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打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哦, 黎明集团的股份——等一下,黎明集团?!

邵一晨目瞪口呆。

她拿过合同一看,发现白纸黑字写得非常清楚, 确实是黎明集团的股份——而且不止百分之五,是百分之七点多。

而股份持有人那里的名字确实写着自己。

把自己那个小传媒公司整个卖了, 也不一定可以抵得上这百分之七的股份啊!

邵一晨一时间觉得手中的这张纸格外的烫手。她立刻把合同塞回黎星煜的手里:“你你你开什么玩笑?!戒指就算了,股份还能随便送人的吗?!”

“不是送给你。”黎星煜纠正,“这只是你投资的回报而已。”

邵一晨:“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过什么投资的经历??”

黎星煜:“你还记得第一部 电影下映之后,你收到票房分成之后都干了些什么吗?”

邵一晨:“……我干了什么?”

邵一晨仔细回忆, 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刷手机?通宵打游戏?苦酒入喉心作痛?

黎星煜发现无法和邵一晨产生共鸣,只好无奈揭晓答案:“你忘了吗?你打给我了两百万。”

邵一晨模模糊糊的想起,好像确实有这种事。

“但是我当时是把那两百万当成你的工资打过去的啊!”她急忙解释, “我会说成投资, 单纯因为你不肯收钱……再说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高回报率的投资?!”

马克思说过,当资本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时,它就敢犯一切罪行。

但是如果把邵一晨的那次交易叫做投资,这利润可远远不止百分之三百——那可得有百分之三百万!

根本不存在那么离谱的投资好吗!

邵一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据理力争, 想要说服黎星煜把这个吓人的合同拿回去。但是黎星煜态度甚至比她更加坚决:股份已经转移到她的手下,就已经是她的财产了, 接下来邵一晨要拿这点财产干什么完全就与自己无关,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他甚至诚恳地说:“如果没有你当时的那两百万,我和乐子遥的私募公司就根本没有最初的启动资金,更是毫无战胜吴明的可能性。我现在能够收回我的股份乃至布下一些圈套, 也都要归功于这最初的启动资金。”

“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完全比不过你当初送来的启动资金给我的帮助大,我甚至还觉得这部分股份给的少了一点。”

黎星煜这么说着:“虽然我手上除了这一部分股份, 还有百分之二十五,但是这部分由于是我母亲就给我的,有着特殊的意义,我实在不想把它分割给别人。这一点非常抱歉,不然你原本可以拥有更多——”

“——已经够多了!”邵一晨赶紧打断。

她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黎星煜,一时间不知所措。

如果她不是在这样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如果她没有这样一个系统,她心里其实……对黎星煜并没有多少排斥。

毕竟黎星煜对她的关心是肉眼可见的,她对黎星煜也确实比别人多了一些关心。

但是系统的规定曾经对她来说是救命稻草,现在却是一道枷锁。她不敢和人太过深入的交流,因为她怕有一天会被这个除了收钱啥都不管甚至不陪聊的系统原地送走……

但是让她拒绝黎星煜吗?

……她做不到。

邵一晨扪心自问,自己不想和帅哥谈恋爱吗?

想啊!

她在这边左思右想,左右为难,黎星煜就在对面安静地等着她。

终于,邵一晨心一横,开了口。

她视死如归地对黎星煜说:“在我说出我的答案之前——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

“先说好,我没有精神病,也没有妄想症——最重要的是,听完不要笑。”

*

一刻钟后。

黎星煜耐心地听邵一晨干巴巴地讲完了整个故事。

他总结道:“所以,你是重生回到这个世界的?”

邵一晨点头。

“你拍电影是因为受到了电影系统的逼迫?”

邵一晨迟疑点头:“不过,其实后来觉得拍电影还挺有意思的……”

“你前三部电影都是想要拍来赔钱,结果拍一部赚一部。”

邵一晨羞赧点头。

黎星煜:“扑哧。”

邵一晨当场跳脚:“说好不要笑的!你以为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不羞耻吗!”

“抱歉抱歉。”黎星煜诚恳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不还是在心里嘲笑我吗!”

