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 这就是你的徒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过还好,并没性命之忧。”

悟道玄感受到师傅的生机虽然是有一些萎靡,不过还好,并没有其它太过严重的伤势。

在悟道玄的灵魂波动进入后,沉睡中的金乌大帝似乎也略微有些感应,眼皮抖了抖,在挣扎了片刻之后,居然是缓缓的挣了开来。

而金乌大帝的身体也是在那一霎那陡然的凝固了下来,有些浑浊的双眼望着前方,身体也忍不住,有些颤抖了起来。

这已经亿万年的时间了,终于还是有人寻到了这里,实属不易。

当感受到对方仅是灵魂状态,并且还带有他的一丝残魂。

只是片刻间,金乌大帝便已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是他那傻徒弟,被自己的那一缕残魂给带过来了。

看到师傅这般模样,悟道玄也是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灵魂状态下的他,凭空在光团外跪了下来,向下深深的磕了一个头。

一声带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师傅,弟子不孝,来晚了!”

虽然只能通过灵魂波动听到徒弟的话语,但金乌大帝的双眼竟然变得有一些湿润起来,细微的声音,也以同样的方法,传了出去。

“傻徒儿,你能够找到这里,说明你已经很不错了,你我师徒今日还可以再见一面,已经是大幸之事了。”

虽然说如今被困,可金乌大帝的境界依旧在,从灵魂状态也是感觉到了徒弟的进步。

悟道玄的眼眶也早已泛红,低声道:“师傅,请您放心,徒儿会尽快想办法来救你的!”

“不急,你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不要去做无谓的牺牲。”

金乌大帝又怎会不知道自己徒弟的性子,若不将他劝住,怕他是又要做一些傻事。

沉思了片刻后,金乌大帝还是缓缓的问出了他心中最想知道的一个答案,这个问题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

“地球,还在吗......”

“在!”

“回师傅,地球还在,他正在一位叫宁天林青年的手中慢慢的复苏着!”

当听到第一个字的时候,金乌大帝心中的那块石头也是终于放了下来,地球仍在,说明他们当年的共同努力并没有白费!

“宁天林?我怎么没有听到过,后起之秀吧......”

金乌大帝也是在记忆中急力的搜索着这个名字,可当时的强者中并没有这么个名字。

“回师傅,他是。”

未等悟道玄再往下继续说下去,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缓缓的从悟道玄身后响彻而起。

那脚步之所以那么沉重,是在每一步间都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威压,震人心魂。

旋即,一股浩瀚的威压,也是从悟道玄背后,陡然传了过来。

而悟道玄也是面色不变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目光森冷的望着后方波动的区域,他知道,师傅的处境肯定和过来的这个人有着不少的关系。

现身的黑衣老者,并没有理会悟道玄的目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旋即眉头微皱道。

“灵魂状态?”

悟道玄目光森冷的盯着这位黑衣老者,并没有回答他说的话。

“想不到,这已经亿万年的时间了,竟然还有人惦记着你这老家伙,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

黑衣长老望向那光团内的金乌大帝,眼神中带着丝丝的嘲讽之色。

同时,举起手指,指了指悟道玄所在的方向:“不错,你养的这条狗,还挺忠心。”

“呸!”

“下次我再来的时候,就不会再是灵魂状态了。”

“我会将师傅这亿万年所受的苦,逐一讨回,百倍奉还给你!”

悟道玄犹如一头野兽般的猩红的目光,隐隐间带着一丝令人心悸的疯狂。

他只是一缕意识伴随着残魂印记来到这里罢了,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他甚至已经放弃了挣扎。

毕竟就是意识陨落,他也不会有多大伤势。

“呱噪。”

“你若不是灵魂状态,估计你也就没有下次了。”

黑衣老者,眉头微微往上一挑,手掌陡然握住悟道玄周身的空间,稍一用力,顿时将其崩裂。

而悟道玄化为灵魂状态的那股灵魂之力,也在这股恐怖的攻击力之下,瞬间崩散。

光团之内的金乌大帝,望着悟道玄被崩散的身形,憔悴的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欣慰之意,他的徒弟没有辜负他的良苦用心,活了下来,而且还变强了。

“这就是当年你收的那个徒儿吗?”

“记得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跟在你后面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而已。”

见到金乌大帝脸庞上的那抹欣慰之色,黑衣老者也是想起了当年初次见到他那个徒弟时的模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时是叫他悟道玄吧。”

黑衣老者冰冷的声音不断的在这片空间内响起,似乎是在回忆过去的时候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询问着眼前的金乌大帝。

漆黑而阴冷的空间之中,光团内的金乌大帝看了一眼眉头微的黑衣老者,不由得一笑道:“地球上,终究还是有其他的人活了下来,你是否是已经感到不安了?”

听到金乌大帝的话语,黑衣老者的面色也是微冷起来,淡淡道:“金乌,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你真以为漏网之鱼还能翻了天不成。”

“若不是上面看你还有些其他价值的话,你真觉得你能够活到今天?”

金乌大帝的身体微微的动了动,连带着身上的枷锁发出一阵阵的声响,手上的拳头缓缓握住。

冷笑道:“老夫不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最起码问心不愧,不像你这等软骨头,苟且偷生而已。”

“那也比你生不如死强,你也是个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无谓的抵抗,才是最愚蠢的选择,更何况你们早就没有了可以翻盘的资本。”

“以你的本事,若是能够一起加入我们,得到的定位也一定会比我更高,哪至于在这种地方遭苦受罪。”

黑衣老者语气略微缓和的说道,他也知道说这些话没有用,早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要是对方能够听进去的话,那也早就听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