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对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知道黎星煜和乐子哥到底谈了些什么, 总之第二天邵一晨醒来的时候,黎星煜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和众人一起乘上回程飞机, 比邵一晨起得早多了。

他回来了,经纪人洛安安倒是不见了。

邵一晨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偷偷去问黎星煜。黎星煜倒也非常实诚:“乐子遥把她拉走了。”

邵一晨刚想说“果然不出我所料”,黎星煜又轻飘飘地接了一句:“他打算暂时退圈,洛安安回去帮他把对人气的影响降到最低。”

邵一晨:“哦……等一下,什么?!乐子哥……萧遥要退圈?!”

邵一晨不小心先娱乐圈一步得到了这震惊的消息, 整个人都不好了。

乐子哥,或者用艺名称呼他,萧遥, GG男团行走的炸弹, 频频口出狂言,年轻气盛,一路碰瓷一路上位,黑多粉多。

虽然听说这半年团体活动休止之后他曝光骤减,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营业的萧遥也比邵一晨粉多——甚至比娱乐圈绝大多数人都多。

她都可以想象乐子哥退圈之后,论坛上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了。

“他到底为什么要退圈?”邵一晨忍不住询问道, “现在拍拍自拍,唱唱歌,躺着收钱不好吗?”

黎星煜老神在在:“他要专心做一段时间万恶的资本家。”

邵一晨一时语塞。这个理由还挺别致......

她沉默良久,只能重复一句:“不愧是万恶的资本家。”

李千千从旁边凑过来:“老板你也是资本家中的一员——你的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估计就是杀青的时候!”

邵一晨:......给不给老板留点面子?

李千千想到未来的绩效奖金, 心情愉快:“总之,邵总到时候不要忘记去典礼上剪彩,我会在杀青前安排好其他事情的。好了, 要登机了,我们也该走了!”

黎星煜闻言起身,脸上的表情像是若有所思。

*

回到剧组之后,邵一晨又投入了紧张的拍摄中。

接下来的剧情是魔教掳走了女主,借以要挟男主。男主虽然和女主感情并不深,但是身为正道,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主陷身于魔教中,同时他也认为是自己和女主走得太近,才会害了她,于是一意孤行要去救女主。

他原本以为心魔不会跟他一起去,没想到心魔居然跟上了。

他所给出的表面理由是心魔已经对女主动心了——没错,心魔这个角色上的男二号,对女主动心的时间甚至早于男主本身。

毕竟心魔严格来说和祁长歌本就是一体,是祁长歌的欲望化身,自然比男主更早一步认识到自己的心思。当初他硬是碰瓷女主,想要借此在女主家中借宿过夜,一方面自是因为想找点乐子,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初见之时对女主一见钟情。

但是在一见钟情之外,心魔却还有其他的目的——他暗中想要将祁长歌本体取而代之,为此只能潜入魔教,探寻夺舍之法。有男主作掩护,他侵入魔教的目的自然能完成得更快。

二人心思各异,但最终都为了同一个目标行动起来。潜入路途上困难重重,但二人还是设法深入了魔教内部。

目前的剧情进展是心魔借口引开魔教其他人,和男主换了装扮后分头行动,实质上却是去魔教藏书阁搜寻与夺舍有关的藏书;而男主祁长歌在地牢内发现了被关押在内部的女主,为避免惊动守卫不能开口,只能在女主手心写字让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又害怕女主眼睛长时间未见光,回到地面后猛然视物会有伤害,便撕下一截袖口,蒙在女主眼前,自己牵着女主的手前进。

路上还是不可避免地遇到了魔教追兵,男主就这样为了保护女主,在地道中与追兵缠斗起来。

现在要拍摄的,便是这样一部分剧情。

当初在小说里看到这一部分剧情的时候,邵一晨心里是充满吐槽的。

这男主真的看不出来他的心魔有问题吗?!还是说因为对面这个人长着和自己一样的脸,就放松了警惕?!他难道不觉得心魔的反差那么大,心里妥妥有鬼吗?难道这世上人人都是恋爱脑?

还有,既然都好不容易潜入地牢了,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先把女主带走吗?!管它是扛着还是抱着,段文月整天节食,身材那么瘦,看起来比你背上的剑都轻,打包带走不是很容易吗?为什么你非要让女主蒙着眼自己走呢,是嫌弃这样走得太快,生怕追兵追不上来吗?