邵一晨很悲伤,在阳台拉肖邦。

她就不该奢求有人能相信自己这个玄幻故事。

而对面的黎星煜终于调整好了表情,对邵一晨摆摆手:“不是这个意思,我笑其实是因为你拼命赔钱的故事真的很有趣……咳,重生这种事先放在一边,我其实是相信有,嗯,神秘组织,在帮你处理一些拍电影当年的事务的。”

他很明显还是说不出“系统”这么非现实的词语,于是用神秘组织代替了。

邵一晨看他表情不像是敷衍,反而有些震惊。

毕竟他不像是会相信这种怪力乱神东西的人,她自己会决定向他坦白一切还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没想到他接受度看起来还好,至少没有把她当场扭送精神病院。

她忍不住问:“你怎么接受的这么容易?”

“因为当初你打给我那笔现金之后,我其实想把它打回你的账户——但是发现这笔交易竟然完全没有记录,可以说是超自然现象。”黎星煜说得一派轻松,但邵一晨总感觉听出了一点黑客系统违法犯罪的感觉。

黎星煜也没再多说这个话题,而是重新开了另一个头:“所以说,你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害怕以后拍电影的时候赔钱,再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是这样对吗?”

邵一晨刚想反驳,想了想又觉得似乎也对……虽然自己之前一心想要回去,但是要是现在能给她一个留下的可能性,她也不是不想抓住。

她住了嘴,勉勉强强点了点头。

“我觉得这一点不需要担心。”看到邵一晨的反应,黎星煜笑起来,“对你来说,拍电影要赔钱,其实还挺难的。”

邵一晨一时间甚至没搞懂他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扎自己的心。

她赶紧为自己曾经的努力争辩:“可是之前电影能赚钱,大多只是机缘巧合而已……例如总有影评来反转口碑,竞争对手不给力,演员总能发掘到潜力股……如果没有这些巧合,我的电影只会拍成平平无奇的烂片……”

“我不这么觉得。”黎星煜摇摇头,“不管怎么样,你的剧本总归是你自己创作的。”

这一点,即使是邵一晨也只能同意——毕竟剧本算是她唯一一手操办的作品了。

“我觉得就算没有那些巧合,你的剧本也不会被埋没。”黎星煜乘胜追击,“不管你在其他方面用不用心,你在电影创作上的天分是毋庸置疑的!连赔三次,对你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邵一晨一时不知道该为黎星煜的信任感动,还是该为自己之前赔钱计划的意义被全盘推翻而悲伤。

“而你遇到的那些事情看似是巧合,实际上,如果你的电影本身质量不过硬,即使有种种巧合,电影也没有办法抓住走红的机会。”

“我觉得,你并不用过度担心这些事情。”最后黎星煜这么总结道。

邵一晨沉默了。

说到底,她对自己还有怀疑。

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咸鱼,真的在电影创作上有天分吗?真的能管理好整个剧组吗?

……真的能拍出好的作品吗?

黎星煜看邵一晨还在迟疑,突然说:“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邵一晨下意识抬头:“啊?”

打赌这个词和黎星煜的性格仿佛天性不和,让邵一晨一下子有点短路。

“我们打赌这次的电影能不能赚钱。”黎星煜微笑起来,“如果没有赚钱,那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度过了一个单纯但是开心的生日杀青会。”

“但是如果这次的电影反响很好的话——那就证明你是一个称职且有天赋的导演。”

“到那个时候,你可就不能以电影系统为借口,拒绝考虑我的追求了。”

听到“追求”这个词,邵一晨渐渐的脸红了。

这个晚上的刺激太大,她刚刚才回过味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告白。

黎星煜见她没反应,又补充一句:“如果你并不想接受我的追求,或是已经有了心仪的人,直接拒绝我就可以——”

“——没有!”

邵一晨下意识紧张反驳,回过神来之后尴尬到想要咬舌自尽。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迫不及待的样子!像话吗!

但是这确实是她的真心想法。

最后她只好嘟囔着说了一句:“……怎么可能拒绝啊。”

黎星煜明知故问:“什么?”

邵一晨:“……我说你颜值这么高!不会有人可以拒绝你的!”

当然也包括我,她想,虽然自己不只是因为颜值。

黎星煜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笑容更加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