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深藏功与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千千在告诉邵一晨调查结果、挂了电话之后, 觉得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她简单处理了公司事务,赶到剧组,却发现邵一晨仰在导演椅上躺尸。

李千千:?

戏呢?不拍啦?

她对这个年轻的董事长本来就没什么特别的敬意, 更多的是当成朋友,于是直接凑过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怎么啦, 为什么不在拍戏?”

邵一晨抬起无神的眼睛看着她:“今天的镜头一遍过,拍完了。”

“那明天的呢?”李千千看了一下表,才刚下午三点半,按理来说还能再拍一个镜头。

“男主角请假, 不拍了。”邵一晨挥挥手。

“什么?”李千千一听就急了,比邵一晨这个导演不知道敬业多少倍,“黎星煜耍大牌不拍戏?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他火起来不全靠邵总您慧眼识珠, 现在怎么能这么没良心——”

邵一晨一看对方误解了, 只好从导演椅上支起身子:“......其实剧组拍摄进度挺快的,他只请了三天假,我觉得大家连轴转了一个月,放放假也可以,就同意了。”

听到这里, 李千千才略略松了一口气。她看江淼淼不在,估计又是和秦律捣鼓什么新布景了, 便拖过她的导演椅,坐到邵一晨身边:“不会影响剧组就还好。不过邵总你真的不能太好说话,容易被欺负。就算黎星煜和导演你的关系再好,也不能无理由同意他的要求。对了, 说到股票——”

她还没说完,就被邵一晨打断了。

“在你看来,黎星煜和我的关系真的很好吗?”邵一晨在导演椅上像圆滚滚的海豹一样翻滚半圈, 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李千千。

千千心里一咯噔。

看这剧组的架势,再看邵导这明显不爽的心情——邵导和黎星煜不会吵架了吧?!

在她看来,邵一晨导演和黎星煜和关系明显不同寻常。一向对演员态度随意的邵导只有在面对黎星煜的时候会变得相对认真起来,而不苟言笑的黎星煜对邵导也会难得的开开玩笑。虽然二人对外都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在剧组很多人眼里,他们两个大概率正在秘密交往。

李千千虽然没有对这种说法全盘接受,但也是半信半疑的,

自己贸然介入小情侣吵架,这怕不是两头不讨好!

她赶紧努力圆场,想要把这个危险的话题赶紧跳过去:“黎星煜他的态度一向没什么波动,但我觉得他也确实对邵总你非常重视,不仅对电影很上心,当初遇到风波的时候,他也第一个站出来为你说话......”

“那可能是他人好,对所有人都这样。”邵一晨面无表情。

李千千心里的咯噔声可以敲出一首木鱼奏鸣曲。

她还没想清楚这道送命题要怎么回答,邵一晨叹了一口气,四处望望发现剧组其他人都收拾收拾准备享受三天假期了,于是压低声音和李千千聊天:“是这样的,我和黎星煜——我听黎星煜讲了个故事,和他对待这个故事的态度产生了一点分歧。”

“我想讲给你听听,看看你的想法。”

邵一晨清清嗓子,刚想说话,又突然压低声音和李千千说:“不过这个故事的主角都有原型,你记得不要乱说。”

李千千:。

老板你暗示这么明显了,我再猜不出来这个故事的原型是你和黎星煜的话,我就是个傻子。

但是老板都这么说了,她能怎么办呢?当然是装作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样子,洗耳恭听啦。

*

接下来李千千听到的故事,仿佛一部三流偶像剧。

某家集团继承人——让我们把他简称为继承人三个字——从小便接受精英教育以便日后继承公司。父亲对他态度冷淡,只把他当接班人培养,而他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询问父亲也只会得到母亲去世的说法,却从不见父亲带他祭拜。

他对此起了疑心,便暗中调查此事,终于在高中时得到了答案——他的父亲和母亲结婚一开始就是贪图母亲的财产,在母亲死后更是直接侵吞了母亲所属的那一部分股份,成功跃升为集团第一大股东,而母亲会和父亲结婚,也并非是和父亲有什么感情,而是在强迫下怀了父亲的孩子——也就是他!

