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炼化融合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三指。

拇指,食指和中指!

笔头被握在拇指上,食指和中指夹住了笔柱,彷若一个正在写字的手一般。

只不过,这手有胳膊,但却没躯体,端的有些恐怖。

而且胳膊不断摇晃,正是它,搅动圣罗星笔,通过圣罗星笔,形成了这番漩涡。

“我若猜测的不错的话,这胳膊,是圣罗王的!”

宁天林眼中冒着精光。

这是一断宇宙之主的残肢!

宇宙之主,亘古不灭的存在,就是真的死了,躯体也是不朽!永远存在这天地之间,甚至其中的血液,也会流动,催动着筋肉不断的重复着原来动作。

蛙有膝跳反应,人也有,只不过是表现的不明显罢了。

“很显然,当年圣罗王的这条胳膊,是被急速斩下的,甚至他都没做出反应,就好比蛇头被快速斩下,还可以睁眼睛,甚至做出咬人的举动来。”

“而亿万年过去,筋肉中的血液,催动着圣罗王的胳膊,重复做着当年的动作。”

宁天林猜测着当年可能发生的事,绝对是惨烈至极。

圣罗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斩断胳膊,甚至他自己都是被这样杀的。

他当年是一位宇宙之主八段的存在,能做到这个的,肯定是宇宙之主九段!

至于这胳膊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宁天林并不奇怪,很有可能当直接被打碎虚空,被空间漩涡席卷到了这里,然后一直隐藏在这血族的波罗天中。

不断用圣罗星笔,搅动着这方天地。

只不过,血族虽然发现了这漩涡的存在,但可惜没有宇宙之主,最高也只是一名星荒境界的武者,星宙都在这里死了,进来了之后再也没出现。

所以这血族之王也从没有下过这里!

这也是他血族之王比较明智。

若不然,他也铁定要死在这里!

虽然宇宙之主都只剩下了一条胳膊,甚至一只大手,但操纵圣罗星笔,还是可以斩杀任何一名星荒境界的武者的。

“既然如此,那这圣罗星笔,就是我的了”!

“也算是重归地球人的手中”!

宁天林一挥手,就将空中的巨大胳膊给装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

毕竟只是死物,虽然还会动,但却也只是死物。

“哗。”

没了巨手的操控,这圣罗星笔的旋转也停了下来,慢慢的,宛如一道插入血海中的柱子,浮在了宁天林的眼前。

“轰!”

宁天林伸手,越变越大,不比刚刚那举手小,然后一把将这笔柱给抓进了自己的掌中。

“天雷化神符!”

哗!

手掌张开,一张雷管闪闪的金色符篆,出现在了他的掌中,然后直接被恩在了笔柱之上。

“轰!”

血液纷飞。

笔柱周遭的血液,宛若墙皮一样碎裂然后玻璃,露出了原本黑色的样貌,尤其金色符篆没入笔中后,噼里啪啦的粉碎着圣罗王残存的神念。

若圣罗王还是宇宙之主,那这天雷化神府是无用的,它最大能作用在星荒武者的身上,目的就是化掉其中的神识,让这圣罗星笔,重新化作无主之物。

圣罗王身死,虽然肉身不朽,但神识却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消逝,尤其当年近乎就被斩尽,如今留下的,只是一段执着的残念罢了。

不出三分钟,整个残念就消失殆尽。

“轰”!

宁天林直接通过掌心,将自己的神念给烙了上去。

“嗡!”

瞬间,一副天地诞生的画面,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只见一支秃秃的枝干,划破远古苍穹,刺穿了整个虚空,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随后一名身穿华服的老者,走上前,将这枝干捡了起来。

“不错,好东西啊,诞生于混沌的树干!”

老者嘴角含笑,削削砍砍,又伸手一招,从极北之地,抓来了一只白色的大熊。

这熊铺天盖地,整个身子宛若苍穹。

但在这老者手中,却乖巧的如小猫一般,不敢有丝毫挣扎。

被从腹部拔出许多最为珍贵的身毛后,大熊奔走,吓得消失在了虚空。

而没出三百年,老者用泼天战斗力,将这混沌中出现的树干,还有大熊的白猫捻在一起,制成了这圣罗星笔。

若宁天林猜的不错的话,这老者,就是圣罗王!

刚刚这副场景,就是当年制作圣罗星笔的场景。

“想不到这枝干,竟然出自混沌!”

这也是令宁天林感到意外的事,他原以为,这东西虽然神奇,但却也只是被远古大能创造而已,想不到笔杆竟然出自混沌,带有混沌中的能量。

刚刚一直被血海的污秽包裹,他愣是没有察觉到其中的混沌古气。

“可惜,这毛只是一只白熊身上的。虽然珍贵,但却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圣物!”

宁天林估摸着,这圣罗星笔的局限性,或许就跟这白熊有关。

圣罗星笔,此刻最多只能绘画出星荒境界的武者,宁天林觉得,很有可能是这白熊的毛不达标,若将但在这老者手中,却乖巧的如小猫一般,不敢有丝毫挣扎。

被从腹部拔出许多最为珍贵的身毛后,大熊奔走,吓得消失在了虚空。

而没出三百年,老者用泼天战斗力,将这混沌中出现的树干,还有大熊的白猫捻在一起,制成了这圣罗星笔。

若宁天林猜的不错的话,这老者,就是圣罗王!

刚刚这副场景,就是当年制作圣罗星笔的场景。

“想不到这枝干,竟然出自混沌!”

这也是令宁天林感到意外的事,他原以为,这东西虽然神奇,但却也只是被远古大能创造而已,想不到笔杆竟然出自混沌,带有混沌中的能量。

刚刚一直被血海的污秽包裹,他愣是没有察觉到其中的混沌古气。

“可惜,这毛只是一只白熊身上的。虽然珍贵,但却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圣物!”

宁天林估摸着,这圣罗星笔的局限性,或许就跟这白熊有关。

圣罗星笔,此刻最多只能绘画出星荒境界的武者,宁天林觉得,很有可能是这白熊的毛不达标,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