还有女主!男主换个黑衣服,你怎么就会把他认成心魔呢?你难道从之前两个角色的态度看不出来吗?仅仅是因为走出地牢之后晕倒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攥着的布条是黑色的,就把男主认成了心魔,从而暗生情愫?

这完全没道理好吗!

但是小说剧情如此,邵一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拍,同时努力试图用黎星煜的演技和颜值来弥补剧情上的缺陷。

事实证明......颜值确实可以有效缓解降智光环。

邵一晨看着摄像机镜头里黎星煜的表演,居然渐渐地觉得这段剧情也不是不能忍受。

但是很快,这段剧情就迎来了炫技和降智的巅峰——就是男主在女主身旁打斗的那一段。

*

漆黑一片的地牢中,祁长歌和少女一前一后向前方行走着。

少女眼前蒙着布条,但她也知道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双眼,因此并没有想过把布条扯下,只能在黑暗中攥紧祁长歌的手。

她不知道赶来救自己的那人究竟是谁,只知道他的手温热而有力,引导着自己前进的方向。渐渐的,少女竟然也微微放下心来,心跳渐渐平缓。

然而他们的逃脱注定不会如此顺利。

忽然,数道银光闪过。祁长歌反应迅速,立刻将女主用力一揽,一个转身,堪堪闪过这几道暗器。

“追兵来了。”既然已经被发现,他也便不再隐藏声音,沉下声来对女主说,“你不要动,由我来解决。”

女主被蒙了双眼,看不见四处围上来的追兵,只能惴惴点头。

身边的兵器声一瞬激烈起来。

祁长歌拔出长剑,与追兵开始缠斗。他动作看似简单,却实则进退自然,以少女为中心将她保护了起来。

他黑色长袍翻飞,以一敌多竟也不落下风,并很快地找到了这些人的破绽。

“走!”他并不恋战,揽过少女的腰,元气在周天环绕,瞬间跃出了很远。

少女贴在他的胸口,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却感受到揽住自己的那人身形一顿,似乎闷哼了一声。

她瞬间紧张了起来:“你......你怎么了?”

“不妨事。”她感受到那人摇摇头,但声音似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带着难以忽视的痛苦。

“你一定是被暗器射中了!”她更加焦急,“你有没有事,我们要不要停一下——”

她还没说完,却闻到一股异样的气味。

——是迷魂散?还是......

她还没想明白,就失了气力,陷入了昏迷之中。

*

“卡!”

这场没头没尾的戏拍完之后,邵一晨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戏大概就是男主和女主分别醒来,直面最终大BOSS,顺便回忆一波前世的剧情了。

在男女主这条线中,基本上算是没有太大逻辑问题了——不如说因为剩下的剧情因为发展太过迅速,邵一晨觉得观众大概率再没脑子去思考什么逻辑问题......

她长舒一口气,觉得了却了一桩心事。

黎星煜卸了妆,也走到邵一晨身边。但是他的表情却不像邵一晨那么放松,而是微微皱着眉头。

邵一晨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了?能把这种,嗯,剧情,拍得如此自然,我觉得表现已经吊打一众年轻演员了......”

黎星煜有些迟疑:“其实......我有些地方的情绪还有点不到位,想和邵导讨论一下。”

嚯,黎·未来影帝·星煜还会有这种烦恼?邵一晨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子。

......然后又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缓缓地缩了下去。

黎星煜自己都解决不好的事情,她八成也同样解决不好......如果她还是像之前一样,对影片的质量毫无要求的话,可能还能胡扯一通敷衍过去。但是现在,在对影片,尤其是黎星煜的演技有了切实的期待之后,她也不敢再和之前一样胡来了。

“这个嘛——”她搜肠刮肚,想不出什么理由,只好诚实地说,“这部电影的剧本是由原著改编而来,与其问我,不如问原作者更加合适。或者也可以去搜索一下相关的评论,评论区里的读者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说不定就会有所启发......”

没想到黎星煜听了这句话,却依旧没有放弃。

“邵导,其实我也清楚这一点。”他皱眉道,“但是之前遇到瓶颈的时候,我都是不清楚这个剧情中,人物应该有什么心态。”

“这次却有所不同......我知道心魔该有什么情绪,却难以和他感同身受,迟迟进入不了状态。”

“邵导,我想和你对一下戏——我觉得,说不定这样,我就可以有所体悟。”

黎星煜目光灼灼,望向邵一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