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惊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管黎星煜做出了怎样的霸道总裁发言, 第二天他还是老老实实回了剧组,做回他的新人小演员。

乐子遥其实也曾经询问过他,为什么不像自己一样干脆退圈算了, 而是坚持继续当他的演员。

黎星煜的回答是——“我喜欢拍电影”。

虽然被乐子遥当场嘲笑“你本质上是不是还是喜欢拍电影的导演”,但是无论如此, 黎星煜还是把自己的第一身份认为是演员而非总裁,这某种程度上和邵一晨这个咸鱼竟然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共识。

不过说到邵一晨,最近黎星煜和邵一晨的关系实在是有点奇怪。

原本在剧组成员眼中,黎星煜和邵一晨的关系, 即使不能说亲如一家,也当得起配合默契这一词,可谓是最佳拍档。但是不知为何, 在黎星煜请了三天假之后, 剧组的成员惊恐地发现,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陷入了僵局。

并且如果没猜错的话,邵一晨导演最近在明显的躲着黎星煜这个主角!

当然,并不是说导演在电影拍摄的时候不干活了。邵一晨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在副导演江淼淼看来, 甚至是这几次拍摄中最尽责的一次。

当然,她会做出这个判断, 可能是由于邵导之前的努力下限太低的原因......

话又说回来,电影剧组之所以会认为邵一晨在躲着黎星煜,主要是因为邵一晨最近下班之后,跑得更快了。

她平常就是剧组最先走人的那一个, 剧组本以为这就是她摸鱼的极限了。没想到,她还可以跑得更快!

黎星煜当然是想要找机会和邵一晨好好谈谈的,但是无奈他刚刚接手公司, 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来摆平,导致他拍戏之后的大量时间都被这些事情挤占了,而当他解决了事情之后,时间往往就来到了深夜。

这个时候打电话给邵一晨,基本上就是在深夜扰民,需要被扭送警察剧深入教育的那种。

因此黎星煜拍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找到机会和邵一晨好好聊聊。

电影拍摄就在这样古怪的气氛中进入了尾声。

*

“卡!OK了!”

邵一晨从导演椅上站起身,向剧组其他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下一场戏我们换个地方拍。”

说完这句异常简洁的话之后,她异常冷漠的转身上车,不给黎星煜一点疑问的机会。

黎星煜只能跟着她和几位副导演上了车。

按理来说,他刚刚表演的这场戏已经是剧本上的最后一场戏了,祁长歌在混沌中与心魔一问一答,终于破了心中魔障,心魔与他正式合二为一,天下混沌之气皆汇聚于他。

他的功力大增,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及时解决了反派的阴谋,毁掉了整个魔教。

但是女主为了护昏迷中的他周全,已经和魔教拼了个两败俱伤,男主用尽最后的力气,也只能勉强护住她一缕魂魄,放她再次转生。而男主也为了护着一缕魂魄散尽混沌之气,很快就随着女主一同转生了。

按理来说到这里,整部电影就应该结束了。

但是今天黎星煜紧急得到了通知,说是要最后再加上一段戏,拍摄的内容是男女主转世后重新相遇的一个镜头。

黎星煜虽然觉得这段剧情加上之后可能会有画蛇添足的感觉,但是考虑到观众可能会对悲剧结尾产生一些抗拒,黎星煜最后还是对这个决定表示支持。

问题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接到这段新加的剧本的台词......

怎么回事?剧组失误?还是这一个镜头不需要台词?

他本想在车上问问邵一晨,没想到她一上车就开始睡觉,一副非常疲劳的样子。她额头抵着车窗,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均匀地呼吸着,呼出的温暖气息在车窗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黎星煜看了半天,确定她已经睡熟之后,轻轻地把她的额头移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

邵一晨在车上好好地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大张着嘴,觉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过自己这一觉睡得真不错——车上的靠枕不仅很舒服,而且还很温暖,布料的质感也很不错......

她这么想着,头脑不清醒地在抱枕上蹭了蹭。

然后邵一晨就听见抱枕说:“睡醒了吗?要不再睡一会儿?”

邵一晨条件反射地回答:“今天不拍电影啊,那我再睡个回笼觉——”

她还没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

——抱枕怎么会说话!

——这根本不是抱枕,是黎星煜!

她从黎星煜身边反射般地弹开:“我醒了——哎呦!”

她一头撞到了车顶,疼得呲牙咧嘴。

这下算是彻底清醒了。

黎星煜很明显也被邵一晨这突如其来的弹簧操作吓了一跳:“没事吧?”

“没事没事。”邵一晨赶紧摆摆手,右手在兜里摸索了一下,确认了兜里的东西还安全,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东西还在,计划并没有暴露,看起来黎星煜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她看了一眼外面,发现已经到了目标地点,赶紧拉开车门跳到地上:“到了!赶紧进去吧,剧组的其他人都在等着我们呢!”

说完,她不给黎星煜反应的时间,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面。

*

黎星煜下了车,发现这个场地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这是一家酒店,环境还很好,应该价格不菲。不仅如此,这家酒店的装潢还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看样子邵一晨应该是包了一整层,因为他刚刚走进大厅,就被训练有素的服务员带领着上到了电梯,按下了相应层数的按钮。邵一晨之前走在他前面,大概是上了上一波电梯,提前一部到达了场地。

而他抵达这一层,在服务员的示意下穿过走廊,走向大厅的时候,熟悉的感觉愈发的强烈。

——如果之前大厅的熟悉感还仅仅来源于装修风格,那么这一层的装饰,则完完全全就是照着颁奖典礼的装饰进行布置的!

而且他甚至能够确切地说出,这是模仿的哪一场颁奖典礼——因为他不久之前刚刚参加过!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

他缓缓转过一个弯,“碰”的一声,瞬间被拉炮礼花喷出的小彩带淹没了。

而恶作剧的始作俑者邵一晨手里拿着一个刚刚被拉开的礼花,在最近的地方对着他笑得正开心。

而在他的背后,全剧组的成员都在冲着他微笑。江淼淼依旧端着摄像机全程录像;秦律做了个横幅,和小白一人扯了一边,为他打call挥舞;双胞胎手里抱了一堆礼花,看起来跃跃欲试;甚至连乐子遥都在他的经纪人身边冲他微笑,还冲他眨了眨眼睛。

“Surprise!”邵一晨用难得响亮的声音冲他笑道,“这是独属于你的颁奖典礼!”

“虽然可能早了几个小时,但是我还是要说——提前祝黎星煜小朋友二十二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