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记得当时年纪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微雨高中的时候是很文弱的一号书生,学习很好,传说中的优等生,只是苦于体育一般,不能做到全面发展,但他总“喜欢”跟一大票肌肉发达的朋友挤在一起打球,即使跟不上节奏。

有哥们儿问:“微雨,你不喜欢篮球,每次都打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何苦呢?何必呢?算了,拉拉小提琴吧,兄弟我不会嘲笑你的。”

据说当时徐少爷冷哼一声,“顾清溪那厮不是说喜欢运动型的男人吗?”

之后高二文理分班,分班前我收到一封信,上书:读理读理读理读理!

我私以为是诅咒信。

于是不信邪地念了文。

就这样,我跟微雨在文理上分道扬镳了。

但我们一直保持着纯洁的男女关系……

高二的时候,有一次我的自行车坏了,于是微雨载我回家。那天我是要回老家,路比较远。

十一月份的天,微雨一路骑车过去,脖子那儿的尾发都是湿答答的,我看着很心疼。可那时候,那年代,心态多正直啊。我跟微雨就是正当的男女同学,让他载我已经很出格了。一路心疼,也一路在心里担心着如果在快到家的路上遇见熟人该怎么说?

最后果然就在半路遇见了在油菜地里忙农活的一位邻居阿姨,她远远看到我,喊过来:“清溪啊,放学啦!”

我当时心里一直在默念:“我们只是同学,我们只是同学……”

所以我一听有人跟我们打招呼了,我马上就喊回去:“阿姨,我跟他只是男女同学,我车坏了,他送我回家。”然后我还认为自己很聪明地转移话题说了一句,“阿姨,你种油菜花啊。”

阿姨很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过来,也不知道是“哦”在种油菜花还是“哦”只是同学。

然后,在骑出了一小段路后,前面的人说:“她只是问你放学了吗?你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吗?”那个“没用的”现在想起来十分之意味深长啊。

“……”我那时头一次脸红。

然后微雨笑着嘀咕了句:“种油菜?你可真油菜(有才)。”

“……”

有时候觉得微雨说话很直接,有时候又觉得含蓄得过头。

我有一个邮箱是很早很早以前注册的,早到大概是高中的时候。

后来高中毕业就不用了,渐渐也就忘了。

再后来,好几年之后,我要用邮箱注册东西,自己平常用的两个都已使用过,想了好久才把那个多年不用的老邮箱想起来。

进去时,看到那邮箱里将近一百封的未读邮件,都是来自国外。

徐微雨竟然一直没问,也未曾说起。

我把那将近一百封邮件花了一天时间看完,然后一一保存。

这人还真是闷骚到一定境界了。

如今,回想以前那最青葱的岁月,虽然短,却格外动人。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记得当时年纪小,不懂情也不懂爱,只是前后走在梧桐下,有雨落在树梢儿上沙沙响,我们傻傻相视而笑。

记得当时年纪小,不明分别也不明聚,有一种距离叫远不可及,你那儿的风我这里吹不到,只知一年春去又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