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甜言蜜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昨天画画,画水彩,几笔勾勒了一个人,用的是青灰色,所以那人看着很有几分凄凉。突然有感而发就在旁边写了几句:“你不想再看到我,那么只这一世,让我与你死在一起,我已没有轮回。下一世我不会再找你,因为我已没有轮回。”写完自己冷了一下。

后来这话让徐微雨看到,他看着那宣纸,又看了我半天,最后说:“那我去找你。”

……这人的冷功比我还强。

徐微雨在家里越来越小孩子脾气,我怀疑他在外面是不是越来越冷傲。

早上他拍死了一只血淋淋的蚊子,在床上念念有词,“就算我们有染了,但我还是要把你灭了,因为我已经有爱的人了。”

“……”

我好多朋友经常会询问徐微雨关于经济的问题,甚至到最后连今年的肉价、明年的降雨量都问了。

我大学时期的寝室长有一次问:“徐少,黄河里可不可以游泳啊?”

微雨答:“你有什么看不开的吗?”

我高中的同桌,以前很文静的姑娘,如今已经很活泼,她问微雨:“徐微雨,你在德国那么久,对那里算知根知底了吧?我毕业之后想去外面发展发展,德国怎么样?”

微雨答:“这边如果没牵挂,不错。如果有牵挂,不如监狱。”

徐微雨玩游戏。我在外头看电视,有时去书房拿点东西,顺便就站他身后看他两眼。

后来他抬头看着我说:“清溪,你可不可以不要站到我身边?”

我想,歧视吗?就问道:“为什么?”

他扭捏了一下,说:“扰乱军心。”

“……”

徐微雨对“经济形势”很有研究,所以每次同学聚餐,都会有人问他:“微雨,你说我应该买哪只股票比较保险啊?然后,一生无忧,好吃懒做,坐吃山空。”

那一次聚餐我刚好也陪着徐少参加了,他指着正吃水果的我说:“娶个这样的老婆,万无一失。”

我……当天没吃早饭,饿得要死,一直在吃东西,可是现场就水果、糖果、瓜子,要不就是饮料,那些水质的东西是越吃越饿的。

我那天算是吃够本的。

徐微雨几个朋友自驾游,那天聚集之后,领头人说:“各位,带上你们的必备品,咱们出发!”

徐微雨转头看我,笑着说:“走吧,必备品小姐。”

七夕节。徐微雨送了一只盆栽给我,说:“玫瑰就一天的保质期,但它至少能存活一年,然后我明年再送你一盆,你看,我们的爱永远都是鲜活鲜活的。”

小冷也小感动。

然后,隔天,我看到徐微雨对着那盆栽摇头晃脑。

“你怎么一天就掉叶子了呢?早知道买仙人掌了!”

“……”

徐微雨说到我跟他的名字。

徐微雨:“你看,我,微雨,下下来,慢慢地,就聚集成了清溪。”

我愣了愣,说:“别耍流氓!”

徐微雨:“……”

他这次是真的难得一次正经,以及唯美地耍浪漫。

我……

我经常会不小心弄伤自己,脚啊手啊,从小到大几乎没间断过。前几天把脚扭了下,竟然伤及了整个小腿的筋络。去医院看,那医生淡定地看了我一眼,说:“姑娘你可真能扭啊。”

“……”

期间徐少一直冷着脸,去配药付钱,然后来领人。

其实我能走,可看他的脸色我就只能乖乖趴他背上了。

出了医院,背着我的人果然就说教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呢?走路还能扭到,你是三岁小孩吗?……”

我好累,脚又痛,于是贴在他背上,说:“微雨,我好困。”他愣了愣说:“那你睡吧,我继续说……”

徐微雨说过不少甜言蜜语,但很多时候是他特傻帽的话感动到我。

这几天是真正的“腿脚不便”了,在家养着,晚上睡着也很不舒服。徐微雨躺旁边说:“要不我帮你揉揉啊?”

我说:“算了,别越揉越严重了。你说点什么来让我转移注意力吧。”

他想了想开始说:“从前有个小男孩,他从小就在一个小女孩前走S形路线,结果那女孩子只当他在耍宝。”

我:“噗。”

“你别笑啊,真人真事呢,回头肯定让你感动。”他接着认真说,“有一回那女孩子家里有事,请了假。放学的时候老师就问,谁离某某某家近点啊?就是那女孩子家,帮她把作业拿回去。那男孩子一听马上举手说,我来我来!全班都笑了,呵呵……”

我提出疑问:“你家跟我家不是一个南一个北吗?”

徐微雨瞪我一眼说:“说故事呢。”

“呃……噢,然后呢?”

徐微雨继续说:“那男孩子到那女孩子家的时候去敲了门,来开门的是她妈妈。那小男孩特紧张,叫了声‘阿姨’,说‘我是来给某某某送作业的’,她妈妈说,小女孩的太奶奶病了,要她陪着,所以在乡下呢。她妈妈又问他要不要进去坐坐,说小女孩应该快回来了。男孩子有点犹豫,他想见她,可又不好意思。最后他还是进去了,在她家客厅里坐着。她妈妈给他倒了杯果汁。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妈妈拿的陶瓷杯上印着那女孩子的名字,上面还有一个卡通的女娃娃,这是她用的。那男孩子发现之后面红耳赤,之后捧着那杯子喝一口脸就红一分。很快那女孩回来了。她是亲戚送回来的,脸上很忧伤,她没有看见他,可能看见了,但没花心思,一声不吭就上楼了。小男孩呆呆地站在那里,眼里落寞得跟什么似的——”

我说:“怎么我不记得了?”

“你记得才有鬼了!”某人已经忘了自己是在讲故事。

我笑着问他:“那么后来呢?”

徐微雨恨恨道:“后来他就伤心欲绝地回了家呗!”

我说:“就这样?”

他跳起来,“你还想怎么样?对于一个纯洁如白雪的男孩子,这样的伤害已经是多么残忍了啊……”抱怨为主,求安慰为辅。

我觉得我的腿更疼了……

朋友聚会,几个朋友说到自己最怀念最珍贵的时光。

轮到我的时候我说:“大学本科那四年,最难忘。”

我闺蜜:“那不正是刚好徐少不在那会儿?”

我:“……”

来蹭饭的徐微雨:“……”

闺蜜:“……”

其他男男女女笑喷了,“雨哥太可怜了有没有!”

徐微雨直接一个字,“滚。”

轮到徐微雨时,他说:“国外那几年……”

我心想,报复呢?

微雨之后又补了一句:“最难受。”

……

对他从不爱,到爱,到深爱,太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