他的母亲作为一个天真的富家小姐,不敢面对风言风语,只能半强迫式地和他的父亲结婚。

而母亲其实也并没有死,只是在父亲的压力下精神失常了,被父亲送去了精神病院。

现在看来,一向健康也没有家族病史的母亲为何会精神失常,在继承人看来也非常可疑,多半是父亲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可惜距离现在时间太远,继承人根本没有证据。

继承人计划着从父亲的掌控中逃离,将父亲从公司里踢出去,同时把母亲从精神病院接出来。于是他打定主意改变高考志愿,不去父亲安排好的大学。正巧此时同为公司股东继承人,同时也是刚出道的娱乐圈小偶像的少年玩伴——让我们把这个人称为乐子哥——向他推荐了D大的表演系,继承人于是在高考前夕离开家,抱着尝试的心理去进行了测试,竟然发现自己在表演上很有天分,成功考入D大。

他的父亲自然暴怒,断了家里对继承人的一切经济来源。继承人由于此时未满十八岁,即使理论上父亲继承的股份中有他的一般,按照公司章程还是由父亲代理这部分股份。

没有经济来源的继承人无奈之下,只能暂且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维持生活,照顾有精神障碍的母亲,同时积极联系律师,力求自己成年之后能立刻拿回本该由自己继承的股份,通过董事长换届选举成为公司董事长,达到架空父亲、最终追究他的法律责任的目的。

但是按照董事长五年一选的章程,继承人发现即使自己在成年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股份,立即就会面对董事长换届选举。自己如果不能从现在开始与其他股东进行接触,毫无疑问在换届选举时,是无法竞争过自己的父亲的。

他没有经济来源——自然也没有和人沟通的资本。

在这个时候,故事里出现了一位新角色,让我们把这位角色称为继承人的异性友人。她看中了继承人的演技,邀请他出演自己电影中的男主角。

电影大获成功,而这位友人慷慨地把她的第一桶金和继承人平分,让继承人有了一笔启动资金,和当时在娱乐圈误打误撞有了一点名气的乐子哥联手开了一架私募公司,成功像滚雪球一样,用当初受到的教育把这笔钱做成了一笔不小的资本。

与此同时,他也非常感激这位异性友人,和她的关系也越来越近。但是由于种种担心,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家庭状况告诉异性友人,导致异性友人一直认为他还是那个家境普通需要勤工俭学的普通演员。直到继承人有了向父亲进行反攻的实力时,他的反攻计划涉及到了异性友人,让异性友人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才袒露这一切。

*

邵一晨讲完这个故事,眼巴巴地看着李千千。

李千千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猝不及防被打断,还有点意犹未尽:“怎么不继续讲了?”

“......讲完了。”邵一晨一脸纠结,“其实这么一说,继承人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李千千点点头:“不仅没什么问题,好像还很励志。”

“我就是——我就是想知道,”邵一晨吞吞吐吐,“如果异性友人对继承人瞒了她这么久,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觉得不爽,这正常吗?”

李千千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老板纠结的点在哪里了。

她一阵宽慰——老板终于给题面了!不让自己瞎猜了!

她想了想,回答道:“我觉得老板你——异性友人感到被欺骗,其实是说明她把继承人这个朋友看得很重,同时也相信自己在继承人眼里也非常重要。”

“毕竟如果只是个普通朋友的话,听到这种事情,大概率只会惊讶。异性友人之所以觉得自己被骗,本质上还是因为她非常重视继承人,觉得继承人应该更加信任自己,应该告诉自己更多的事情,不让他一个人承担。”

“说不定,异性友人对于继承人的感情,比她想的更加深刻——甚至可能是超越友谊的感情......”

李千千一边说着,一边观察邵一晨的表情。

只见邵一晨听到这里拍案而起:“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

说到一半她想起来这个人是“异性友人”,又不是她自己,乖乖地闭了嘴。

“其实我觉得,异性友人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对继承人的感情,”李千千看到老板不反感这种理论,乘胜追击,“而且她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向继承人隐瞒过什么?”

邵一晨:......那隐瞒的还真不少。

但是说自己有系统,真的会有人信吗?!

看到邵一晨已经陷入了沉思,李千千微微一笑,觉得自己应该化解了老板的心结,接下来就等着听到老板的好消息了。

她简单向邵一晨道别,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留下邵一晨一个人躺在导演椅上,对着天空深沉思考。

自己......莫非真的喜欢黎星煜?

但是自己真的有机会留在这个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