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新人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卡!”

邵一晨叫了停, 而后果断拍拍手:“这个镜头过了,我们准备一下,拍下一个。”

听到这句话, 剧组的大多数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秦律和江淼淼,作为从邵一晨电影拍摄初期就一直跟着邵一晨干的忠实团队, 他们很清楚,之前邵一晨做导演的剧组,就没有能做到第一个镜头一遍过的……

不管吉利不吉利,对剧组的士气确实还是有一定的打击。

没想到这次拍的这么顺利, 他们看到这情况,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而黎星煜则是走到段文月的身旁,绅士地扶起她:“没事吧?”

段文月摇摇头。虽然这一段镜头看似凶险, 却主要是要依靠后期, 她只不过是顺势装作被剑风带倒,并没什么危险。

况且她就算真的有事,在黎星煜前也不敢说什么——不知为何,虽然黎星煜年纪还比她小上两三岁,但是她却始终不敢和这个年轻演员太过接近, 总感觉自己很容易就会被对方看破心思。

原本她在进组前还想炒作几条和黎星煜的绯闻,见了真人之后, 算是彻底收心了。

黎星煜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她确实没受伤,也不多停留,走到摄像机旁边和邵一晨一起看起了拍摄效果。

“真的不用再拍一条?”他把戴了发套后的那头长发拢到肩膀一边, 偏头去看邵一晨那边的镜头。

邵一晨摇摇头,看起来很满意:“再拍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充其量只算是换一种方式表演, 不如留点心思给下一场戏——毕竟角色之间差别还挺大的。”

确实,下一场戏里,黎星煜摇身一变,又需要扮演心魔的角色。

这一整段剧情写的则是男女主的初遇,女主看似是误入长歌峰,实际上却是受人引诱,想借此机会与平日难得一见的仙君见面,从而查清自己的身世之谜。

祁长歌心里未必就没有怀疑,但是碍于没有证据,自己又身为正道,也无法为难一个少女,二人就这样在各怀心思的情况下见了面。

但是他们两个可以做到相安无事,不代表心魔也可以做到——他本就是魔气与祁长歌心中之欲混合而成,自然是肆意妄为。

借着魔气,他一眼就看穿女主是由大能转生而来,却故意不说破,只说自己下山旅途劳累,想歇歇脚,这位姑娘擅入仙家禁地,自然要道歉,不如二人就在姑娘家借住一晚来抵了这赔礼;在女主犹豫之时,心魔又在她面前说些语焉不详的话,句句都暗示她前世的纠葛,女主一时犹豫,便被心魔趁虚而入,当晚,祁长歌和心魔二人就在女主家借宿了。

这部分剧情里,心魔虽然带着面具,但不管是动作还是声音都需要回归黎星煜本尊,确实不能交给替身小白来演。

邵一晨本来对于两个角色影响转换那么大还有些担心,但是等黎星煜换了黑袍回到镜头前,邵一晨看到他的气质,心就定了下来。

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黎星煜的气质已经截然不同了。

他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声音也不复之前的洪亮,变得慵懒起来。

邵一晨想起众多公众号对黎星煜的评价,觉得“最值得期待的新一代男演员”这个称呼,确实是实至名归。

……希望自己这部电影不会成为他表演经历中的污点——不仅对黎星煜,还对剧组的所有其他演员。

第一次为了追求影片质量而拍摄,邵一晨甚至有些患得患失。她摇摇头,振作精神,扬声道:“三,二,一,开拍!”

*

拍摄进行的非常顺利。即使剧组为了配合邵一晨的咸鱼生活,保持着朝九晚五的健康作息,进度也没有丝毫落后,甚至有时还会提前拍摄完成。

这多半要归功于黎星煜和邵一晨的默契配合。

这天由于黎星煜一边过了几个重要的镜头,剧组便提前两个小时收工,不到四点就下班了。

邵一晨正打算收工回去琢磨一下剧本,却接到一个电话——还是打给她工作的那个号码。

她拿起来一看,是个少见的名字:洛安安。

洛安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不是黎星煜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经纪人吗?

她有什么事不是应该打给黎星煜?

邵一晨心中不解,但是还是接了电话。

“邵董。”洛安安接了电话之后便单刀直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邵一晨:?

我们有熟到可以玩这种猜猜乐游戏的地步吗?

