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三千不可思议!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呃...”

宁天林轻笑一声可惜,貌似还真是这样,两个人分的肯定要比一个人要多。

他来之前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提前告知他们一声,让把赢来的赌注都准备好,至于是同一人,也就顺口提一声,嫌变来变去太过麻烦了。

“宁先生,这是一万兆宇宙币,全部存在这张紫金卡内,您过目一下。”

说着,时利丽取出一张做工精细的卡片,双手递了过去。

“紫金卡...”

把玩着手中的卡片,宁天林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抚摸而过,质感特殊,让他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嗯,是的,这是公司专门为您办理的。”

经常与各种富豪打交道时利丽,自然是极为清楚这种卡的稀有程度,这种紫金卡,至少是必须具备宇宙之主的实力,方才有资格使用。

在宁天林打量卡片的同时,时利丽脸颊上闪过一抹羡慕,轻声说道。

“这张卡正面紫色,寓意紫气东来,而背面则是金色,预示着财源滚滚。”

“卡身表面绘有九条银色波纹,九乃至尊之意,象征着绝对的身份与地位。”

“呵呵,那些都是虚的,实力才是王道!”

宁天林笑了笑。

寓意再好又有何用?在绝对的战斗力面前,一切都是虚无的。

“嗯,确实是。”

对方的观点,时利丽并不否认,有命在,才有资格享受资金卡带来的特权。

“宁先生,本来赔率是没有那么高的,多的那一部分,是公司额外给的,毕竟澳家也因为您的缘故,多挣了很多。”

时利丽摊了摊手,笑着说道。

“嗯,那分红有多少。”

多给又不是少给,宁天林当然不介意。

“宁先生,十京!”

这个数字,就连时利丽刚知道的时候也是一惊,要知道,这十京也仅是这一次的盈利!

“很多吗?”

瞟了一眼时利丽那有些夸张的神情,宁天林淡然的撇了撇嘴。

他对宇宙币还真没有什么概念,要说资源能量的话,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哦,对了,这次澳家一共收了多少资源。”

这才是宁天林此行真正关心的。

“这个,太杂了,总共加起来大概有三千不可思议吧。”

时利丽挠了挠后脑勺,沉吟了一下,模糊的说道,好在有资源兑换表,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

因为宁天林说的资源实在是太过于笼统了,那些能量,有强有弱,各不相同。

强的还好些,可以直接当做宝物来用,弱的,则只能提供丝丝能量,这些东西即使放在路边,都不一定有人会伸手去见捡。

同时,她心中也是疑惑,宁天林要这么多的杂物干什么,但也不敢过多的去询问。

“三千不可思议?”

听到这个数字,宁天林眼中精光闪烁。

竟然会这么多,远超他的预算!

之前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去用资源投注,宁天林将一精气点设置成为一单位资源。

三千不可思议,那就是三千不可思议精气点数!

那由他、不可思议、十不可思议、百不可思议、千不可思议,这可是足足跨过了四个计数量!

这个数字,绝对是宁天林从收集精气点数一来,最多的一次了,远比苍漠海砂要多的多!

殊不知,在澳家这个庞然大物的影响下,这些投注者,几乎把那些平时没用的资源,都给翻了个遍,就连路边扔的也没放过,甚至库房里存了数万,数亿年的杂物,也都拿了出来...

积少成多,一个或许很少很少,一群人也不会很多,但一个星球可就不少了,更何况是全能通网的若干星球,那就不可估量了。

用宇宙币投注,他们或许还有不舍,可那些没用的杂物,他们想要收集的话,真不要太多,这些资源加起来,那也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呼!

看到宁天林惊喜的神情,时利丽一时都些懵。

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那么多的宇宙币,对方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而这些没用的杂物,反而却是高兴的不得了...

“嗯,只多不少!”

时利丽再次确认了一下,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还她第一次看到宁天林有这番表情,与之前的古井不波,了然于胸完全不同。

“那批资源现在在哪里?”

意识到失态的宁天林,重新调整了一下情绪,但说话的声音多少还是有些急促。

有了这么多的精气点数,他就可以再次升级了,他必须赶紧将这批资源拿到手!

“宁先生,这些资源太过于分散,公司也只是统计出了一个数字,是往公司运回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仍在回来的路上。”

时利丽如实将情况说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资源并不能像宇宙币一样,能立马转款过来。

“最快需要多长时间?”

宁天林先是一怔,旋即再次问道。

“一天!”

“澳家派专人从附近的传送点传送过来。”

黛眉微皱,时利丽面露难色,咬了咬牙,说出了她认为最快的时间。

“哦。”

宁天林点了点头,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上不少,这估计还要得益于澳家经营多年的布局网点。

看到宁天林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思索着什么,时利丽不再敢随意言语,偶尔略微有些奇异的目光,会瞟过青年清秀的脸庞。

时利丽在心中断定,这批资源,对宁天林很重要!

她做好打算,一旦有机会,就会派人去收集资源,想要报恩,那也得投其所好才行。

随着二人的沉默,这房间中的气氛,便是逐渐的沉闷了起来。

嘎吱!

宁天林微皱的眉头刚有所舒服,正欲开口说话,门口处的小扇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宁先生还在,你不知道敲门吗?”

听得匆匆的脚步声,时利丽急忙抬起头,皱着眉头怒嗔道。

“时董,是...”

小扇脸颊上带这些许的焦急。

“说,怎么回事!”

时利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小扇平日办事还算稳重,很少有唐突的时候,除非是遇到什么不可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