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7章 控制灵魂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哼,想走就走,可有经过我的同意...”淡漠的望着那一缕即将被包裹着精气的尖刺击中的黑色能量烟雾,宁天林冷声说道。

身旁的九幽白虎看着眼前男子的举动,也并没有说什么,他本身也不是什么愚善的灵兽,该狠辣的时候,他也会将一切可能存在的祸根彻底击杀。

到了他这个级别的强者,何时该狠,何时该善,都是把握的十分准确的。

虚空之上,那道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的尖刺,眼看就将刺入那缕黑雾中,然而,就就在即将得手的时候,变故再起!

在即将被尖刺重创的那一霎那,那缕黑色烟雾突然产生一阵剧烈的颤抖,一股极为强横的能量,忽然猛的暴涌而出。

神秘黑袍人隐藏在黑雾中的目光,阴毒的望着出手的年轻人,心中发出一道充斥着杀意的怪笑声。

“狂妄小子,老夫岂是你随便就能击杀,你这是在找死!”

黑雾中神秘黑袍人手掌一挥,一个印着神秘符文的黑色袋子,突然脱离而出。

“嗡!”

旋即,一阵阵呜鸣声陡然响起,有兴奋,有愤怒,有伤心,各种声音汇聚在一起,从袋内传出。

悬浮在神秘黑袍人面前黑色袋子,散发着浓郁的灵魂波动,目光有些心疼的望着这枚黑袋,神秘黑袍人未做迟疑,便是狠狠的咬了咬牙呀。

手印一动,那黑色袋子便是猛然膨胀开来,旋即随着袋口的张开,一个虚幻的灵魂体,便是被从其中喷射而出。

若是仔细查看的话,那道虚幻的灵魂体,是由数万道不同的灵魂凝聚而成的。

颜色深浅各不相同的灵魂在那道灵魂体周身不断的窜动,在其周身形成一道道黑色流光,看起来极为诡异。

就连周遭的温度也是在不断的降低,丝丝阴冷的气息不断的自那道灵魂体弥漫而出,朝周边辐射过去。

“万魂闪煞!”

灵魂体刚一出现,神秘黑袍人便是张口喷出一道血雾将之包裹起来,而被血雾包裹的灵魂体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

当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数万道灵魂开始猛的躁动,一一道疯狂的灵魂波动也是不断扩散而出。

“聚!”

神秘黑袍人手臂一挥,那缕血雾中的本来躁动的灵魂体,猛的化作一条宛如血口大开的黑色巨蟒,带起呼啸的压迫劲风,直立虚空。

神秘黑袍人操控着这由数万道灵魂,凝聚而成的灵魂体所化作的黑色巨蟒,最后犹如闪电一般,迅速的对着那根尖刺迎了上去。

他已经来不及去心疼这么多年以来,辛苦积攒并且不断凝练的数万灵魂之力。

除非是万不得以的情况下,神秘黑袍人才会使用这招,这种损失对他来说不可谓不大。

只要能够逃走,让他元气大伤又何妨,这些魂魄以后还有机会再次凝聚,要是命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嗞!”

仅仅微微一顿,黑色巨蟒竟然是直接将宁天林用精气所凝聚而成的尖刺,给生生的震成了虚无。

而且黑色巨蟒前进的速度只是稍稍的停滞了一下,就继续以先前的速度朝着宁天林的方向不断涌去。

“控制灵魂?有点意思...”

当看到对方释放出数万灵魂之后,宁天林也不禁有些诧异,人族中的灵魂可并不是,随便什么东西就能够存储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的。

从那释放出来的灵魂状态来看,好像袋子里的灵魂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只是,相比其他寻常灵魂来说,好像更加的容易兴奋与暴躁。

“你还算有点真本事,比外面那些花拳绣腿的要强那么点...”

宁天林身形向前跨一步,将伯雯挡在身体后面,在感受到对面神秘黑袍人的陡然攻势,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凝重。

体内澎湃的精气也是运转到极致,手中方天画戟更是迎空而握,随着利戟的每一次的挥动,便是会在虚空甩出一道十几丈的庞大劲气。

当与那黑色巨蟒相互碰撞时,都会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能量炸响声,可怕的能量波动,更是直接是将周围空间都是震得扭曲了起来

虚空之上,方天画戟与黑色巨蟒不断的在虚空中相互交错,偶尔交织在一起,也会迅速分离。

“好,痛快,继续!”

宁天林大喝一声,手提方天画戟直接朝着那黑色巨蟒闪现而去,人影一闪便至,手中方天画戟却是猛然划起一道诡异弧度。

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对着虚空中的黑色巨蟒斜刺而去,最后直接是刺进了那由万魂之力凝聚而成的黑色巨蟒体内。

方天画戟一击便退,宁天林身形一闪,便是脱离了黑色巨蟒的攻击范围。

低头瞥了一眼方天画戟,如宁天林所料一样,由于对方是灵魂状态,所以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鲜血迸出。

但从黑色巨蟒那浑身的剧烈波动看来,先前的那一击,还是有些效果的,只是相比较其他不是灵魂状态的情况下,方天画戟破坏力还是要弱上一些。

望着黑色巨蟒上因为方才那一击,而导致的一些灵魂消散,不过也正在被其它位置的灵魂补上空缺,只是整体颜色稍稍变得暗淡一些,神秘黑袍人面色阴寒的说道。

“好刁钻的戟法,真不知道你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到底是谁!“

通过方才的数次交战,对于眼前年前人这副冰冷姿态,神秘黑袍人也不再理会,当下冷笑一声,道:“小子,你若放老夫就此离去,此事一笔勾销,若不然,后果定然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了的!”

眼前这小子要是能被他吓住,让他能够就此离开最好不过,这枚魂袋内所凝聚的灵魂,神秘黑袍人也实在是不想过多的去损耗。

宁天林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一番话语,这些威胁他已经听得太多了,也早就听的麻木了,漆黑的眸子中充斥着凌厉杀意,心中更是浮出无尽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