“刚她叫我什么来着?”

我淡定答:“姐夫。”

徐微雨“哦”了一声。

然后徐微雨手机响了下(短信),他查看,然后皱眉,然后笑,“奸夫是吧?”

“……”

短期内不想理的人,室长,不带这么玩的!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室长打电话来,说:“又掰了!”

这姑娘换男朋友的频率,让我都忘了她这次的这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相处的。

我一边扒饭,一边关心状问她:“怎么又掰了?”她每次的分手理由都很千奇百怪,让我又惊又喜。

室长:“我穿连衣裙的时候,他穿马甲非主流!我非主流了,他穿西装!我他妈咬了牙穿了银行制服了,他穿T恤牛仔裤了!要分手就明说嘛,这算毛啊,果断掰!”

“……”

这次出去前,几个好友联系我,都是很长的短信,化妆品名单。我一一回复:此次去的是非洲。再无回应。

我郁闷,非洲好东西那么多,除了化妆品你们就没别的追求了?

达人代表了大家的普遍想法回过来:没。

室长心血来潮要来跟我吃饭。我说行,她说再叫上兰兰。

兰兰离我家大概两小时车程,不算远,我也好久没见她,就打了电话过去。兰兰当即答应:“太好了,马上来!他奶奶的我在相亲啊,姐姐太救人于水火了!”

“……”

兰兰大概是走回去了,电话那边说:“对不住啊,我姐姐生产了我得赶紧过去!”

“……”

然后室长又说:“要不再叫上达人?”

我不知道室长今天抽什么风,达人在大南方,如果坐飞机的话还有可能两个小时到。

我问室长:“你今天干吗了?不会闯了什么祸,呃,要给我们留遗言吧?”

室长瞪过来,“天蝎座还真是一针见血。我只是昨天晚上做噩梦了,梦到我们四个被追杀,死的死伤的伤,太难过了,所以今天一定要见见活着的你们!”

“……”

最后,自然达人没来,兰兰到的时候,室长正在客厅里打游戏打得疯癫。

兰兰一看说:“室长,你怎么又胖了??”

室长:“银行压力大啊。”

兰兰:“压力大你还胖?”

室长一边杀敌一边说:“唉,我逆生长嘛。”

“……”

大学那帮人只要聚一起,总是笑料不断。

饭中,室长问微雨:“徐少,你们单位有没有跟你一样的帅哥?”

微雨:“没。”

室长失望,“相似的呢?”

微雨:“没。”

室长绝望,“相反的呢?”

微雨看了她一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室长淫笑:“徐爷,能不能给介绍个对象啊?”

微雨:“不高兴。”

室长:“为什么??”

微雨:“不想害人。”

“……”

高中闺蜜:照片看到了吧?我老娘很满意的一个小伙子,要我跟他相处看看。我死算了!像不像非洲人?太像非洲人了啊!

我:其实非洲人都挺帅的。

闺蜜:我最近都快被折磨得崩溃了!昨天终于受不了了,跟我妈说,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

我汗:你妈妈吓坏了吧?

闺蜜:问题就是没啊,我娘很淡定,她说“哦”,然后说,“那你就跟他相处看看嘛,小伙子工作好……”完全跟我在不同频率啊!

我:那你打算怎么办?

闺蜜:我还是死了吧!

有时候想想,那些被逼着去相亲的姑娘真的是不容易,很不容易,一边是家人的关心,一边是自己的坚持。压力大可想而知。

我经常跟有这些个烦恼的朋友讲,你再等等,等等他就来了。可这些话有多少说服力,我们都清楚,其实它也就是一种心理安慰。但我想,与其现在随便拉个人结婚,后面难受,还不如再等等,反正你都等了他二十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