而且和自己有关,洛安安又清楚的消息——莫非好消息指的是你和乐子哥终于结束恋爱脑准备结婚,坏消息是你们打算从我身上敲诈一大笔礼金?

她试探地询问:“不能一块说吗?”

洛安安:“当然可以。”

邵一晨:……那你快说。

邵一晨这边等得焦急,经纪人洛安安那边却迟疑了。她向邵一晨解释道:“其实这件事,本来应该由我来告诉黎星煜……但是我和他不太熟悉,这件事可能与我还有一定关系,我觉得有点抱歉,于是先来告诉你。”

“好消息就是,一年一度的金叶奖要颁奖了,邵导你担任导演,主角是黎星煜的那部《网》,入围了提名名单。”

邵一晨想了想,猛然意识到确实现在是金叶奖往年的颁奖阶段。

金叶奖是目前国内权威的电影奖项之一,虽说赞助商是民间的部分集团,但是一般情况下评选还算公正,因此知名度不算低。

不仅如此,这和奖项被称为两年一届的最高电影奖项“金人奖”的风向标,如果能够获得金叶奖,那么你在第二年获得金人奖的概率相当高。

她的《电影西行记》由于是春节档,年后上映,因此没有办法参加今年的金叶奖评选。但是《最后的心愿》和《网》都是在去年上映,自然有资格参加评选。

至于为什么只有《网》入围,那可真是太正常了——《最后的心愿》除了黎星煜的脸和演技之外有能看的地方吗?

恐怕阴间片尾曲就可以把评委当场吓退。

不如说,《网》能够入围就已经足够让邵一晨惊喜了,毕竟她之前完全忘记了金叶奖的事情。

她想了想,觉得这事完全是好消息。

那剩下那一半坏消息呢?

仿佛知道邵一晨在想什么,洛安安接着说:“坏消息是,我从内部消息了解到,黎星煜本来获得了最佳新人奖,但是被替换成了其他人。”

她迟疑一下,又说:“可能和我有关。”

邵一晨:?

洛安安这……是不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她一个经纪人,至于影响到以公正著称的金叶奖吗?

她和洛安安一阵交流,才搞清楚了具体状况。

原来出手把黎星煜的奖撸掉的,是黎明集团。

黎明集团是什么等级的集团?那可比邵一晨的小公司厉害太多了!邵一晨在一部电影挣了三个亿之后,公司规模勉强能和黎明视频平台旗下的传媒公司争个上下,但是这只是黎明集团旗下收购的一个小公司而已。

就连邵一晨重生前家中的资产规模,也不一定比黎明集团的规模大。

至于重生之后认识的人里面,南容宇和南容舟单看家族资产可能能和黎明集团拼的不相上下,但是由于南家专注玩具等实体产业的生产,在娱乐产业上是远远比不过黎明集团的。

这种等级的集团一出手,就算是以公平著称的金叶奖也不得不低头——他们毕竟还是需要赞助商。

但是这和洛安安又有什么关系?

她询问了洛安安,才得知了这个曲折的过程——乐子遥家中控股黎明集团百分之二十,而乐子遥由于坚持追求她的原因一直被家里看不顺眼,因此她怀疑是不是为了对她施压,黎明集团的高层才会撤销黎星煜这个奖项。

邵一晨被这个弯弯绕的关系迷惑了好一会,才勉强搞懂关系。

但老实讲,她并不觉得这件事和洛安安有关——毕竟要不是洛安安费心去打听奖项的问题,她也根本不会知道奖项不属于黎星煜的内幕,所谓的向她施压更无从谈起。

她挂了电话,就去和黎星煜商量这件事。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黎星煜听说这个消息,倒也没有多么的惊讶,只是在听说洛安安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

他迟疑了一下,说:“我想,这件事与洛安安无关。”

邵一晨听到这里,本能地觉得有八卦:“与洛安安无关——那就是与你自己有关?”

黎星煜不置可否,只是说:“乐子遥他们家对他的决定一贯是支持的,应该不会用这种方式施压。”

他想了想,又说:“我会亲自向经纪人解释——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只有提名了,我们《网》剧组还要去颁奖现场吗?”

邵一晨一听,拍案而起:“当然要去!今年没有奖,难道明年还没有吗?我们现在是为了明年探路!”

“现在一个新人奖算什么,明年说不定你就能拿最佳男主角!”