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血缘关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邵一晨攥着手机, 杀向黎星煜所在的化妆室。

她“碰”地一声推开门:“黎星煜!”

黎星煜上妆上到一半,整张脸化成惨白色,像鬼魂一样神色如常地转过头来, 幽幽地对邵一晨说:“邵导。”

邵一晨看到他依旧这种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口气堵在嗓子眼, 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该说什么呢?你和乐子哥之前到底在筹划什么?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曲折的方式来收购公司股份?你哪来这么多钱还花得毫不心疼?

但是她又说不出口。

黎星煜和她社交圈里的其他人仿佛都不一样。

南家的双胞胎被邵一晨划入了损友一类,她可以肆意和对方吐槽而不怕伤害对方感情,因为彼此都清楚彼此的个性;乐子遥是普通朋友,是绝交也不会有什么遗憾的关系, 因此邵一晨可以毫不顾忌地直接向他打电话询问。

但是黎星煜呢?

邵一晨一开始把他归类于“朋友”一类,但是自己在他面前又似乎不像在普通朋友前随便。她似乎总是会不自觉地在意一些有的没的,变得患得患失——不过她以为这是黎星煜淡定的性格导致的。想象一下, 如果你有一个朋友整天不食人间烟火, 你在他面前肯定是不好意思讲什么黄段子。

但是现在,她发觉自己又看不清黎星煜了。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她真的清楚吗?他真的只是个普通演员吗?他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却一点也没告诉自己这个自认为是朋友的人, 自己在他眼里真的和其他路人又区别吗?

邵一晨越想越憋屈——当然不是为了股票涨价,而是因为这种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她抿紧嘴唇, 酝酿情绪,终于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你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疑虑是正常的,但是首先要搞清这人是不是违法犯罪。邵一晨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还在为赵康勤工俭学,心中被这人蒙骗的愤怒暂时转化成了对未来影帝的担忧。

黎星煜的表情并不是非常意外:“你知道了?”

“乐子遥把内幕都告诉我了!”邵一晨故技重施, 拿出诈双胞胎的方法诈黎星煜。

没想到黎星煜的智商明显高过南容宇,并没有被这个简单的误导坑进坑里。他只是任由造型师帮他打理好长发,之后缓缓睁开眼睛, 对邵一晨说:“导演,今天的戏非常重要。”

“等我们拍完这一场戏,我们再谈论这件事吧。”

*

邵一晨像一条气成球的河豚一样,气鼓鼓地缩在导演的位置里。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黎星煜说得没错——这场戏确实是电影剩下的戏中为数不多的重头戏了,段文月为了这段戏已经酝酿了两天情绪,整个人都变得有点神神叨叨了,要是再不拍戏,邵一晨觉得她可能明天就会剃发出家,或者变身跳大神神婆。

不管有什么矛盾,都要等到这场戏拍完再解决。

至于这场戏的内容——就是当初黎星煜和他对戏的内容。

*

“他马上就要死了。”

心魔这样说着,依旧是那身熟悉的黑袍,站在女主身边,看着她的表情。

而面前的少女并没有看他。她垂着头,望着身前那人惨白的面庞和痛苦的呼吸,头发胡乱披散开来,凄凉中竟有种别样的美感。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她眨了眨眼睛,眼中滴下一滴泪水。

那是既是前世的神女亲眼看着爱人为保护自己去凡间受劫,却因神体所限没能流出的泪水,也是这一世的人族少女阴差阳错下迟迟未能发现眼前人便是心上人,觉察时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再次离去的泪水。

“你哭了。”心魔蹲下身来,想拭去她的泪水,少女却忽的转过头来,神情决绝,像是心死一般。

“——不要碰我。”

她红着眼睛,死死盯着面前和他有着相同面貌的魔物。

“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这一切本都不会发生!”

心魔沉默不语。

确实,若不是他一路暗中妨碍,他们本有很多机会逃出生天。

但是现在看着少女充满仇恨的眼神,他却突然感到心口一阵剧烈的刺痛。

他不由自主地问道:“你为何对我这种态度,我何处不如他?”

“我和他有一样的来处,练一样的内功,使一样的剑法,就连面容也分毫不差,为什么众人视他为光,而认我为影?为什么人人都知道他是前途无量的长歌峰大弟子,我却没有姓名?为什么,为什么就连你也这么说?!”

“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心魔语速越来越快。说道一半,他双目赤红,拔出长剑:“今天我定要把他斩于剑下,这样世上便只有我一个祁长歌——”

“——你要这样对他,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少女声音缓慢而坚定。

心魔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为什么?”

“没有原因。”少女转回头,“非要论个缘由,那也只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不是他。”

“我不是他,我不是他......”

心魔痴痴念了两遍,勾起一抹惨笑。

“竟是如此——竟是如此!”

“我追求的东西,竟从一开始就求不得!”

心魔状似癫狂走上前去,想要靠近祁长歌,却被少女挡在身前。

看到少女警惕的眼神,他感到五内俱焚。但他依旧无法流泪——仙和魔,都是无法流泪的。

只有人,才能流出眼泪。

心魔缓缓摇头:“你看到了,他这样是活不下去的。”

“但是我有办法让他活下去。”

少女猛地仰起头:“什么办法!无论有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为他付出——”

她脸上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绝处逢生的惊喜。

是只有“祁长歌”能带给她的惊喜——而自己是做不到的。

他终于死心。

心魔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体内魔气产生的共鸣,开了口。

“现在只有一种方法能够救他,那就是——将他拖入混沌之地,置于死地而后生!”

说罢,他整个人化作一团混沌之气,现了原形,涌向地面的那句躯壳。

意识归为混沌的最后一瞬,他看到的,是少女不敢置信的表情。

——如果我能够变成他。

——你对她的爱意中,是否就会分出一份给他之中的我?

*

邵一晨拍完这个镜头,比了一个OK的姿势。

这段表演虽然逻辑清奇,但是演员的情绪确实是饱满无缺,不枉段文月断情绝欲一个多星期。

替身小白率先出戏,一马当先从地上蹦起来跳到一边——他全程扮演祁长歌的尸体,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一睁眼就会看到段文月的超清晰近距离大脸,对他这个小透明的心脏造成了巨大刺激。

之后段文月眨了眨眼睛,终于从戏里走了出来,只是神情还是有些怔忪,看来虽然理智知道这场戏过了,情绪还有些沉浸,要调整一段时间。

最后,黎星煜走到了邵一晨身边。

他戏里戏外切换自如,现在他又是黎星煜了。

而像之前约定好的一样,他在邵一晨身边站定,开口就把话题引向了之前的股票。

“我本来想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告诉你,毕竟现在说得太多,可能反而横生枝节,并且这些事千头万绪,一时难以说清。”

“但是之前一直瞒着你,确实非常对不起。”

黎星煜难得地迟疑了起来。

“从何说起比较好——那我先用一句话概括吧。”

“上一届董事长任满三年,黎明集团的董事长需要再次换届选举了。而我想要在这一次换届选举中拿到超过半数股份代表人的支持——不然黎明集团就会彻底变成吴明的一言堂,我想把他赶出集团的想法就再也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邵一晨:......

怎么画风突转,变成了商战片?

还有这个吴明,是不是那天那个照着黎星煜开眼角的中年油腻男性.......

她想到这里,心惊胆战地询问道:“吴明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这是邵一晨第一次在黎星煜脸上看到这么明显的厌恶表情。

他皱着眉说:“从血缘关系上看,他是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